|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39章 以一敌七
  “苍玄庭。”苍玄庭淡淡的说,他的气势也顿时上来了,既然自己的实力已经有所暴露,那么就不妨让他们知道知道,总有一天我苍玄庭的名字会让你们东夷洲的人都如雷贯耳。

  “你就是苍玄庭!”圣衣不由心中一愣,对于青冥洲的事情他们也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比如混灵成为半主宰,比如有一个优秀的年轻人才脱颖而出,他就是苍玄庭!

  “不错,我就是。”苍玄庭无所谓的说:“怎么,我就不能来此历练吗?”

  东夷洲其他君王也听清楚了,他们都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的确他们都听说过苍玄庭的名字,但是在传闻中苍玄庭就算是优秀也没有优秀到能够连续抵挡君王两招的地步。

  而且在两大君王的先后冲击下,这个苍玄庭竟然没有任何受伤的模样,这的确是让他们不由刮目相看了。

  除了正在和苍玄庭对话的圣衣,另外几个君王都不由在旁边一起商议起来,如何将这个苍玄庭给留下。

  显然苍玄庭身上有他们不知道的秘密,就算是那柄灵智神器的天阙剑已经让他们眼中放光,何况在苍玄庭身上丢的脸,他们当然要从苍玄庭那里取回利息。

  而圣衣的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忽然抬起头来:“我们是混灵的朋友,既然知道你和混灵的恩怨,而且你又说了你的名字,如果我们就这么放走了你也没有办法向混灵交代。”

  苍玄庭淡淡的道:“那你和你的朋友意思是如何?”

  “你接我们每人一招,如果能够接下的话,我们就做主放你回去!”苍翼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圣衣抬头看去,显然苍翼他们六个都已经经过了商议,现在已经做出了决定。

  “苍殿主,不要上他们的当,他们是七个,你是一个,说什么也不要答应他!”一个七星天君连忙劝阻道,虽然这世界上有很多是忘恩负义之徒,但是知恩图报的也不在少数。

  要不是苍玄庭的话,他们还被困在阎罗地域中,而在阎罗地域中的冒险经历,也让他们对于生死参悟了许多。

  苍玄庭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这是一个看上去并不高大的英俊少年,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他笑道:“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众多担忧的目光都在看着这位纪元神殿殿主,苍玄庭现在不但是他们的救命恩人,而且也是他们的首领,没有苍玄庭他们不知道未来的路如何走。

  “好,苍殿主,今天我就当着大家做一个表示,我,楚天风如今这次侥幸不死,当归纪元神殿门下,做一个门下弟子,请殿主收留!”这个年轻人忽然跪倒在地,大声说道。

  “我也愿意成为纪元神殿一员,请苍殿主收留!”又一个汉子也跪下了半膝,昂声说道。

  “我也愿意……”

  “我愿意……”

  一个个七尺汉子,一个个纤细的身影,其中竟然还有不少的女修士都跪倒在了苍玄庭的面前,要求归入纪元神殿。

  苍玄庭并不意外,他知道虽然收为弟子只是混灵和东夷洲七大君王商量之后使用的招牌,为的是吸引更多的天君加入历练,名为历练其实就是送命。

  但是很多天君的确是为了能够成为混灵弟子来的,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中小宗派和散修,他们都希望能够得到一个靠山,而混灵显然是一个强大的存在,要是能够得到他的庇护的确不一样。

  中小宗派很难,他们要看混灵、雷神他们的脸色行事,而散修就更难了,象风尘就是如此。可是混灵和东夷洲卑劣的做法将他们的希望完全打碎,因此这不但是自己的希望,也是苍玄庭意料中的事情。

  “众位不用客气,在下不才,代表纪元神殿欢迎众位的加入!”苍玄庭从容的道:“不愿意加入的在下绝不勉强,大家都是一家人了,请为本座站脚助威,只等本座完成了对东夷洲七大君王的诺言,我们就可以一起回去了!”

  苍翼和圣衣的眼睛不由惊讶的撞在了一起,他们的行动竟然无意中帮了苍玄庭一个大忙,这让他们有一种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他们也感到了从苍玄庭身上一种危险的气息,青冥洲有了此人,恐怕强大起来并不遥远!

  “苍翼,此人绝不可留!”圣衣冷峻的道:“按照次序来,我在第一!”

  苍翼略一沉吟,心想也好,圣衣是他们七个中最为实力强大的,他要出手的话估计可以掂出苍玄庭的实在分量了。

  “苍殿主只是八星天君,而他们都已经是君王,居然要联合起来对付苍殿主,这真是恬不知耻!”这样的冷嘲热讽如果在平时,非让他们当即格杀不可,但是现在他们也只能充耳不闻了,他们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将苍玄庭击败。

  这不但可以夺取苍玄庭身上的法宝,也可以将东夷洲君王们在苍玄庭身上丢的脸面捡回来。

  圣衣冷冷的站在了苍玄庭面前,苍玄庭的神色毫无改变,淡淡的的露着怎么看都是嘲讽的笑容让圣衣很不舒服,竟然在这个小人物身上自己感到了羞辱。

  “准备好了吗?”圣衣冷峻的声音仿佛穿透了人的心肺有一种非常寒冷的感觉,而苍玄庭则打了一个哈欠。

  “你!”圣衣的脸色顿时变的铁青。

  “我都要等你等得睡着了,怎么,还没有开始吗?”苍玄庭的嘲弄让圣衣不由七窍生烟:“苍玄庭,我要让你付出对我轻视的代价!”

  在滔天的咆哮声中,圣衣的身躯上忽然有银白色的光环在他身上快速的回旋起来,他全身的战意也在这刹那间就提到了最高的境界,猛然间他的身影不再是一个,而是数百个,数千个,都是圣衣的幻影幻影奇袭!

  这也是圣衣在很多战技中最为娴熟也最为有效的一种,幻影奇袭的特点是化成无数个分身,让对手有目不暇接之感,当对手感到目眩的时候就是他要进行偷袭的时候,到时候一击必中,要不是今天圣衣对苍玄庭特别重视也不会使出这招。

  圣衣真的恨透了眼前的苍玄庭,自从主宰大人消失后就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过,即使苍翼也不敢对他过分!

  圣衣虽然这一招幻影奇袭并不是以攻击力为主,但是他充分利用了音攻,神攻,意攻,行攻,不求守而自守不务攻而猛攻,力量虽然不是最足,却绝对称得上是精粹的一招。

  苍玄庭却视而不见,看上去他是一脸轻蔑的神情其实却是用天地的力量化音,化意,化神,化行,无数条幻影在他的面前竟然是劳而无功,而圣衣却不知情。

  这得益于苍玄庭的朋友太清古神在他面前演绎过神魔八音的战技,给他启发不但让苍玄庭悟出了道法,天机和虚无三式,同时也是多方面的开启灵智,见到圣衣他引以为傲的幻影偷袭他才可以应付有余。

  而圣衣却以为苍玄庭是故作姿态,虽然他对苍玄庭已经不敢根据看到的八星天君进行推测苍玄庭的实力,但是他还是觉得应该注意的是苍玄庭的法宝之力而不是苍玄庭本身的实力,因此他使用的幻影偷袭本就是为了避开苍玄庭忽然祭出的法宝。

  然而这一切都是毫无作用。

  就在圣衣打定主意一声大喝:“旋风烈轮!”狂暴的能量启动,这一招才是最为致命的轰击,圣衣还是要让苍玄庭来不及用法宝按照圣衣的看法就是那柄灵智神器天阙。

  之所以他要排在第一个,就是打定了主意想要夺取这柄天阙剑。

  因此他名义上是一招,其实是两招,以幻影偷袭迷惑苍玄庭,担心无法取得胜利而改用旋风烈轮进行最后一击,凶悍的能量漩涡忽然扩大,散发出让苍玄庭为之炙热的热量,就象发疯一样向着苍玄庭的身上滚去。

  苍玄庭冷笑道:“卑鄙小人,你这是一招吗?”

  他的手中巨阙剑忽然飞出,一个稚嫩的童音叫道:“无耻坏蛋,敢伤我主人,定!”

  随着“定”字出口,即使是圣衣也觉得仿佛自己被禁锢进了空间里,那种让他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使圣衣都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就觉得一个高大的身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而一个“定”字让自己都感到时间忽然停止了流动。

  时空封锁!圣衣猛然想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名称,据说这是主宰之力以上才能够达到的,这柄宝剑中到底是什么,难道这里面的身影竟然是主宰之力的残魂吗!

  “不!”圣衣发出了一声惊叫,竟然自己不能够动了,这灵智神器竟然已经到了能让自己这个君王级别身体束手就缚的地步!

  可是这怎么可能!圣衣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天阙剑仿佛是带着审判的使命向着自己的身躯而来!

  “卑鄙的坏蛋,我要灭你的灵魂,看你还敢偷袭我的主人!”稚嫩的童音却带着咬牙切齿的痛恨,让圣衣的心中不由一寒。

  “天外黑洞!”一道黑色的旋风冲破了时空空间,竟然圣衣直接撕开了空间身躯飞快的逃了进去,而在间隙之后,圣衣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只是此时的圣衣……

  圣衣的脸色苍白,平时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已经不见,他的脸上都是惊恐的神情,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天阙剑,白皙的手指竟然发出了一阵颤抖。

  “这是什么?圣衣,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说话的是仙王,由于在禁锢空间中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仙王只知道圣衣吃了亏,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