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38章 天阙剑灵
  正当苍玄庭已经要冲出了通道之时,忽然受到了苍翼的攻击,统御之门顿时绽放出七彩的神光,将苍翼的攻击完全吸收,而同时苍玄庭大喝一声:“无耻的东西,除了偷袭你们还懂什么?”

  手中的天阙宝剑竟然卷起了漫天的狂暴,凶悍的一剑带着无边的金光向着苍翼扑了过来,苍翼不由大吃一惊,他也不敢独自挡住天阙剑的神威,连忙一个避让,但就是他这么一让,苍玄庭已经冲了出来,轻轻的落到了他们的面前。

  苍翼的脸色顿时铁青,身为主宰的公子他向来被东夷洲的子民视为王者,即使是实力远比他为高的圣衣见到他都不敢有稍稍的不满,但是来到青冥洲之后却是连着吃了两个亏。

  在混灵面前吃亏也就算了,混灵不但是青冥洲的王者,而且还是半主宰境界,半主宰境界对于九星君王来说无疑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虽然苍翼是天主羽皇的儿子也无法抗拒。

  但是现在这个人竟然可以挡住自己的攻击还能够让自己逼得退让,这就让苍翼难以接受了。苍翼和其他几个东夷洲的王者都知道,进入阎罗地域的都是天君,没有君王。

  已经成为了君王是不会为了养心元力,镇魂之灵来的,也不会甘心成为混灵的弟子,当然他们没有想到五行君王会为了度过自己的死劫而冒险前来。

  这也是苍翼也好,仙王也好,都没有全力以赴的原因,因为君王相对于天君来说即使是八星天君也是恐怖的存在,之前这么多天君冲击未果反而倒下了上千人也证明了这一点。可是现在却有这样的一个存在令两大君王受挫,难怪连苍翼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要不是自己轻敌,也不会如此狼狈……苍翼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出丑,恨不得将面前的这个人杀了才好。

  “主人,不对,你是我的新主人吗?”一个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也不对,不,是你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将苍玄庭不由吓了一跳,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大概这就是天阙剑中的剑灵,竟然五行临走的时候扔给自己的是灵智神物,早知道自己就不用出手了,是灵智神物就可以自动采取最合理的攻击手段进行进攻。

  虽然早就觉得这天阙宝剑和自己的灵魂契合,但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五行使用过天阙剑只当这是五行的武器而已,并没有想到竟然是灵智神物,因此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将天阙当成了武器来使用。

  之所以没有使用永恒一剑,只是因为这是五行临走时扔给他的顺手而已。

  现在忽然传出了剑灵的声音,苍玄庭不由又惊又喜,也对五行感激不已。

  嗯?为什么五行走的时候要对自己说这天阙剑本来就是我的呢,而且这个剑灵好像也是这个意思。

  “我怎么会是你的主人?你的主人是五行。”苍玄庭直觉的感到这个小家伙听上去是语无伦次其实是话中有话。

  “不是,五行君王只是我的新主人,也是我的代主人,我真正的主人是你!”剑灵急忙解释道:“主人,你的记忆好像出现了问题,你将我忘记了吗?”

  “也许吧,我只是觉得你和我的灵魂很熟悉,但是我还没有醒起记忆。”苍玄庭连忙终止了自己和剑灵的谈话,因为他看到东夷洲七君王中那个最厉害的穿着银色衣服的家伙冲着自己走了过来。

  因此苍玄庭的成功突出,后面的天君看的非常清楚,他们也壮着胆子冲了出来,人是越来越多了,但是在这广袤的荒空中并不显得拥挤。

  而人数再多,东夷洲的七君王也是将神识深深的锁定在了苍玄庭身上,虽然在他们的眼中苍玄庭就是一个七星天君连巅峰境界都没有到,但是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竟然连着两个君王都无法阻挡。

  “这小子是什么人,连苍翼你都挡不住他?”苦刹戒备的看着从容不迫的苍玄庭,一边问苍翼道。

  苍翼的脸色非常难看,苦刹这一问让他更加下不来台,一个八星天君和自己这个君王的差距几乎是天地之间,但居然自己未能成功将他给阻止住,这让他不由心神大震。

  偏偏苦刹这么一说更让他恼羞成怒:“胡说什么,我只是没有防备到他会如此实力强劲而已。”

  苍翼的怒气让苦刹为之一惊,这个苍翼公子可不是好相与的主,自己一时不查伤了他的自尊心,要是他记仇的话那就糟糕了。

  虽然他的实力都未必及得上自己,可是谁让他血脉好,是主宰大人的儿子呢?

  “苦刹也是一时失言,请苍翼公子莫怪。”白鲟君王连忙道:“我们现在大敌当前,不要内部先伤了和气为好。”

  苍翼虽然心胸狭隘,也知道是自己轻敌之下犯下了错误,要是自己全力出击的话,这个八星天君就不会突破而出,而现在导致的后遗症是很明显的。

  一个个天君的身影纷纷从里面出来,要想重新将他们给赶回去,那是怎么也不行了,苍翼满腔的怒气顿时发在了苍玄庭的身上。

  “你说什么?”苍翼赶在圣衣靠近苍玄庭之前发泄着怒火:“我岂是在偷袭,你们破坏了历练的规矩,还要出口伤人不成?”

  连圣衣都不由得给了苍翼一个无奈的白眼,不错刚才他们的确用这个推搪那些想要出来却被他们阻止的天君,但这只是一个借口。

  借口是上下不对等的时候用的,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圣衣不由暗自咒骂这个苍翼公子的无用,要是那些天君还困在里面,你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他们出不来。

  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出来了,再要用这个借口来掩饰还有什么用处?

  果然不出所料,还没有等苍玄庭反驳,一个七星天君已经说话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分明是你们别有用心,和混灵串通一气,明明是阎罗地域却弄出这样一个阴谋,你们都是无耻小人!”

  “是啊,你们东夷洲是人命我们就不是人命了吗,为什么要用我们青冥洲的人命去填补封印,你们的就不可以?”另外一个六星天君也气愤莫名的说。

  “更卑鄙的是无中生有!”一个八星天君冲了出来,指着东夷洲七大君王的鼻子就骂:“胡说什么历练七天,这分明是你们修补封印的时间!”

  天君虽然在某种界面而言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强者了,但是对于已经成为九星君王的这些东夷前者而言如同蚁虫一般的渺小。

  本来他们竟然敢指着鼻子骂人非将这些君王气死不可,但是他们现在来不及生气了,他们都被这些天君说的给惊呆了。

  “你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一时间被这些青冥洲天君说的愣住,苍翼竟然说了这么一句不打自招的实话。

  圣衣恨不得给这个苍翼公子一个嘴巴,这个苍翼公子的表现哪里还有什么主宰大人的优秀血脉,这不是白痴吗?

  但是在无法确认主宰大人是不是已经死去的情况下,自己还真无法得罪他,圣衣满心不痛快的看了苍翼一眼,那意思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苍翼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可他不明白了:这些都是属于他们和混灵之间的秘密,这些人是如此知道的呢?

  “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机密!”苍翼的目光转了转,不由目光盯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同来自东夷洲的君王,最后冷森森的目光放在了山河君王的身上。

  莫非就是他?山河是七大君王中唯一总是反对将青冥洲天君填入封印的人,这当然成为了苍翼怀疑的首选对象。

  山河君王莫名其妙,在苍翼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他就觉得有些哆嗦了,而这种态度在苍翼的眼中看来就是示怯。

  苍翼有心大骂出口,但现在还真的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其实他不知道似的大大的冤枉了山河。

  山河君王就算是有些慈悲心肠,倒是一条路跟着苍翼跑到黑的。

  真正的原因是在苍玄庭身上,他先是从竹扉的仙灵中洞悉了此次历练的奥秘,接着又将事情告诉了大家。

  这些天君大多数是有门派的,他们的同伴很多因此葬送在了阎罗地域中他们的心中也非常伤心,因此拿苍翼他们做出气筒最是正常不过了。

  在无意中,东夷洲的七大君王出现了微妙的裂痕,这是连苍玄庭都没有想到的。

  圣衣等六王都感到惊讶,但是他们没有苍翼的心这么复杂,就算是他们有争执,却不会轻易怀疑他们中的一个。

  “你很出色,年轻人。”圣衣淡淡的看着苍玄庭和他手中的宝剑,眼睛忽然越睁越圆:灵智神器,澳门赌博网站:竟然会出现在一个连君王都不是的八星天君手中!

  他心中并不敢大意,就算是仙王和苍翼没有全力以赴,但能够连续让两大王者的攻击劳而无功,就说明不是侥幸所致了。

  “你竟然可以使用灵智神器,真是令我感到意外。”圣衣诧异的说,他不能理解一个八星天君怎么能够保得住这样的神器。

  圣衣的眼睛异常毒辣,他一眼就看出了苍玄庭只是初登八星天君还不如混灵的四个弟子,这样的神器连自己这个君王都忍不住抢了,怎么会现在还好整无瑕的在对面此人的手中。

  反常即为妖!

  圣衣不愧是久经战阵的人物,他的目光紧紧的看着苍玄庭,让苍玄庭的心中也不由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这个家伙不愧是七大君王中最为厉害的家伙,而且比他们几个都要强的多!

  “你的名字。”圣衣冷冷的说:“你已经够资格做我圣衣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