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28章 怨恨的最后一击
  “鲁西黄,你来的正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暗夜凝凝视着忠诚的手下,怒气仿佛一下子就消散了。

  和刚才的暴怒形成了判若两人的映照,只有最忠诚跟随暗夜凝魔帝时间最长的属下才知道这时候的暗夜凝魔帝才是暴怒的边缘。

  越是愤怒,越是到了暗夜凝魔帝的底线,一旦深入,就会让暗夜凝魔帝的怒火一发难以收拾。

  鲁西黄魔王虽然是君王之上的顶尖存在,如果放在青冥洲也是屈指可数的强者,但是面对暗夜凝魔帝的怒火,他如同胆怯的仆人跪倒在骄横的主人面前不敢有丝毫的不从。

  强大的威压已经让鲁西黄魔王感到了窒息,只要暗夜凝的怒火喷射出来,他完全可以预料到自己的神魂都会被暗夜凝魔帝撕扯成碎片的可怕结局。但是对于这个主人,他即使真的知道暗夜凝要对自己下手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

  魔帝是最高的存在,这在阎罗魔域的任何一个魔物的意念中都是根深蒂固的,他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反抗,即使在魔帝遭受羽皇主宰重创的日子里。

  “尊敬的魔帝大人,属下寻觅着古溪里的气息还没有赶到那里时,发现古溪里的气息在一瞬间已然被摧毁,属下试图找出导致古溪里气息丧失的凶手,但是连着古溪里体内的心魔珠也已经无影无踪。属下追缉凶手不利,请魔帝大人降罪。”鲁西黄跪倒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

  “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带有一丝神圣的气息,到底是什么人来到我阎罗地域?”在这一瞬间,魔帝暗夜凝忽然冷静了下来。

  他不能不冷静,在五百亿年前,就是因为他的不冷静导致阎罗地域的灭顶之灾,如今的他已经有了深痛的教训。

  令他不解的是,这个神秘的人类强者竟然夺取了古溪里的心魔珠,对于人类来说,心魔珠是天君晋级九星君王的珍宝。

  尤其是魔王级别的心魔珠的确称得上是至宝。但是如果是再往上晋级的话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这样可以轻易抹杀古溪里魔王的家伙,怎么可能实力在天君而不是君王之上呢?

  这让魔帝百思不得其解,更让魔帝暗夜凝感到惊恐的是那缕神圣的气息,这绝对不是普通天君甚至是君王以上的强者能够拥有的。

  暗夜凝甚至已经感到发出这样气息的本源,可以说是阎罗地域的天生克星。

  即使是主宰也不会拥有如此可怕的神圣气息啊,羽皇也做不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就是天意了。魔帝暗夜凝颓然的坐在了座位上,大厅中的气氛异常的紧张,随着魔帝暗夜凝的一举一动气氛不断的进行变幻着。

  魔帝暗夜凝错误的将来犯的敌人高估了,也难怪暗夜凝有这样的错觉,他并不知道这广袤的天地中还有第四种史诗出现,而正是这第四种史诗……统御之门导致了古溪里魔王轻易的被抹杀。

  在远古到如今只出现过三大史诗,分别是天道尺,镇神碑和时光熔炉,而超出神魔接受的范畴竟然有第四种史诗出现了,而这样的史诗对于阎罗地域的任何一种生物来说都有强烈的压制作用。

  也就是说虽然古溪里魔王使出了全力,但是依然低估了对手的含量,他最正确的对策应该是望风而逃。

  当苍玄庭身上忽然爆发出银白色的光芒,而在这光芒的表面竟然散发出了七彩神光,绚丽的光芒顿时让古溪里魔王的黑暗气息烟消云散。

  古溪里魔王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炫目的美景,巨大的身形一下子就回缩到了原来的模样,只是潇洒淡定的面容却是一片黯然,仿佛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东西。

  苍玄庭早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统御之门对于阎罗地域中的魔物具有强大的压制作用。

  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对于君王之上级别的魔王竟然作用是遇强越强,这不由让他又惊又喜。看到古溪里魔王一脸颓唐,这样的机会不乘胜追击还等待什么?

  “古溪里,接我一剑,道法式神之铭文。”苍玄庭冷冷的喝道。

  虽然仅仅是简单的一剑,却仿佛轻松就撕裂了时空,所有的法则所有的乱流都成为了他的掌控,同时汇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潮水,向着震惊中古溪里疯狂的涌到。

  “暗黑狂飙!”古溪里及时反应了过来,手中的拳头形成了十几个能量漩涡,带着无边的黑气向着奔袭而来的苍玄庭扑来,双方的能量都是大的惊人,连续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狂暴之声。

  闪电之间两个身躯已经连着交手了三招,而三招过后古溪里竟然出现了微微的喘息,再次低估了他!

  古溪里魔王一声狞笑:“不死不灭之身,果然大开眼界,但是你未必能够灭的了我!”说着漫天都是他发出了黑暗魔气,犹如无数拉直的闪电向着苍玄庭的身躯而来。

  而苍玄庭同样发出一声冷笑:“那就接我的第二招,天机式,神之弥撒!”在苍玄庭的身躯中忽然有无数神秘的符文在流转起来,天机的气息已经充溢而出。

  他轻轻挥舞了一下手指,就看到所有的空间在这一瞬间法则都撼动了起来,即使是天机也要在这一弹指间被迫改变。

  古溪里魔王曾经遇到过很多的强手,却没有象今天这个对手难以抵挡,空间法则竟然被撼动了,这样的招数甚至连天机都能够篡改,强大的能量汹涌而来,仿佛要将自己的四肢都给束缚住,自己的神魂在这一闪念之间受到了极大的激荡。

  他仿佛进入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掌控的空间,时间就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滞缓,一种极大的恐惧从心中泛起就象有什么力量要将自己拉入无尽的深渊。

  “不!”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古溪里魔王依然奋力的抗争,狂暴的能量一重接着一重向着未明的空间发出了轰轰的攻击,但是即使能量是如此的凶悍无可阻挡,却每一次攻击都仿佛一块块的石头落入了大海之中,没有任何的回响。

  苍玄庭满意的点点头,再也不会重蹈和狂人族狱新罗交战的覆辙,第二式神之弥撒已经将唯一的缺口堵死,今日的古溪里魔王虽然比狱新罗不是同一个档次,但是遇到自己的天机式已经让他无法找寻到出路在何方。

  “不行!”古溪里魔王在最为紧要的时刻发出怒吼:“以我的神魂为代价,以吾之怨恨给予敌人最后的一击!黑暗之狂暴!”滔天的能量犹如狂暴的卷潮向着未明的空间席卷而去。

  凶悍的攻击猛烈的欲图突出天机的束缚,每一重的攻击都要比刚才的力道要强劲百倍,让苍玄庭的脸色也不由白了又白,一尊巨大的金像及时出现,让所有的攻击都消失于无形。

  不能再等了,困兽犹斗果然厉害!苍玄庭一声大吼,无华青丝忽然化成了一条条的丝线带着强大的法则之力向着古溪里魔王的脖颈而至。

  但是古溪里魔王根本就没有看到,此时他的心智已经弥散,即使神魂也支离破碎,无华青丝对于即使是君主级别的肉体来说也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可是对于只是虚影的魔王来说根本就起不到毁绝的效果,因此无华青丝的攻击竟然是毫无用处。

  在须弥之间苍玄庭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虽然他仗着统御之门的无上威力压住了古溪里魔王的魔气使得自己大占上风,但是双方的差距并不明显。

  魔王古溪里一旦脱出自己第二式神之弥撒的束缚将会不堪设想,而自己使用无华青丝显然是用错了,竟然一时紧张忘记了所有的魔物都是一道虚影,除非打击他们的神魂否则就是攻中一万次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正在苍玄庭紧张的考虑采用什么挽回自己的一时之错时,只见对面气势如虹的古溪里魔王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同时他的身躯也在此时消失不见,一颗硕大的心魔珠掉了下来。

  苍玄庭来不及考虑就将心魔珠弄到了手,这可是比自己除掉的魔翼主教的心魔珠大了三倍都不止,对于自己晋级八星天君甚至是君王都是非常珍贵的。

  仅仅这一颗,苍玄庭估计都可以消除掉自己心灵和识海中的魔障,他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忽然苍玄庭感到有一阵危险的气息向着自己的方向越来越近,他的心中不由一惊,这样的气息和刚才完蛋在自己手中的古溪里魔王竟然非常相似,应该实力上也会很接近。

  刚刚才将一个魔王干掉自己还没有恢复好现在很可能又来了一个,即使是苍玄庭也感到力有不逮。算了,今天的收获已经是足够的丰盛,还是乘早走吧。

  想到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五行君王,苍玄庭就感到了一丝不安。现在他和五行君王之间的联系就更密切了,昔日的芥蒂化成了云烟,对五行君王的一点点小心机早已不放在心上。

  而因为无霜他和五行又有了新的纽带,因此最好是能够和五行一起出去。

  苍玄庭将心魔珠收进了统御之门,飞快的向着来路而去,五行在自己还没有深入到阎罗地域内部的时候就已经在大量消耗自己的寿元。

  现在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凭着坚定的意志度过了自己的死劫得以复生这的确让苍玄庭挂念。

  苍玄庭飞快的离去,就在他的人影刚刚消失之后,另一个魔王鲁西黄已经出现了,他惊慌的扫寻着古溪里的气息,但是刚才还感受到的气息忽然之间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