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26章 有资格的对手
  “你是什么人,澳门赌博网站:为什么身上有半主宰的信仰之力?”古溪里之所以收回对东澜的威压就是因为这个,虽然阎罗地域横行无忌,但是对于人类的半主宰心中还有有所顾忌,毕竟半主宰之力是自己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东澜将目光从苍玄庭身上收了回来,他冷淡的道:“我是混灵的弟子东澜,你说完了吗?”

  让魔王古溪里不由气得吐血,任何人类见了自己都会心怀惊惧,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道,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个。

  苍玄庭已经将他气得不轻,而这个明明实力远在自己之下竟然对自己也是如此的无视,苍玄庭的确有让自己顾忌的实力,刚才的永恒一剑已经证明了和自己有一战的实力。

  而眼前这个小子难道身上也有掩饰自身实力的法宝不成?

  “可恶的人类小子,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魔王古溪里冷声道:“要不看在你是混灵的弟子份上,我现在就不介意格杀了你。”

  对于魔王古溪里来说,东澜这八星天君的实力犹如蝼蚁一般的渺小,之所以他现在对东澜没有杀意,完全是因为得知了东澜是混灵的弟子。

  阎罗地域包括魔帝魔王在内的高层并不知道混灵已经突破到了半主宰,但是他们都知道青冥洲就有四个强者,混灵是其中的一个,虽然不是最强的一个,却是青冥洲中的极高存在。

  但是从东澜体内得到的信仰之力让魔王古溪里有了别样的认识,因为混灵的信仰之力竟然不是和自己对等的君王实力,而是半主宰之力!

  虽然有魔帝这等同于主宰之力的至高存在在,但是从混灵君王已经晋升到了半主宰之力来看,魔王古溪里的心中不能不感到心中的担忧。

  要知道混灵并不是青冥洲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他都已经到达了半主宰,那么更强的道法君王和命运君王他们会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是突破了封印又会如何呢?即使是魔王古溪里,他的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悸动。

  古溪里完全误会了,去除失踪已久的道法君王不说,连命运君王都没有达到目前混灵君王目前的半主宰境界,他只是从昔日的信息来推断注定他要犯上一个和事实相去太远的错误。

  都知道青冥洲是最弱的一个洲,现在入侵的就是青冥洲的天君们,可是忽然得到的混灵信仰之力颠覆了古溪里的认识,因此他虽然表面上还镇定,心中却产生了对阎罗地域实力上的怀疑。

  看来这个混灵的弟子也不能动了,至少可以从他的身上得知更多的信息,自己这里得知的太过时了。

  但是看来这个混灵的弟子和那个胆敢轻视自己的七星天君有什么冤仇,正好看看这个神秘的七星天君有什么自己看不出来的实力。

  因此古溪里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你要想杀了他?”他的手指指着苍玄庭道。

  苍玄庭感到一阵煞气奔着自己而来,他根本就不为所动,这股煞气还没有到他的面前已经消散了,这让古溪里更不敢轻举妄动。

  “不错,我的仇人是他!”东澜再次不顾一切的冲向了苍玄庭,这次魔王没有阻拦,他觉得自己可以看到一场好戏。

  人类的自相残杀自己没有必要掺和,更重要的是可以乘机看看苍玄庭的实力,这个人类是自己非除掉不可的,否则必将是自己和阎罗地域的心腹大患。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魔王古溪里具有高等的智力,远远不是那些中等魔物陀印骨魔血池尸王魔翼主教可以相提并论的。

  “哦,你既然有了这样和我拼死一战的勇气,为什么刚才要丢弃掉你的同伴逃走?”苍玄庭冷冰冰的道:“你知道你的同伴怎样的下场了吗?”

  “你果然杀了他们!”东澜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但是这样冷酷的结果还是让东澜感到心中巨大的悲恸。

  都是因为竹扉和自己的贪生怕死才会导致了千傲宇和胡天的殒命。虽然东澜知道自己即使是留下也未必可以改变被苍玄庭诛杀的命运,可同死和丢下他们逃命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东澜在逃命的时候没有想太多,那时候的东澜对于苍玄庭的恐惧和竹扉的率先离去让他本能的选择了逃跑,但是当他头脑开始清醒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终身都无法补救的错误。

  东澜于是回来了,他回来不是要击败苍玄庭,苍玄庭的强大战力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抗衡,他选择的就是和千傲宇和胡天并肩作战,和他们同死。

  听到两个师兄弟已经死在苍玄庭的手下,东澜的心中悲愤莫名,他怒吼一声:“我们和你有什么仇恨,你要对我们师兄弟赶尽杀绝?”

  “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你的师傅,不过我断定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苍玄庭冷冷的道,其实他对这个逃而复归的东澜也有些敬佩,至少这个东澜有了和自己一战的勇气,虽然的确是不自量力。

  “混元鼎!”这件天宝法器再次祭出,混元之力形成了巨大的威压在阎罗地域的半空中重重的降落,而苍玄庭显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竹扉四个师兄弟依托“四绝阵图”的威力尚且不是自己的对手,一个人就算是拼命又能够对他形成什么威胁?

  苍玄庭顾忌的是自己对面还有一个窥测自己的强敌……魔王古溪里,这才是苍玄庭真正值得重视的对手,虽然这个魔王古溪里看不出现在就有对付自己的意图,但是自己却是不能不防。

  在混元鼎的法器轰击下,苍玄庭脸色不变,而巨大的能量漩涡已经在他的拳头上形成,万点金光在他他的身前旋绕,凌厉的劲风轻易的撕裂了空间,雄浑的法则在瞬间出现。

  只听轰的一声在东澜的身上形成了恐怖的血洞,而生命竟然在东澜神智还没有消失前就逝去。

  “烈光神拳!”烈光神拳轻易的将混元鼎的攻击震出同时将东澜的肉体连着灵魂都留下了无可弥补的重创。

  看着自己肉体上巨大的血洞,东澜忽然发出一阵歇斯里地的狂笑:“傲宇,胡天,我活该如此的下场,我活该如此的下场……”他还没有说完,他的身躯已经重重的栽倒了下去,生命已经不在,灵魂已经消散。

  苍玄庭若有所思的说:“原来是如此。”

  从东澜临死前说的话中,苍玄庭明白了为什么东澜会如此反常,明知道遇到自己是死路一条还是回来,他只是对自己的错误进行追悔,因此他宁愿死在自己的手中。

  可惜有些事情是做了就无法追悔的,东澜回来只是让自己的生命早一点交付而已。

  苍玄庭毫不客气当着魔王古溪里的面将东澜身上的东西搜罗一空,居然有不少的心魔珠,体积都在拳头大小,看来他们暗中打劫到的数量每一个都为数不少。

  除了心魔珠之外,还有东澜本身带有的宝物,一颗圣品天珠神石,五道圣道荣光,还有不少的上品天珠神石加上混元鼎。

  想到仙爆而导致肉体和灵魂都完全消散的千傲宇和胡天两个,苍玄庭不由心中肉痛,自己的损失真是不轻啊。

  他快速的将这些东西都扔进了统御之门,落在了一个仙子般美丽的女子面前。无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忽然飞进来的宝物,不由失神的一个个都验看了一遍。

  她并不是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宝物,作为君王的女儿她的眼界并不浅,她只是对苍玄庭如此轻易的得到这么多的东西感到异常惊讶,这个已经是自己男人的苍玄庭,到底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的惊喜呢?

  她平时笼罩在身上的冰霜反复已经消失,看起来她就如同是另外一个女人,之前的无霜犹如寒霜,而现在的无霜却犹如春风洋溢,这个不同就是因为苍玄庭而改变。

  看来,自己往后的日子很好过嘛……无霜不由悠然的憧憬起来。

  苍玄庭并没有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因为刚才对自己还怀有怒气的魔王古溪里并没有因为自己在拣拾战利品而发动偷袭,不过在他目光炯炯下还是让苍玄庭感到并不舒服,毕竟这是一个魔王。

  魔王是君王以上境界的,自己虽然态度可以倨傲,但是内心却不能轻敌,否则自己说不定就会倒在他的手上。

  即使他在半蹲着搜检战利品的时候,也没有下降对背后这个魔王级家伙的戒备,其实他也有些奇怪。

  在自己和东澜交手的时候,为什么这个魔王没有偷袭,虽然自己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古溪里完全可以凭着偷袭占取先手之利,这样无疑会让自己不太好对付。

  但是,魔王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让苍玄庭颇为意外。

  他站起身来,并不掩饰自己的诧异,当他回过身来的时候,他看到魔王古溪里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的确是掩饰了自己的实力,我奇怪怎么我竟然不能将你看透。”魔王古溪里好整无瑕的看着苍玄庭,仿佛对着的不是自己要对付的对手,而是自己一个可以斟茶共饮的朋友一般。

  “不错的对手,这样有意思的对手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不多见了。我再次请教你的名字,希望你能够答复我。”古溪里魔王笑着问道。

  他现在的语气非常尊重,显然已经将苍玄庭看成了和自己完全对等的对手而不是先前只是一个掩饰实力让自己稍稍惊讶的人类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