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20章 我的敌人,必死!
  “哼哼,你想的倒是不错,难道你认为这样的人会在乎什么心魔珠吗,他是报复,他不会因为我们交出了心魔珠就罢手的!”竹扉摇头说。

  “大师兄,我觉得不妨试试,因为他之所以追杀我们也无非是为了脸面,我们将心魔珠交还也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何况他肯定不知道我们其实是师尊的弟子,这些天君为什么要参加这次生死的历练,当然很多人是冲着师尊颁下的重奖来的,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他们的更多人是想要投入师尊的门下拿师尊做靠山。我们如果一公布身份,他说不定反而要求告我们引荐,这样我们不但躲过了这场危机,还可以为师尊立一大功。”

  竹扉的脸上一滞道:“什么大功?”千傲宇说:“我们师尊为什么要连着收了我们四个弟子,就是因为他手下的实力不足,这个人竟然能够让我们四个都不是对手,要是我们推荐他到师尊门下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师尊岂不开怀?”

  但是,我的大师兄席位可就是岌岌可危了。竹扉心中大怒,但是看到另外两个师弟都露出了赞同的神情他虽然是大师兄也不能一言九鼎强行压制住千傲宇的建议,他冷笑一声说:“你都是往好处在想,要是他不愿意怎么办,到时候我们后悔就晚了!”

  “也不晚。”千傲宇说:“和分散撤退相比,我觉得即使他不识抬举,万里有一要和师尊作对要对我们不利,我们可以合力一战。我们四个人即使不是他的对手也相差不远,比落单对付他要安全的多。单打独斗我们必死无疑,而合力而战却可以博得一线生机。我们也可以明白的告诉他,要是他欺人太甚的话,我们就动用仙爆!”

  竹扉的眼光在三个人的脸上一转,忽然点头说:“我同意这个建议,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是不是识时务!”

  胡天一直紧张的盯着大师兄竹扉的脸色,他知道就算是千傲宇帮他要是竹扉不同意的话依然没有用,因为竹扉是他们的大师兄,具有绝对的影响力。刚才东澜虽然也附和了千傲宇的意见,但是他对自己擅自采取行动很是不满,因此要是竹扉不同意的话很有可能计划破产,那样自己就惨了。

  首先自己是触怒这个家伙的罪魁祸首,其次自己的实力在几个人中最弱,虽然都是八星巅峰的境界。最可怕的是,刚才那个神秘家伙发出的一剑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能力可以抵挡的。因此胡天巴不得竹扉可以采纳千傲宇的意见。

  现在竹扉总算是答应了,他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用感激的眼光看了千傲宇一眼。

  千傲宇淡淡一笑说:“多谢师兄。”他的谢有两层含义,一个是谢竹扉接受了他的建议,毕竟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虽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毕竟是驳了大师兄的面子;第二是谢竹扉放过了胡天。

  竹扉的心中的确很是不快,因为最受混灵重视的除了自己就是千傲宇了,他在两个师弟的眼中威望最高,比起这个大师兄来两个师弟更愿意听千傲宇的话,虽然目前自己还是大师兄。

  但是从千傲宇出的主意来看,竹扉又不得不接受千傲宇的建议,因为千傲宇的计策即使在竹扉看来也的确比更加的安全,因此为了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混灵的严命在先。

  他如果不能将几个师弟都带回去的话,恐怕面对的是师尊严厉的惩罚而不是希望中的尽早晋升到天君的行列。因此竹扉也只能接受了千傲宇的建议,然而他的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嫉意。

  感受到了自己追赶的四个人影忽然停住了脚步,这倒是让苍玄庭感到非常意外,本来前面的四个人都是玩命的逃跑,也许是因为感受到自己浓郁杀气的原因苍玄庭感到那四个人明显是加快了行动的速度,但是苍玄庭自信只要再有半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成功将他们给堵住。

  至于能不能将他们都给擒下,苍玄庭根本就没有考虑,以他的实力根本就用不着考虑。

  苍玄庭冷冷的停住了脚步,沉着脸打量着面前的四个人,心中也着实惊讶混灵的授徒眼光。眼前的四个人都已经到了天君的八星巅峰,也许最多过上三百年,他们都会在天君的座位上有一席之地。只是和自己相比,他们所欠缺的太多了,当然从常规的眼光来看他们都是天才型的人物。

  “请问这位道友贵姓大名?”按照事先商量好了,先说话的是千傲宇,主意是他出的,千傲宇当仁不让,至于为什么竹扉要这么做就很难猜度了。

  苍玄庭看了千傲宇一眼,冷冷的说:“不用和我套近乎,抢了我的东西就是和我为敌,和我为敌的就是一个字:死!”

  苍玄庭冷冰冰的话语让千傲宇不由一愣,自己已经放下了姿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有讲和的意思,本来按照千傲宇的想法即使对方心中再不快也不会这么不给面子,没有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冷漠,千傲宇也不由的有些动怒。但是他的心中随着一寒,要是自己没有办法说动眼前的这个人,恐怕就要迎来一场不知道鹿死谁手的战斗,刚才的那一剑在他心中已经造成了很深的阴影,他真的没有把握四个师兄弟全身而退。

  “你说什么?”东澜的脾气急躁,听到苍玄庭这么说不由勃然大怒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如此对我们说话?”

  苍玄庭暗想早就知道了,但是他表面上并没有露出来,他淡淡的说:“我对你们的来历并没有任何兴趣,关键是你们中间有人胆敢抢我的东西。你们如果有实力的话尽管自己去对付阎罗领域中的魔物,甚至魔王魔帝这谁都不会管你们。但是你们现在是抢我的,这就要让你付出应该付出的代价。看上去你们几个还有些意思,大概都已经到了八星天君的巅峰,难怪有如此胆量了,好,就让我们来比上一场,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否有这样的实力躲过我的三剑!”

  苍玄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魔王级的魔物,所遇到的对手基本上是一招就斩杀。当然更多的低级魔物干脆连他的衣服都没有碰上就让他的神光给震得粉身碎骨了,这让他虽然收获了不少的心魔珠但是苍玄庭并不满足,眼前这个几个正好是自己练剑的对手。

  说起来苍玄庭自从练了虚无三式之后让他作为对手的还只有一个,那就是太清古神,而即使太清古神的实力都不敢接下自己的第三式,因此这面前几个师兄弟都是八星天君巅峰也正好让自己过瘾。

  不过,就这么几个好像还不配让自己再次动用虚无三式,苍玄庭有些可惜自己要是动用虚无三式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千傲宇连忙拦住了东澜,东澜气愤的说:“听到他多么狂妄了吗,这样的家伙还不如将他……”吓得千傲宇连忙将他的嘴巴给按住了,他心想就是看到他的剑法太过恐怖因此才要想办法和他进行讲和,你这么冲动要是被他听到的话就只有手底上见真章了,我们四个是不是他的对手?要是不是,结果可不是我们自己可以承受的。难道师尊还会为我们几个重塑灵魂吗?

  “道友不要动怒,我们来到这里都是参加历练的,所谓历练我想不但要应付敌人对于我们的危机,也要在战斗中学会生存,道友觉得你是希望得到四个朋友好呢还是得到四个敌人好,请道友三思。”千傲宇连忙道。

  苍玄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倒是有些不同,莫非他是他们几个当中领头的,倒是有些大师兄的潜质。他淡淡的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千傲宇,这是我的大师兄竹扉,他们是我的师弟东澜和胡天。”千傲宇察言观色,觉得他既然肯问自己名字显然比刚才想要立即动手的情况要好了许多,因此连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补充道:“我们都是混灵君王的弟子。”补上这一句就是为了让苍玄庭知道自己几个的身份。如果面前的这个人真的为了拜自己的师尊为师傅而来,这岂不是就少了一场凶险的争斗?

  “原来你叫千傲宇,并不是他们的大师兄,这倒是有些奇怪。”苍玄庭看了竹扉一眼,摇了摇头说:“混灵的眼力也就是如此。”

  千傲宇不由脑皮发扎,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人也许是无心恐怕是触犯了大师兄的忌讳。千傲宇是一个聪明人,当然知道自己的大师兄心胸狭窄,看起来待人平和其实却是非常尖刻,要是因为这句话对自己本来就不满现在雪上加霜怎么办?但是他也不好回头看看竹扉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但是千傲宇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个人显然不是为了拜师父为师而到来此地历练的,因此称呼自己师尊竟然没有任何的恭敬之意,这样自己的如意算盘就打错了。但是从对面这个人的说话来看,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敌意。

  “道友说笑了,刚才是我小师弟不知道道友的实力冒犯了道友,我们事后得知小师弟的所作所为也非常不满。”千傲宇连忙对胡天招手:“师弟,你将道友的心魔珠拿来。”

  胡天心惊胆战的将从苍玄庭那里抢来的心魔珠取了出来,他就觉得苍玄庭的眼光明显看着自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意味,因此他连看都不敢看苍玄庭。

  然而苍玄庭已经明白了他们想要做什么,要是眼前的几个人都不是混灵的弟子,本来放过他们也没有什么,但是他们偏偏是自己的死对头混灵的徒弟,嘿嘿……

  想到此,他毫不客气的将心魔珠从胡天的手中拿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