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19章 抢珠之战
  魔翼主教的本体有着数百里长,是一头庞然巨物。它的身体表面有着一层黑色的粘膜,可以保护它的躯体不受神圣光芒的辐射。

  这种魔族生物的头颅巨大,几乎有小山一般的面积。面孔狰狞,脸上长着一根根尖刺,甚至邪恶。

  “吼!”虽然不是人身,那魔翼主教也可以发出人类的言语。或许这一切,都是他们早与人类打过交道有关。

  他道:“人类,你居然敢闯入我阎罗地域,简直是不知死活。最近我主教大人正缺少新鲜血液的补充,亿万年了,想不到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

  说着,他还伸出了一尺多长的猩红舌头,喷出了一股子恶臭之后便舔了舔嘴唇。

  “你的嘴巴真的很臭。”苍玄庭皱了皱眉头,脸上顿时生出了一股子厌恶的神情。一尊魔族的魔头,居然想要吸取自己的血液,简直是找死。

  “大胆人类,我要吸干你的鲜血,享用你美味的嫩肉。”魔翼主教怒吼出声,然后拍打着数百米的巨大翅膀,朝着苍玄庭扑扇过来。

  “嗡!”一道光芒出现,忽然之间,苍玄庭眼中射出一种天道的气息,他站立在原地,单手轻轻地滑动了一次:“道法式,神之铭文。”

  顿时,那虚空之中似乎出现了一道强烈的神光,那神光犹如一直巨大的笔锋一般,书写着天道的光芒。一笔接着一笔,那是何等的玄奥,几乎参透出来一种无法掩饰的天机。

  “噗嗤!”纵然是更为强大的魔头,恐怕也难挡这一招的锋芒,在黑色的血液之下,乃是灵魂的磨灭。

  道法式,蕴含着天机,天机式,也蕴含着道法,这是苍玄庭自己领悟出来的天道法则之力,是一种更加适合他的修炼之道。而这种天道的威力,也更加地变态。

  “轰隆!”忽然之间,有一道光芒划破了长空,直接冲到了刚刚被苍玄庭击杀的魔翼主教面前,伸手抓住了那拳头一般大小的心魔珠,然后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想走?给我留下!”苍玄庭一声怒吼,他早就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自己的身边观察着,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已经跟随了他一天了。此时此刻,没有想到这暗中的人居然出手抢夺自己的胜利果实,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咻!”极光出现,只见他挥动了一下臂膀,永恒之剑比闪电都要快上数倍,直接射向了远处的那一片虚无空间。

  “嗯哼!”一声闷哼,忽然远处同时出现了四道影子,联手封锁住了永恒之剑,然后四人分别朝着四个方向,瞬间就消失在了苍玄庭的眼中。

  “混灵的人。”见到那四个光点之后,苍玄庭脸色阴沉无比。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找上他们,他们居然先惹上了自己,简直是找死。

  无尽的虚空之中,竹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位师弟,眼中透着一丝后怕和震惊。此刻他一脸苍白,眼睛狠狠滴盯着胡天。

  “四师弟,你太鲁莽了。今日要不是我帮你硬抗那一击,恐怕你已经变成了尸体。”竹扉说道。

  “多谢大师兄相救,我也不知道他会这么强。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和他交手,只想拿了心魔珠就走,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快发动攻击,简直是太恐怖了。”胡天心有余悸地说着,一脸歉意。

  “大师兄,那人的实力比你还要强吗?”东澜看着竹扉问道。

  “气质是强。”竹扉摇头苦笑,说道:“那人的实力,简直是比之君王也不弱。你们知道,以我的实力,纵然是君王想要伤我也不容易。但是那人随意的一剑,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就如同是千山万水一般重重狂暴,一招就将我的防御冲破,要不是我逃得快,恐怕已经被他擒拿击杀了。”

  “那他会是谁呢?”

  他们虽然年轻但是见多识广,具有敏锐的判断力,没有什么可以逃脱他们的手掌心。是对手也好,是问题也好,他们都有足够的能力解决。

  但是今天的事情将他们打懵了,他们真的不明白怎么在这些天君中还有比自己几个还要强大的人。

  “算了不要盯着这个家伙了,为了这颗心魔珠差点废在了这个家伙手中,还好没事。”竹扉明智的作出了选择:“我们立即走,要是那家伙不依不饶的话恐怕我们的安全只是暂时的。”

  竹扉是大师兄,澳门赌博网站:事前也是说好了以他的意见为主,加上他们对苍玄庭都是心有余悸,因此几个人都同意了竹扉的建议。

  然而就在他们加快速度的时候,一道更快速度形成的光线正在紧紧的追赶上来。

  追赶上来的正是苍玄庭。

  本来苍玄庭就准备寻这几个家伙的晦气,没有找上他们的原因是苍玄庭觉得来日方长,反正在阎罗领域中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出去的,因此苍玄庭的目的是先捞足了本钱再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急着对这几个家伙下手。

  在苍玄庭看来,他们虽然是八星巅峰自己只是七星但是两者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这不是苍玄庭狂傲,而是苍玄庭的确有这样的实力,他身上的境界甚至连半主宰的混灵也未必可以毁灭他,何况只是混灵的几个弟子?

  没有想到混灵的弟子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和自己打了个招呼,苍玄庭暗暗冷笑:“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苍玄庭从本质上说虽然非常的骄傲,但是他也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对待朋友他可以犹如春风拂面,但是对待敌人就完全是两个立面,那就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是敌人者,杀无赦!

  混灵和自己有着这么深的疙瘩,混灵的弟子也就是自己的敌人,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将自己的东西抢走,这口气苍玄庭怎么咽得下去?

  苍玄庭当即启动了领域移动,这比四大弟子领会的瞬移都要快了许多,只是他身上笼罩的淡淡杀气也开始弥漫了出来,别说那些低级魔物见识到了他的厉害不敢靠近,就是正在避开苍玄庭的魂灵四大弟子也感到了不妙。

  “大师兄,有问题。”千傲宇感到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袭来,而且可以断定这种危险是肯定针对的是自己这几个人,因此他疑惑的问道。他暗想是不是刚才那个小师弟胡天得罪的家伙追来了,但是几个师兄弟已经动用了最快的速度,怎么来的这么快?

  竹扉的脸上也露出了难看的神情:“是他追来了。”

  “啊,他怎么可能这么快?”胡天是心中最虚的一个,听到这里不由大吃一惊:“大师兄,你能肯定他是冲着我们这里来的?”

  “哼,要不是你看走了眼,我们怎么可能被他追杀?”东澜怒火万丈的说。胡天是小师弟,而且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的错,因此不敢做声。

  “不要吵了,现在也不是吵架的时候,胡天也是不知道,我们事先就没有一个知道他这么难惹。”竹扉忧虑的说:“关键是我们现在怎么办,你们说我们如果几个人联手的话是否可以抵挡这个人?”

  没有人回答。

  竹扉明白,连最起码的信心都没有这次架还没有打就已经意味着结局。

  “既然是这样,我们只好将原定的计划修改了。”竹扉无奈的说。

  “大师兄,那太危险了!”胡天倒不是真的糊涂,他顿时明白了竹扉的意图,首先提出了反对。东澜怒道:“听大师兄说完,你给我闭嘴!”顿时让胡天惭惭的住了嘴。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四个分开走?”千傲宇沉吟道:“这是不是太危险了?”“可是这是我们躲避他的唯一方法,否则我们四个都走不了。”竹扉回答道:“分散开了,他毕竟是一个人,对于我们就无计可施了,最多他只能追一个,这样我们还能够保住另外三个。”

  胡天听得心惊胆战,从表面上听来竹扉的提议非常合理,既然四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就只能够化整为零,比较可能的办法就是追其中的一个,而自己危险性就最大了。

  象这样境界的高手,虽然自己刚才下手的速度很快,但是肯定瞒不过对方的眼睛,胡天绝对相信,那个人要报复的就是自己,而几个师兄最多受一些惊吓而已。但是祸是他惹的,而且他在这里辈分最小,因此他虽然隐约明白了大师兄的企图,但是却不敢多说。

  千傲宇听出了竹扉的意思,他看了正在惊慌失措的小师弟胡天一眼,心中有些不忍:“大师兄,你说的很对,这的确是一个保全的良策。但是我觉得如果这样的话也未必保险。”

  “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竹扉的语气中有些不悦,但还是保持着原有的师兄风度。

  “从他被抢了一颗心魔珠就紧追不舍来看他的为人,我可以断定此人是瑕疵必报,因此即使我们有三个逃过了他这一轮的追杀,如何保证他不会再次追杀过来。”千傲宇知道自己的话让大师兄竹扉有些不快,但是为了让师弟胡天能够有一线生机,他还是硬着头皮说:“我觉得到时候我们都落了单恐怕境况就更加的糟糕。”

  他这么一说,胡天当然是连连点头,连东澜也觉得有理:“那你有什么办法?”

  “大师兄,我们四个目前已经面临鱼死网破的危机,因此我觉得可以采取两全之计尽量的躲过这次危机才好。”千傲宇说:“我们四个可以向他求和,我们不是抢了他的心魔珠吗,还给他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