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441章 这里我说了算
  纪元神殿的山谷之中,在一片巨大的道场上,一道身形缓缓地显现了出来。苍玄庭刚刚出来,就让他看到了惊讶的一副画面。

  整个道场,大约有数里面积。此刻在道场的高台上,有一个天尊后期的高手正在传道。他的声音缓缓地从口中流出,讲述着对大道和道法法则的领悟。这个天尊,苍玄庭倒是有些陌生。以他庞大的记忆力,都无法找出这个人的身影。

  他现在是天尊大圆满的境界,以他的记忆力,自然可以说是过目不忘。不过他敢保证,自己以前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天尊。

  “轰!”人群中轰然地炸开了锅,一个陌生人的出现,带给众多神殿弟子一丝丝惊慌和恐惧。

  这样的道场,在神殿之中大约有数十座。而这一座道场,却是神殿最外围的一座道场。但是,他所容纳的人却也不少。整整万人,全部都是神殿的低级弟子。这里的人,连上殿之子都算不上,他们只不过是在最近百年在出生的弟子。

  苍玄庭倒是没有去理会下方的这些弟子,他的视线停留在那道场高台上的天尊身上。那是一个青年天尊,满头白发,身形中带着一股子强烈的煞气。特别是在他出现之后,那股煞气猛然爆发出来,朝着他压迫过来。

  “轰!”身形站立在半空,苍玄庭面对那股强大的煞气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的身体中没有半丝能量流动,但是那股煞气遇到他身体的时候却自然而然地绕开了。

  “你的实力很强,你到底是谁?”那个白发青年冷冷地看着半空中的身形,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摇了摇头,苍玄庭紧紧地盯着他,这个小子和他很像。至少在容貌上,有他的六层相似度,甚至于那股气质都和想象。

  微微笑了笑,他没有回答青年的话,反而是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的道法是跟谁学的?你母亲是谁?”

  三个问题,全部都是用一种丝毫不容拒绝的语气。刹那之间,苍玄庭的双眼化作雷电,强大的威压瞬间爆发出来。

  “嗡!”整个道场上的弟子都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而那个青年天尊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被融化了一般。那股磅礴的气势,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抵抗的。

  “我是谁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我纪元神殿,不欢迎外人,请你离开。不然的话,我的老师会亲自送你离开。”青年虽然是满头冷汗,却依旧带着凌厉的眼神。那股执拗的个性,倒是让苍玄庭惊讶。

  苍玄庭没有说话,更没有像青年所说的那样离开。他微微皱眉,然后一股灵魂之力瞬间包裹住了青年。

  数个呼吸之后,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青年身体当中的血液,与他如此相似,怪不得有种血肉相连的味道。只不过,这个青年却是一个半人半妖的存在,这一刻他知道这个青年到底是谁了?

  “哈哈!”笑声传遍整个纪元神殿,苍玄庭的声音如同雷霆,刹那间就让整个峡谷都听到了他的笑声。

  收笑之后,他满脸惊喜,朝青年天尊说道:“小家伙,你的道法是跟恶魔天尊学的。你应该是姓苍,你的母亲是玉龙儿。我说的可对?”

  “啊?”那白发青年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失声惊呼道:“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苍玄庭收回了一身的气势,他微微地露出了一副慈爱的笑容,说道:“如果说我是你的父亲,你相信么?”

  “我信!”出乎意料,白发青年居然在他刚刚说出口的时候,就用力地点了点头。他道:“从你出现开始,我就感觉到了一丝丝亲切的感觉。而你对我的生世如此清楚,甚至还知道我的母亲,所以我相信你是我的父亲。”

  苍玄庭听到这两句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么说来,这个小子先前的那副震惊神色原来是在耍自己的了。

  “哈哈!父亲,你丢下我三百多年,丢下我母亲千年,我忽悠你一次,应该不过分吧?”白发青年飞身上前,来到了苍玄庭的身前,然后双眼泛红地笑道。他的眼中,迅速地流出了一丝泪光。

  “你这个小子,是故意气我的吧?告诉父亲,你叫什么名字?”苍玄庭苦笑一声,然后伸手抹去青年脸上的泪水。

  “父亲,我叫苍炎。”白发青年用力地握住了苍玄庭的手,然后手心用力,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今日他实在是太激动了。数百年来,他都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而母亲玉龙儿却是严禁自己问这个问题。如今真人站在自己的身前,若不是握住那只手,他怕这会是一个梦。

  说实话,苍玄庭此刻的心中也有些惊喜。不过,他更多的是愧疚。自己的孩子,却从出生就没有见过自己,直到三百多年后才见到自己,这一份父爱的缺失,让他深感自责。心中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离开千年,苍炎现在只不过是三百多岁而已。苍玄庭心中清楚,为何这个小子会在他离开七百年后出生。这全都是因为白龙一族的特殊构造,毕竟她是白龙,七百年一胎,这很符合白龙一族的孕育孩子的时间。

  “你母亲呢?还有青衣二姨,盈月三姨,她们呢?”苍玄庭沉默半晌,然后爱怜地抚摸着苍炎的满头白发。这一头白发非常柔顺,甚至还略带着银光,似乎是继承了白龙一族的血统。

  “我母亲回中央领地去了。至于父亲说的青衣二姨和盈月三姨,我不知道,也没有听母亲说过。”苍炎回答道。

  苍玄庭眉宇一皱,他抬头看了眼苍炎,确定这孩子不是撒谎之后,便问道:“你母亲没有和你说过他们?”

  苍炎点头:“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苍玄庭顿时满腹疑问,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吧!”这时候,一个厚重的声音响起,恶魔天尊腾着黑雾而来,高大的身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恶魔老哥,好久不见。”苍玄庭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了一丝兄弟间才能看懂的真挚情谊。

  “你这个小子,现在知道回来了么?”恶魔天尊略带埋怨地说了一句,然后嘴巴一动,给苍玄庭传音:“玉龙儿什么都没有跟苍炎说。这丫头害怕自己的妖兽之躯会让苍炎陷入被人欺辱的生活,所以。你别说什么陆青衣和陆盈月那两个丫头,苍炎甚至于连苍家和陆家都不知道。”

  “这个傻女人。”听完这前因后果,苍玄庭一切都明白了。他不由地气笑一声,说道:“若是我会在意这些的话,当初就不会收了她了。”

  “不!她并不是怕你的看法,而是怕天下人的这张嘴。”恶魔天尊说道。

  点了点头,苍玄庭说道:“我明白了,过了今日,我就把她召回,非得好好说说她不可。天下人的嘴,我就不相信堵不上。这纪元神殿,还是我说的算。”

  “这纪元神殿,还是我说的算。”一句话,充斥着强大的霸气,就连恶魔天尊都有些震动。说句实话,这一次苍玄庭出关,连他都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看啊!连大供奉都出现了。恶魔天尊前辈,那可是数万年前就成名的强者了。”下方的人群终于缓缓转醒,然后发出了惊叹声。

  “是啊!恶魔天尊前辈是我们纪元神殿的最强者,听说只有传说当中的殿主才能和他并列。”

  “你们胡说些什么?殿主的修为,绝对要比大供奉强。那是我苍家的祖爷爷,实力非凡。”一个略显英气的少女开口朝之前说话的两人呵斥道。

  “呵呵!苍月师妹,你不要生气,我们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先前说话的一个少年干笑了两声。

  “哼!”少女冷哼一声,说道:“以后不要乱说话。殿主岂是我们这些弟子能够议论的?别说殿主,就算是大供奉也不是我们能议论的。”

  “是,。是。”

  “苍月师妹,你说大供奉的实力能不能比得上那个神秘人。那人的实力太强了,刚才岂是压迫过来的时候,我都感觉到自己快要死了一样。”又是一个少年凑上来问道。

  少女皱起了眉头,然后摇头说道:“不要乱说。那个神秘人和大供奉明显是认识的。要不然,你们以为即将会发生一场旷古大战么?你们这群白痴。”

  对于苍家人来说,每一个弟子都保留着一份傲气。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们苍家的祖爷爷是天尊顶级强者,是纪元神殿的创始人。这一份荣耀,永远都属于苍家。

  听到这一系列小声议论,苍玄庭微微皱了皱眉头。苍家的这个小丫头,却是有些骄傲过头了。这种傲气,澳门赌博网站:不能有。如果这样下去,将来的苍家难保不会跟外姓的弟子产生嫌隙。到那时候,纪元神殿可就真的是人心不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