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365章 香消玉殒
  “邵亦求见,还望陆家主一见。”站在别院门口,邵亦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哈哈!原来是邵亦传宗,进来吧!”里面传来了陆沧溟的声音,语气之中带着豪爽,高大身形从府邸之中飞了出来。

  “邵亦传宗,有失远迎。”陆沧溟朝邵亦抱拳说道。

  昨日在苍家相聚,陆沧溟也是半夜才归来。当天色亮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女儿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正在郁闷,却没有想到邵亦居然来了。

  虽然对于邵亦,陆沧溟也不是很感冒。不过在面子上,必需还是给的。后者毕竟是传宗弟子,论地位可要比他高得多。

  “沧溟家主,不知道凝香师妹在不在?”邵亦朝陆沧溟行礼,摆足了晚辈的礼仪,显然是为了讨好陆沧溟。

  “在后院,邵亦传宗是来找小女的,那我就不奉陪了。你只管请。”陆沧溟摆了摆手,朝邵亦说道。

  其实在内心之中,陆沧溟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和这个邵亦有任何的瓜葛。不过邵亦每天都来,这让他很无奈。对方地位崇高,赶走是不可能的。

  所以,唯有忍着。尽量劝说自己的女儿,千万不要动心。其实哪用得着劝说,陆凝香整颗心都在苍玄庭身上,根本无需劝说。

  “那本座就先去看看凝香师妹,晚些再去拜见陆风长老。”邵亦微微躬身说道。

  “邵亦传宗,我先祖正在闭关,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去打扰。至于小女,你自己去见便可。”陆沧溟说道。

  “多谢。”邵亦微微一笑,神色潇洒地纵身而起,朝着陆家后院的方向飞去。

  “凝香这丫头也是麻烦。”陆沧溟心中微微一叹。当日要是答应了苍玄庭那门婚事,那也就罢了。至少省的每天都要搭理这些闲杂人等。在陆沧溟的眼中,邵亦也只能算得上是个闲杂人等。即使地位再高,也是一样。

  陆家后院有一处清幽的小院,小院之中种满花草,有一股独特的宁静味道。陆凝香的香闺,就是在这座院子当中。

  “呼!”破空声响起的刹那,陆凝香已经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她冷眼看着上空落下的邵亦,眼中厌恶的色彩毫不掩饰。

  刚才从苍玄庭那里回来,她整理了一下心绪,刚刚想要盘膝修炼一番。却没有想到,这个讨厌的家伙又来了。

  “邵亦师兄,我说过了,我是不可能跟你的,希望你以后不要每天都来我陆家,免得别人误会。”陆凝香的眼中还略带红色,神情冷漠。

  “凝香师妹,我是真心喜欢你,难道你就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么?”邵亦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色彩,逼真至极。

  “哼!”发出一声鼻音,陆凝香妩媚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不耐,她道:“对不起,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即便你成为了传宗弟子,也改变不了什么。我心里已经有自己喜欢的人,所以你没有任何机会。”

  “喜欢的人?是苍玄庭吗?”邵亦的脸色有些扭曲,牙齿紧紧咬着,胸口如同憋着一股子浊气。

  “不错,是他。”陆凝香看着邵亦,毫不犹豫地承认,她道:“我陆凝香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一辈子。从蛮荒开始,我就喜欢上我的小师弟了。只是当时我后知后觉,直到在数百年前说出那句话,我才后悔。心意不改,我会在千年之期过后嫁给他。”

  “什么!”邵亦彻底地疯狂了,他满脸阴沉,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想要得到的女人投入别人的怀抱,绝对不行。

  眼中射出了一道阴毒的光芒,他微微地一笑,“既然如此,我邵亦也只能祝福凝香师妹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机会已经给你,是你想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心中再度说了一句,邵亦缓缓地转身,手指放在胸前,一丝黑色的气息流淌出来,然后消失在空中。

  “告辞。”等那一道黑线消失之后,邵亦身形一提,直接飞上了高空,然后片刻间就离开了陆家的别院。

  秀眉轻轻地皱起,陆凝香有些怀疑,这家伙为何这么容易就放弃了。按照他以前的一贯态度,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大的改变。

  心中想了想,她也猜想不到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摇了摇头,陆凝香转过身,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

  就在她转过身的刹那,一道黑线从她的后心飘过,然后迅速地融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而她却丝毫未有所觉,关上了房门,静静地盘膝了下来。

  时间流逝,转眼就是两天的时间。在这两天之中,陆凝香一直在房中修炼。就在修炼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忽然皱起了眉头,白皙如玉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苍白。

  “嗯哼”一声闷声,忽然她睁开了双眸,眼中充满了一股疲倦的味道。这疲倦来得无声无息,只是片刻就侵袭了她的全身。

  “怎么回事?为何修炼能让我疲倦?”疑惑地说了一句,苍白的双唇慢慢地合上,她有些不相信地再次修炼起来。

  “嗡!”身体之中,一道道能量不断地震动着。而在这些能量之中,一丝丝黑色的细线不断缠绕,迅速地吞噬着她的生机。就算是能量再雄浑,也无法扼制这种缓慢的生机断绝。

  这一丝丝黑线,正是邵亦的杀魂气。杀魂气,不仅仅是杀魂,还能将修炼者的生机完全断绝。无声无息,杀人无形。

  而不光是身体,在陆凝香的灵魂之中,也有着一道道数不清的黑色细线。这些细线将她的灵魂紧紧缠绕,不断地吞噬着她所有的灵魂能量。

  其实在一开始,陆凝香中的只有一道黑色杀魂气。但是随着她修炼,杀魂气迅速地增加数量,短短几天就有成千上万,将她的所有能量都慢慢地吞噬掉了。

  灵魂逐渐死亡,谁也无法扼制。当陆凝香感觉到自己的识海有些匮乏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失去了意识和记忆。灵魂之力消亡大半,连感知力都没有了一丝。

  “怎么会这样?”脸色变得苍白如纸,陆凝香挣扎着起身,然后走出了房门,飞上半空朝前院落去。

  “父亲父”只来得及叫一声父亲,她就倒在了正厅之前。而在这时候,陆沧溟正在正厅之中与玉莹谈笑。

  “凝香!”惊呼一声,陆沧溟见到自己的女儿倒在地上,满脸担忧地冲了上来,然后将她抱起。

  “怎么回事?凝香怎么会晕倒?”玉莹也是一脸担忧,脸色着急无比。

  陆沧溟沉着脸,将陆凝香放在了椅子上。伸出手,手中一股庞大的天人本源涌入了陆凝香的身体之中。

  一进入女儿的身体当中,陆沧溟完全惊呆了。体内遍布黑色,器官完全枯竭,没有任何的生机。

  无尽的黑色蔓延,一道道黑色细线见到他的本源之后,迅速地涌了过来,然后缠住不放,吞噬了起来。

  “给我滚!”怒吼一声,澳门赌博网站:陆沧溟本源一震,将那些黑色细线全部都震开。收回本源,刹那间他将自己的灵魂之力放出,探查起女儿的灵魂。

  结果让他内心灰暗,满脸苍白与痛苦。只见那识海之中空空如也,只有一道道黑色的细线缠绕在一起,而女儿的灵魂却早已将被吞噬一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陆沧溟双瞳陷入了空白,他不敢相信面前的事实。自己的女儿,已将死了。彻底地死亡,连灵魂都已将不存在了。

  “不!”一声痛苦的嚎叫响起,整个上天宗都可以清晰地听到。一瞬间,各大山头的一些长老和弟子都纷纷朝陆家别院的方向张望。

  “沧溟,怎么回事?”身形一闪,陆风出现在了陆沧溟的身前,看了眼没有任何气息的陆凝香之后,他的神情也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是谁,究竟是谁?居然敢在上天宗动我陆家人,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陆风脸色变得极为阴沉,双眼带着戾气,面色可怕至极。

  “没有了灵魂,生机断绝,好邪恶的毒气。”探查过陆凝香体内之后,陆风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双眉皱在了一起。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杀魂气。杀灵魂,杀生机,中者除非有天人级别的本源,否则绝无生路。如此恶毒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凝香的身上?”他转头朝陆沧溟和玉莹吼道。

  “老祖”陆沧溟满脸悲痛,说道:“凝香一直很好。前几天从玄庭那里回来之后,便呆在房中修炼,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生命力。可是刚才我与玉莹在前厅,她匆匆进来,脸色苍白如纸。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倒地不起,根本没有任何预兆地死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杀魂气必需要有人控制它才能侵入人体,它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进入凝香的体内。一定有人动了手脚。”陆风说了两句之后猛地转过身来,朝着陆沧溟问道:“这几天有谁来过?”

  “除了邵亦来过一次,就一直没有其他人来。”陆沧溟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