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335章 击杀景东
  第335章 击杀景东

  杀意遍布双眼,审判战刀疯狂地斩下。

  “轰!”又是一次强大的攻击,景东天尊的身体被远远地震开。

  “不!我不相信,他只是暂时的强大。就如同他那种独特的暂时提升实力的法术一样。”景东天尊心狂吼,然后他再凝聚本源,朝苍玄庭冲去。

  “苍玄庭,今***座与你不死不休。”口狂吼,景东天尊的原始本源如同滔天巨浪般掀起。

  “不死不休?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苍玄庭嘴角带着冷笑,身形瞬间前冲,手里的审判战刀再斩下。

  “轰!轰!轰!”两人短短的十个呼吸当互相攻击上千次,每一次都是全力攻击,能量狂暴无比。

  苍玄庭生龙活虎,能量一次比一次凶悍。他手里的审判战刀,也一次比一次地狂猛。他的攻击,随着时间流逝,越纯熟。

  而反观景东天尊,这一刻的他已经相当狼狈。披头散,脸色苍白。虽然手里握着从至松天尊手里夺走的制约光环,但是他不懂如何使用,根本没有炼化它,所以即使他利用制约光环做防护,也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嘴角带着一丝血液,鲜血染红了胸口的衣襟。苍玄庭的疯狂攻击下,景东天尊的原始本源消耗得非常快。数千次攻击之后,他体内的本源已经不足一成,根本再也无法与苍玄庭血拼。

  直到此刻,他终于见识到了面前这个小子的变态。其源源不断的原始本源,就像是一片***一般,让自己根本无法抗衡。

  “为什么?他还不是天尊,为什么拥有这样强大的本源能量。不!我不甘心。”景东天尊歇斯底里地狂吼了起来,那股怒焰直冲苍穹。

  “没有为什么。只有一个原因,你该死。”苍玄庭冷厉的声音再响起,他提着审判战刀,划开了身前的空间,直接朝景东天尊的头顶斩下。

  “有朝一日,我一定会杀了你。”景东天尊的眼恢复了平静,寒冷的气息遍布虚空。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苍玄庭的刀芒,冷冷地放下一句话,然后飞速地往后退去,想要逃离这里。

  “走?有一个寒风天尊,我不会让第二个天尊活着从我手里逃走。就算是灵魂,我也会将其磨灭。”苍玄庭大声怒吼,手里的审判战刀瞬间消失,一道统御之力甩手而出。

  听到他的一句话,无论是身处压力下的景东天尊还是战场边缘观战的至松天尊心都涌出了凉意。

  从他这句话的意思可以清晰地理解到,寒风天尊似乎被她击败,而且还狼狈逃离。那可是天尊期境界的强者,他真的有能力击败么?若是这样,他还是不是人?

  “不!不可能。寒风天尊可是天尊期,他绝对不可能败。”心挣扎,但是一抹潜意识却告诉景东天尊自己,苍玄庭所说的都是真的。

  “统御之力,封印!”忽然间,苍玄庭狂吼一声,从识海冲出来的统御之力降临到景东天尊的头顶,接着将他的身体当所有的原始本源都封印。

  “这不!”景东天尊先是一惊,然后出了一声绝望的叫声。他的瞳孔当,一抹银白色的光芒正闪耀出来,然后瞬间没入他的眉心。

  “轰!”识海被破,灵魂瞬间被剿灭。景东天尊,这个无限接近于天尊期的高手被苍玄庭灭杀,毫无逃走的机会。有了寒风天尊的前例,苍玄庭灭杀景东天尊的时候,直接选择了灭杀灵魂。

  “呜呜!”空间还流动着狂暴的能量,而景东天尊却已经彻底灭亡。

  苍玄庭冷眼看了看景东的尸体,然后随意挥手,将他的尸体收入了自己的世界当。再接着,他将景东天尊死亡之时从他体内飞出的数颗天灵珠都收进了天君府。

  见识过本源珠之后,这些天灵珠对苍玄庭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不过这个数量,却是让他暗暗吃惊。想必景东天尊这座宝库当定然杀了不少人,不然不会有如此多的天灵珠。

  后,他挥手抓住了漂浮空的一件宝物,那就是至松天尊的制约光环。转头,他朝着正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至松天尊飞过去。

  “玄庭道友”至松天尊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他所承受的震惊实是太大了。眼前的青年,简直是他修炼岁月闻所未闻的天才。

  “法宝还给你。”苍玄庭朝至松天尊点了点头,然后甩手将自己手的制约光环朝后者抛过去。

  “多谢!”重拿起制约光环,至松天尊略带苍白的脸上充满了喜色。

  制约光环是至松天尊的老师传承下来,是一件顶级的极品法宝,它强大的防御力让超越了至松天尊一个等阶的景东天尊都久攻不下,仅此一点就可知它的重要性。

  强者,哪一个不是手段狠辣,杀伐果断?像苍玄庭这样,直接就将制约光环还给自己,这是至松天尊想都没苍玄庭的。

  一声谢谢,至松天尊实是想不到,该如何感激苍玄庭。先是救下自己的性命,然后又将制约光环无条件地送还。这样大的修炼者,他是从未遇见过。

  “呼!”深深一叹,至松天尊忽然翻手,然后一块黑色的宝物碎片出现了他的手里。这件宝物碎片乃是一个圆盘的样子,上面刻着难懂的字,带着剧烈的能量波动。

  “玄庭道友,这是我之前寻找到的宝物碎片。景东天尊,就是为了这东西。现,我将它给你”至松天尊说着就将碎片递给了苍玄庭。

  见到碎片,苍玄庭的脸上略显失望。这,并不是他要的东西。他要的,乃是永恒之剑的碎片。而至松手苍玄庭绝对不是永恒之剑的剑体。

  “不用了。”摇了摇头,苍玄庭道:“至松天尊,今日我救你也是巧合。我与五景天尊是死敌,而碰苍玄庭被景东缠上,所以我才会救了你。”

  “这”见到苍玄庭不要自己的宝物,至松天尊有些不明白了,为何眼前的这个青年居然如此不屑一顾。

  自己手里的宝物碎片,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也不是一般的东西可比的。至苍玄庭息上,要比自己的制约光环还要高出一个层次。可是,苍玄庭不屑一顾,实是让人费解。

  “不需要怀疑什么。”苍玄庭看到他的神色,说道:“我救你是巧合,不过你我二人结交却不是巧合。至松天尊,从现开始,你我结盟如何?”

  “结盟!”至松天尊失声叫道。然后他眼透着怀疑,说道:“玄庭道友,虽然我的境界比你要高出一些。但是论实力,你却远远超过我。苍玄庭结盟,难道你就不怕我拖住你的后腿?”

  “哈哈!”苍玄庭大笑几声,说道:“至松天尊,你太小看你自己了。不要将自己的敌人看得太过强大,那样的话就会给你的心里造成一种暗示,那就是你无论如何都无法对抗的了。要变强,就要有超越的心。任何敌人,都不要放眼里。”

  “而你我结盟,我也只不过是想要与你而行而已。顺便,请求你帮我找寻一种宝物的碎片。”苍玄庭再道。

  被他的几句话一说,至松天尊心顿时扬起了斗志。本来,他修炼到天尊的境界,斗志是非常雄伟的。但是之前生死,被景东天尊将他的斗志斗消磨掉了。现,通过苍玄庭的话,他才拾起信心,重点燃奋斗的火焰。

  “多谢道友,至松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你寻找宝物碎片。”至苍玄庭略带感激,神情带着以往的从容与威严。

  “走!”苍玄庭点头,然后挥了挥手,与至松天尊并排朝前方疾驰。

  天空弥漫杀戮,越是往里面飞行,那股杀戮意念带来的压力就越强。苍玄庭感受到了,至松天尊也同样感受到了。

  两人互看一眼,澳门赌博网站:神色间都带着凝重。未知的东西,才是危险的。这座杀戮天尊的宝库当,一直走来都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危险。而现,似乎前方正张开獠牙的猛兽等着他们。

  “咦?”就这时候,苍玄庭的脑海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天君府的管家老柳正大声呼救。

  “少主,快点救命。”他微微一愣,身形瞬间消失原地苍玄庭身边的至松天尊大为吃惊。

  不过也只是片刻之后,苍玄庭的身形再出现了。他的眼透着肃穆,嘴角上咧起了一丝冷笑。前路路凶险,至松天尊,你我再关键时刻必需合力对外。”苍玄庭忽然略带凌厉地看向了至松天尊。

  这一次天尊宝库之行,还有强的敌人隐藏暗处。他不希望关键的时候,自己曾经救苍玄庭对自己反水。

  忘恩负义的人,这个世界上并不少。苍玄庭从来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外人,这一次短暂的联合,他就是为了考验至松天尊。

  如果后者能让他满意,那自己得到的宝物也不介意分给他一些。到时候将这人绑自己的船上,也可以让自己的底气足一分。

  “是生是死,取决于你了!”苍玄庭盯着至松天尊,心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