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334章 杀我兄弟,在劫难逃
  第334章 杀我兄弟,劫难逃

  一丝丝天尊原始本源的气息传进了他的感知当。

  “嗯?似乎是两大天尊之间的战斗。”苍玄庭微微一愣,心狂动。他飞速地闪动身体,瞬间朝前方冲去。

  天尊强者之间的战斗,这天尊宝库当上演,不是为的旧仇,就是因为利益间的冲突。苍玄庭敢断定,前方一定有宝物。

  “轰!轰!轰!”一**强大的本源能量不断地从前方传来,飞行数千里之后,苍玄庭终于看到了两个高大的影子。

  见到一人之后,顿时让他大叹冤家路窄。其的一个,是他的熟人。景东天尊,五景天尊当的老大。

  而另外的一人,是自己这方阵营当的一个天尊,名号叫做至松天尊,实力大概是天尊前期的境界。

  比起景东天尊,至松天尊明显是处于弱势。作为五景天尊的老大,景东天尊的实力已经差不多到了天尊期的边缘,实力非常强,比起至松天尊要强上许多。

  两者的战斗很是激烈。景东天尊的手里握着一柄红色的长剑,上面充满了暴戾的气息。那血色的剑身上,似乎要滴落鲜血一般,邪恶至极。

  而至松天尊的手里,用的是一个白色的光环。这一个光环是一件极品法宝,上面一阵阵能量波动,比之景东天尊的宝物要强上不少。

  至松天尊也是凭借着手里的法宝,才能够与景东天尊大战。要不然,景东天尊近乎天尊期的境界面前,他根本无法坚持到现。

  “至松,交出那碎片,本座饶你不死。不然的话,以你天尊前期都还有浮动的境界,我面前就只有死路一条。交出来,我就放你走。”景东天尊大声说道。

  “哼!”至松天尊冷哼一声,说道:“景东,这是我自己寻找到的宝物。交给你,有可能么?你是当我傻,如果我将东西给你,你必然要杀我。而现,凭着制约光环,我可以抗衡你,直到我兄弟到来。”

  “哈哈!”景东天尊疯狂地笑了起来,他身形纵横长空,一剑斩向了至松天尊,边道:“至松,不要太高看你的那些所谓的兄弟了。华轩天尊和你一样,也才突破天尊不到千年的时间,你以为他来了,你们两个就可以与我抗衡么?他来,照样也得死。”

  “制约时空。”至松天尊面对景东天尊的一剑,手里的光环猛地爆出炙热的光芒,一股庞大的本源迅速冻结空间,影响时间流速。

  “哼!凭着一件特殊的极品法宝就敢抗衡我,简直是找死。”景东天尊脸上露出了怒意,一剑斩去,顿时将冻结的虚空撕裂。

  差距就是差距,无论至松天尊的法宝多强,都无法与景东天尊真正抗衡。他身形飞退,制约光环被远远地荡开。

  “血河万里。”景东天尊身形迅速地上去,然后血色的长剑再斩下,杀意狂暴,原始本源凶猛无比。

  “制约光环,护体!”千钧一之际,至松天尊慌忙催动着制约光环,整个白色的光环飞到了他的身边,然后一**精纯的原始本源围绕他的周围,形成了一道结实的屏障。

  “找死!”见到这一幕,景东天尊手血剑的光芒加强盛。几乎眨眼之间,血剑就已经斩到了光环的本体上。

  “轰!”至松天尊承受了强大的本源冲击,身体顿时破裂开来,同时那制约光环也被景东天尊握手里,无论他如何催动,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法宝。

  “哈哈!至松,本座看你还如何狂妄。今日,我不止要你刚刚找寻到的那一块宝物碎片,我还要把你的整个躯体都炼化,到时候我冲击到天尊期,实力定可以晋升数倍。”景东天尊疯狂大笑,身形再朝至松天尊飞去。

  “死!”剑光闪耀,这一次景东天尊准备不给至松天尊任何机会,直接斩杀后者,然后夺得之前的那一件宝物碎片,接着就炼化后者的躯体,晋升天尊期。

  苍玄庭一直隐身虚空之,看着两人的血战,脸上平静无比。他等,等待好的出手时机。不是说等待偷袭的机会,而是等待至松天尊即将死亡的时候,只有这时候,他才会出手。

  这样的话,不仅能够拉拢一个天尊,能让至松天尊自觉地交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宝物碎片,他感觉很可能就是永恒之剑的碎片。

  “不!”这一刻,至松天尊已经处于溃败的边缘。自己的法宝被人夺走,生命受到了威胁,他已经无力抗衡景东天尊的血剑。眼见自己要葬身剑锋下,他出了不干的怒吼。

  “嗡!”就此刻,忽然从天际出现了一抹黑色的刀芒,那刀芒带着恐怖的呼啸声,直接杀向景东天尊的背后。

  “放肆!”景东天尊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柄战刀,澳门赌博网站:身形顿时折回,一剑斩向了黑色战刀。

  “轰!”攻击的本源能量冲击开来,景东天尊看到那柄黑色的战刀之后,脸上出现了无边的怒意,“苍玄庭,你给本座滚出来。今***既然来了,我就要为我的两个弟弟报仇。”

  “嗡!”空间动荡,里之外的一片虚空当,苍玄庭慢慢地走了出来。他的神情淡漠,身形间充满了凌厉的气势。

  “景东天尊,你确定你能杀我么?”苍玄庭带着不温不火的语气景东天尊的耳边响起,顿时让后者暴怒异常。

  “你杀我两位弟弟,今日劫难逃。”景东天尊怒吼一声,手里的血剑猛地举起,“血河万里,尸横遍野。”

  一剑斩出,鲜血顿时从虚空流出。这一剑当,蕴含了许多杀戮的意念。似乎这座杀戮天尊的宝库当,越是邪恶的东西,他的气势就越能增强。

  “审判,回来!”苍玄庭朝审判战刀招手,然后握住了刀柄,同样以举天劈下的招式对抗景东天尊。

  “景东天尊,你们兄弟我都要杀,一个都不放过。”他的口出了咆哮声,看着景东天尊的接近,手里的战刀狂暴地斩下。

  “呜呜!”里空间被这一刀完全撕裂,那长长的沟壑让一旁梳理体内伤势的至松天尊都震惊无比。

  深处刀锋之下,景东天尊见到苍玄庭的这一刀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比起斩杀景浩天尊的时候,这时候的苍玄庭变得强。

  “你还不是天尊,永远都无法与我抗衡。杀!”景东天尊满脸戾气地送出了血剑,与审判战刀轰击了一起。

  “轰!”先是一声能量爆炸,接着就是清脆的宝物碎裂声音,“咔嚓!”让景东天尊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血剑居然这一击当被苍玄庭手里的审判战刀直接破碎,化作了漫天的碎片。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斩断我的浴血剑?”景东天尊骇然咆哮,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剑柄,只见剑柄上只留下了一两寸的剑锋,其它则全部都被苍玄庭的审判战刀震荡成了碎片。

  “哼!小小的极品法宝,就想与我的本命天宝抗衡,不知死活。”苍玄庭语气冰冷,他手里的审判战刀再提起,然后朝着景东天尊斩下。

  “天尊本源,杀!”景东天尊恢复过来,他双眼血红地看着苍玄庭,手里再用原始本源凝聚成了一柄血剑,然后一剑斩向苍玄庭。

  “天尊本源么?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天尊本源。”苍玄庭嘴角带着冷笑,审判战刀的刀身上忽然汇聚起了一股狂暴的原始本源能量。

  天尊本源,也就是原始本源。这一股本源能量非常地恐怖,乃是寒风天尊尸体当的一颗本源珠提取出来的。

  这一道原始本源能量,乃是近乎天尊前期境界的全力一击。而苍玄庭还这一道本源当加入了自己体内的原始本源,攻击强横无比。

  “呜呜!”两者的攻击都充满了尖锐的呼啸声,能量的气流让站远处的至松天尊都感觉到恐怖。

  “轰!”能量冲击一处,顿时数里空间都被震碎。苍玄庭的身体不退反进,审判战刀犹如一抹黑色的闪电刺出。

  反观景东天尊,这时候的他身形暴退,脸上露出了一抹苍白的色彩。他手里本源所凝聚出来的血剑早已经被审判战刀斩得崩溃,一身本源能量也受到了极强的震荡。

  “才两个多月不见,这个小子变得好强。虽然不是天尊,但是他的原始本源却丝毫不弱于我。甚至强。”景东天尊的脸色变了。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败了,而且败得很彻底。

  仅仅两三招而已,他就败给了一个天***圆满顶峰的小辈。这件事情虽然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这的确是无法掩去的事实。

  “啊!”怒吼连连,景东天尊将苍玄庭攻击时打入自己体内的原始本源驱逐出身体,然后双手挥舞起来,再地凝聚起了血剑。

  他已经疯狂了。事实,实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他认为,苍玄庭的能量只不过是一部分的原始本源而已,他不相信一个天人境界能够拥有一身的天尊原始本源。

  “杀!”杀字出,他迎向了苍玄庭的审判战刀。

  “哼!找死。”苍玄庭鼻子微微一翘,嘴角带起了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