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270章 传宗弟子
  第270章 传宗弟子

  苍玄庭眼神变得冰冷,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别以为被救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邀月,你注定要死我怒尊的手里。”

  说着,苍玄庭慢慢地结出了三个手印,一道道黑色从指间飞出,然后没入了空间里,转眼消散。

  “大诅咒术!”一声长啸,冥冥之,一股诅咒的力量没入了空间,朝着那遥远的空间传播出去,随即便无影无踪。

  大周山万里之外,邀月天人与萧何二人正迅速地朝心区域飞去。一只巨大的手掌托浮着二人,能量传出,将二人护卫其。

  “邀月,你实是太无能了。若不是本座出手,恐怕连萧何都要吃亏。今日幸好他没事,要不然你难辞其咎。”雄厚的声音半空响起。

  邀月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慌,说道:“多谢大长老出手相助。邀月有愧宗门的培养。”

  “哼!连一个尊主巅峰都无法拿下,我看凌云宗是白白培养了你。”那个声音再怒声说道。

  “大长老,那小子身上有一道恐怖的门户,还有一件极品法宝的永恒之剑,相当强横,我们应该早除去他。”邀月没有反驳,想到苍玄庭的攻击,他隐隐有种担忧。这样的担忧,甚至超过了自己断去双臂的怒火。

  “无妨。”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说道:“此子虽然有不少的奇怪东西,但也不足以与我凌云宗对抗。永恒之剑本座倒是知道,乃是上古遗留下来的极品法宝,威力强横。不过对于我凌云宗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现,另外的四家正盯着我们,如今的局面并不倾向我凌云宗。所以,现暂时将这个小子缓一缓。若是有机会,本座第一个杀他。”

  “是!大长老。”邀月天人恭敬地躬身。

  “萧何,你没事?”那个声音再响起。

  “回大长老,我没事。这里,我恳求大长老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亲自出手灭杀那个家伙。”萧何心怒焰不断,陆青衣对别人的投怀送抱,加上那个小子对自己的侮辱,他恨不得马上就灭杀那个家伙。不过他心清楚,现的自己绝非那个家伙的对手。

  “嗯。有志气。放心!本座将那个小子留给你,至于什么时候出手,等你有绝对信心的时候再去也不迟。现,你回归宗门,就给我到万云典之修炼!”那个声音再道。

  “多谢长老。”萧何心一喜,眼射出了阴毒的光芒。

  万云典,乃是凌云宗的镇宗至宝。它是一本巨大的亘古典籍,乃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宝物。里面空间无数,还可以逆转时间,世间一年,里面就是千年。

  “邀月,你的双臂,本座自然会帮你恢复。”这时候,似乎感觉到了邀月的落寞,那声音的主人悠悠说道。

  脸上一喜,邀月连忙说道:“多谢大长老,邀月一定会为凌云宗流后一滴鲜血,誓死捍卫宗门声威。我”

  邀月还想奉承几句,可就这时候,一股冥冥之的力量降临到了他的身上,无数的黑灰颜色迅速地侵入了他的身体。

  “啊!”凄厉地惨叫声响起,邀月整个人剧烈地抖动了起来。

  忽然间,他的体内冒出了丝丝黑色气息,诅咒的力量完全扩散出来。他的鲜血忽然燃烧,他的**迅速腐烂,他的丹田也蒙上了黑灰的颜色。那天人世界,居然一下子枯萎了下去,转眼就萎缩到了原来一半大小。

  “大诅咒术?小子,我要你死!”忽然间,那道声音怒吼起来,然后巨大的能量手掌化作了涓涓细流,直接没入了邀月天人的身体之。

  “邀月,怎么回事?”萧何一脸惊悸,身形后退出了数十米。

  “萧何,离我远一点。好恶毒的诅咒,如果你沾上,会马上被腐蚀。”邀月承受着无法言喻的痛苦,血液的燃烧,**的腐烂,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痛苦的煎熬。

  “咕咕!”身上的血肉慢慢地消失,森森白骨裸露外,短短片刻,邀月全身上下就只有一副骨骸算是完整的了。但这并没有结束,虽然大长老的能量护佑之下,他可以暂时安全,但是那诅咒之力依旧是侵蚀着他。

  “啊!”惨叫不断,邀月那头骨双眼**裸地显现,看上去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长老,将我的灵魂缉出去,我受不了了。”邀月凄厉地叫了起来,声音之带着疲惫。

  “也只有这样了。想不到那个小子如此恶毒,我凌云宗定不会放过他。”那大长老意念降临,巨大的能量手掌直接从邀月的天灵冲入,然后一缕灰色的灵魂之力被牵引出来,迅速地凝聚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

  这灰色光球,乃是邀月的灵魂。而他的身体,失去大长老的能量支撑之后,转眼就被黑灰色的诅咒力量腐化,后变成了尘埃。

  邀月天人的灵魂大长老的手掌之不断地抖动,出了阵阵愤怒的咆哮。一身修为毁于一旦,只留下了灵魂。这代表着邀月从现起,必需要重寻找一个本体,然后从头修炼。虽然再修炼起来会比以前快,但是没有数千年,他也恢复不了原来的实力了。

  “破而后立,邀月,这或许是你的一个契机。记住,保持本心,千万不要被怒火左右意志。”大长老的声音响起。

  “是。”邀月灵魂出了声音,然后渐渐地变得安稳了下来。

  “回宗门。”大长老说着,巨掌包裹住二人,直接撕开一个空间通道,然后没入了空间之。

  “呼!”遥远的时空当,苍玄庭缓缓地睁开双眼,脸上带着一丝惋惜,“想不到居然舍弃了本体,那邀月可真是舍得。可惜了,若是没有那个人物,他必死无疑。”

  脸色苍白,苍玄庭朝下方的上天宗看去,对着他的是数万道惊异和惧怕,还有敬佩的眼光。

  “呼!“身形一动,他便站了震空等人的身边。

  “玄庭,似乎本宗现应该称呼你为道友了啊!”震空脸上带着笑意,朝着苍玄庭打趣道。

  “宗主言重了,玄庭还是上天宗的弟子。”苍玄庭微微一笑,给陆风和丰庆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后两人心里,确实有些担忧。若是现苍玄庭不尊上天宗,那他们也没有办法。不过两人夹间,位置会很尴尬。

  “好!”震空眉飞色舞,大声笑道:“从现开始,你苍玄庭就是我上天宗的传宗弟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传宗!”陆风等人都是惊异地叫了起来。他们本以为宗主只是说说而已,现看到震空眼的坚定之后,便知道这是真的。上天宗,准备挑衅一宫一门三宗的威严,成立传宗大弟子。

  “恭喜传宗!”一瞬间,所有长老都反应过来,朝着苍玄庭抱拳道喜。

  微微点了点头,苍玄庭笑着看向众人,看到丰庆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倒是给忘了。逐日,出来!”

  “呼!”一道虚影随着苍玄庭的挥手而闪现,那是一个带着礼冠的巨大人类,高大、伟岸、带着不可一世的霸气。仅仅是一个虚影而已,就给人一种强烈的锋芒气息。

  片刻之后,虚影渐渐地变得凝实了起来,然后一尊影子从一柄利剑之走出,缓缓来到了众人之前。

  “逐日!”先惊呼起来的是丰庆,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这个老伙计。

  “丰庆!”逐日也是惊喜地叫了出来,两人本是同奉一主,主人陨落之后,两人也自然而然地分开了。没想到,今日他们还能够重遇。

  “哈哈!逐日,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死不了。当日你器灵消失,我丝毫都感应不到,就知道主人有麻烦了。可惜万年来,我一直都找不到你和主人。想不到今日,你终于出现了。”

  “主人?儒王”逐日被这句话一说,表情开始迷惘了起来。他的记忆,似乎依旧没有复苏。

  “老柳,不要刺激他。书天仇的事情,慢慢地说给他听!他的记忆,有一段空白,需要不断回忆。”就这时候,老柳幻化的身形出现。

  “谢谢。”丰庆看着老柳,真诚地说道。

  “哈哈!好!看来我上天宗,又要多出一位强者了!”震空大笑说着,看向逐日的眼神满是欣赏。

  “于狼,你也出来!”就这时候,苍玄庭缓缓地挥手,一道少年的身影慢慢地显现出来,正是他的弟子于狼。

  “老师。”于狼见到苍玄庭,立刻俯行礼。

  “嗯。”点了点头,苍玄庭说道:“于狼,见过上天宗的各位前辈!这里,就是你的师门所。”

  “于狼见过诸位前辈。”于狼再俯行礼。

  “尊主期,我的天,这家伙才几岁?”震空惊呼出口。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陆风说着,眼神与其他几位长老交流着,都从对方的眼看到了惊异。

  “不用怀疑,若是一个天尊转世都不能快速修炼的话,那他就枉为天尊后世了。”苍玄庭淡笑道。

  说实话,他自己看了看于狼,心也是有些惊异。短短几日的时间,天君府之多也就是几年而已,于狼再突破到了尊主期,这样的速,自己都赶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