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201章 尊主强者
  第201章 尊主强者

  这一刻,澳门赌博网站:苍玄庭算是真正认识到了太上家族的实力。此刻展现自己眼前的力量,简直要比一个蛮荒的撼天营都要强悍许多。这一批人,不用太多,只要有一般人出动,就可以横扫撼天营。

  “想不到,太上家族的强者如此之多,我倒是低估了你们。”他微微地扫了一眼那黑压压的三十多人,脸上开始变得凝重。

  心暗暗地震惊,他想,既然太上家族如此多的强者,那么尉迟家族的呢?既然能与太上家族并称,恐怕他们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咻!”想什么就来什么。远处的破空声再接连不断地响起,然后一道身影当其地飞到了苍玄庭所站立的斜上方数米处。

  这人身材高大,身高几乎达到了两米二的高。一身肌肉健壮无比,脸上也布满了粗犷的横肉。

  “又是尊主。”苍玄庭身体一紧,那高大如一头熊的强者视线很具一种凶煞的味道,就如同杀了千万人般的那种无穷阴寒的煞气,与他的刚勇外貌完全不符。

  “太上迷阵,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到有万情箭的气息,难道你那个不成器的兄弟出事了?”那巨大的身形朝着之前与苍玄庭交手的年问道。

  太上迷阵,太上家族的至高强者,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此人一身黑色衣衫,脸型略显消瘦。身材虽然高大,不过却不强壮,反倒是有种仙风道骨般的精瘦。一双眼睛如同芒刺,望之让人心寒。

  以前,外人流传他的实力乃是圣主大圆满境界。而实际上,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尊主前期,而且是完全稳固的尊主前期强者。

  太上迷离,正是太上迷阵的亲兄弟。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不过两人身为太上家族如今年长的一辈人,感情自然是很好。可惜,前者之前的刹那,已经被苍玄庭吞噬,身体和灵魂都已经消亡。

  “尉迟玄冲。”太上迷阵看了眼身材高大无比,浑身煞气十足的男人,忍不住叹道:“你我数年不见,没想到初一见,就让你见笑了。好友,我先解决我太上家族的仇敌,稍等片刻之后再与你饮酒谈笑。”

  尉迟玄冲,与太上迷阵属于同一时期的人物。他们的修炼岁月,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那时候,两人还是英年勃的时候,就已经是至交好友。一同征战天下,创立了青虹城两家的不世基业。

  不仅是他们一代,就连后面的数十代人,尉迟和太上两大家族都用联姻的手段维持着之间的亲密关系。所以说,两家实际上就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至于尉迟玄冲的实力,也与外界流传的有极大差别。他的实力,比之太上迷阵都还要强上少许。尊主前期境界的顶峰,加上那股恐怖的煞气,战力很可能太上迷阵之上。

  “辉煌神兵!”太上迷阵转头看向了苍玄庭,口清啸,一道代表着辉煌的兵器出现了他的手里。

  辉煌神兵,浑身都透着明黄的颜色。它形似剑,却又不是剑。锋口之上,有一颗颗细小的锯齿。兵器的顶端,铸造着一颗龙头,栩栩如生,那龙头狰狞张嘴,彷如咆哮世间。

  辉煌神兵,并非如其名一般,只是一柄神兵而已。它其实是一件法宝,而且是一件上品法宝。其是有一道还算完整的灵魂存,正是辉煌神兵的器灵。

  “哞!”龙吟震天,彷如那辉煌神兵当真的被封印了一头上古巨龙,那龙吟逼真,而且还有一道虚幻的影子冲出兵器的本体,不断半空当盘旋飞舞,长牙五爪。

  “小心了。少主,那辉煌神兵也是上古极为强横的兵器。老主人的时代,他就已经出现这个大陆上。当初使用它的,是一个尊主巅峰的强横人物。不过那人后被一尊天人斩杀,连兵器也不知所踪。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里。不过看它似乎受到了创伤,连兵器之的灵魂也是残缺不全,空有灵性,而没有真正的魂魄。”老柳苍玄庭的灵魂当凝重地说道。

  “上古法宝,和柳瑜杨老师同一个时代。”苍玄庭倒吸一口冷气,心是凝重了起来。这太上迷阵,可以说是自己遇上的人物当,除了三大兽神之外为强横的人物。特别是他手里的辉煌神兵,是给他一阵心悸感觉。

  “少主,实不行就先隐匿!不止是那太上迷阵,还有那尉迟玄冲的手里似乎也有极其强大的法宝。我作为器灵,能够感觉到那种上古法宝的气息。不属于上品法宝,直追极品法宝。”老柳再说道。

  苍玄庭心再一沉,直追极品法宝,这尉迟玄冲也是一个强横无比的人物。不过,没有交手前就狼狈逃离,这显然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即便是不敌,也要先拼死一战。那种死亡边缘间领悟出来的经验,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补充。

  “极品法宝又如何?战!”心出了一声坚定不移的怒啸,他手里突然出现了永恒之剑。

  永恒之剑,极品法宝之的佼佼者,甚至于可以进化成天宝的存。它的本体,乃是尊天人骸骨锻造而成,只要寻找到永恒之心,就可以晋升成为天宝。

  想当初,那凶悍无匹的杀戮之枪,都被永恒之剑给吓退了。就算对方手里的上品法宝,苍玄庭也丝毫没有畏惧。再强,他能强过杀戮之枪的毁灭世界般的杀戮之势?

  “一剑手,灭天下。”心豪气冲天,苍玄庭再也没有任何牵挂。他的心,保持到了一个绝对平静的点上,无悲无喜,无忧无惧。

  “战!”战字一出,他的身体猛然动了。尊主面前,已经无所谓谁先出手。一切目的,都是为了取胜。一出手,苍玄庭就动用了永恒剑术。

  “咻!”一剑出,空间碎裂,“啪啪”空间乱流当夹杂着黑色的狂***流和闪电,一冲向了太上迷阵。

  “辉煌杀道!”太上迷阵抬起辉煌神兵,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旋风,然后一道道凌厉的明黄色光芒从辉煌神兵的本体上出,能量脱离兵器,便化作了一条条巨龙,缠上了苍玄庭的身体。

  “永恒的剑术,永恒的意念!”苍玄庭口连念,一道道永恒之剑的剑芒飞舞出去。一瞬间,两人的攻击半空当纠缠了一起。

  “轰!轰!轰!”两人都没有半步后退,一道道能量疯狂地爆炸,一次次攻击再凝聚。这一战,可谓是毫无花俏,一招比一招强,一招比一招狠。

  尉迟玄冲边上观战,脸上露出了一丝无比的凝重。他知道,太上迷阵很强,就算比起自己来,也相差不了多少。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青年小子居然也如此强悍。他的感知不会错,这个小子的确是个青年而已,多也就是二十多岁。可是这一身恐怖的能量境界,却很难解释他的年龄冲突。

  “该死,什么时候大陆上多出了这么一尊变态的人物?难道是崇威门的变态妖孽?不可能,即便是再变态的妖孽,也没有如此强悍。”尉迟玄冲震惊地失声说道。

  “轰!轰!”短短数个呼吸之间,交手近次。苍玄庭和太上迷阵都没有半步后退。后者强,苍玄庭是出人意料的强悍。

  场边的一些小家族高手,还有一些不出世的王主甚至是圣主高手都震惊地看着那个青年。当得知太上迷阵一身实力达到了尊主境界之后,所有人都以为那青年必败无疑,甚至有人猜测几招之间,青年就会被前者斩杀。但是结果,大大地出人意料。

  “难道这个人,也是一个尊主强者?”

  “不可能。尊主强者,他不可能这么年轻。而且,他的能量明明没有那种无穷的天地之力气息,这么可能是尊主?”

  “是啊!没有天地之力,就不是圣主。”

  “但是他的攻击,也确实太恐怖了一些。连太上迷阵都无法奈何他,这简直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议论纷纷,观战的成千君主之上强者都无法抑制住内心的震撼。君主级别还好些,那些王主和圣主高手,则是直接心烙印上了这一战。相信以后即便是见到圣主间的交战,他们也是不屑一顾了。

  “杀!杀!杀!”苍玄庭连连怒吼,永恒之剑快速地挥舞。他手里出去的每一剑,都引动了一片天地能量的混乱,空间被撕裂,破坏力吓人至极。

  太上迷阵,他的每一剑都似轻描淡写,不过那雄浑的天地之力,却是随心而爆,不断地抵挡住苍玄庭的攻击。

  “天地之力,无穷无。尊主高手,果然是尊主高手。”心暗暗地说着,苍玄庭的脸上已经有着一丝丝的苍白。

  对于一个圣主,他可以不废力气地击败,甚至是斩杀。但是面对着一尊圣主,却根本无法真正击败对方。

  尊主的力量,实是太庞大了。调动的天地之力,根本不是一个圣主能够比拟的。从交手开始,双方对拼了数下,太上迷阵依旧是轻描淡写。反而是他,时刻都要靠着护垣披风来完成能量的补充。

  护垣披风,乃是灵脉炼制,里面有一条巨大的天地灵气的源泉。但是,即便是如此,它也总有枯竭的时候。若是到了这时候,这样硬拼就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该死!要不是为了压制住太上迷离的能量,我可以爆出十成的能量。而现,却只能挥出七成的实力。”心暗骂,苍玄庭手里的永恒之剑却丝毫不慢地连连辟出三剑。

  若是这时候太上迷阵知道苍玄庭的情况的话,恐怕真的会是大吃一惊。与他硬拼数次,仅仅是七成的实力而已。若是动用全力的话,未必能比他弱多少。

  “这小子,好雄厚的灵元累积。我抽取的天地之力如此浑厚,他居然能一次次地硬撼,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修为?”心怒气高涨,不过太上迷阵却不糊涂。对攻了数次之后,他终于怀疑了起来。

  “他的披风。”顿时,太上迷阵现了一些倪端。每次那小子出手的时候,他身后的披风总会闪耀出一阵黝黑的光泽,那到巨大的符上面,会有强烈的能量波动。

  “灵脉,居然是灵脉的气息!”惊呼声响起,局外观战的尉迟玄冲也这时候现了苍玄庭的异常。而他则是直接地道出了苍玄庭的倚仗,正是护垣披风当的灵脉。

  “迷阵,我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尉迟玄冲猛地一个俯冲,直接朝苍玄庭杀去。

  一条灵脉,对于一个修炼者的意义有多大,恐怕就算是一个气者都知道这里面的价值。尉迟玄冲虽然是尊主高手,他与太上迷阵一起围杀一个圣主后期的小子,传出去会影响他的声威。

  但是巨大的利益面前,这种名誉的影响则是第一个被抛弃。谁爱说谁说,只要实力变强,难道还怕几句闲言闲语?到时候,把那些有声音的直接斩杀便是了。

  “玄冲。”太上迷阵先是一愣,然后再看向苍玄庭,眼也猛地一亮,尉迟玄冲出乎常理地动手之后,他也现了苍玄庭身后护垣披风当的灵脉。

  “公平竞争,谁先到手就是谁的。”他说着,也朝着苍玄庭急速冲去。

  “少主小心!”老柳的惊呼声响起,“他们是想要你的护垣披风,千万不能让他们得逞。不然的话,你的性命就会受到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