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97章 我要死的,不要活的
  第197章 我要死的,澳门赌博网站:不要活的

  太上玉飞,属于太上家族的核心人物。掌管的不仅仅是满香楼,还有整个青虹城管辖地域的情报工作。本来,他是应当认识面前的青年的身份。身为情报掌管者,曾经陆风城的那一战,苍玄庭是绝对不能隐去的主角,而他居然是没有任何映像。

  若是太上玉飞知道,此刻自己攻击的人是苍玄庭的话,恐怕他会马上抽身逃离。苍玄庭,那是连圣主都可以对抗的人物。蛮荒的事情虽然没有穿出来,但是青羽城的那一战,那半圣级别的天一门高手可是葬送了他的手里。

  不过,这一切并不能怪太上玉飞。因为现的苍玄庭,与以前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是相貌上的变化,还有气质上的改变。况且,他进城之前还稍微地改变了一下自己的面容,若非相熟的人,很难认出。

  一道雄浑的灵元冲向自己的胸口,苍玄庭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他脸上微微带着一丝笑意,慢慢地举起一只手掌,然后就那么轻轻地一推。

  “轰!”一声闷响,所有的灵元都消散了。太上玉飞身体止不住连连后退,脸上露出了苍白,嘴角一丝鲜血流出。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下,他已经遭受到了创伤。

  “怎么可能?就算是父亲,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地伤我。难道这个青年是圣主?”太上玉飞震惊地看着苍玄庭,有些不相信自己的遭遇。

  “狗血,他现的境界应该和你相差不大了,现你让你出手。”苍玄庭回头朝邓血离说着,脸上带出了一丝杀意,“记住,我要死的,不要活的。”

  “呼!”强大的战意顿时涌出,本来不显山不露水的邓血离气势暴涨,整个人便如一尊凶魔般地涌向了太上玉飞。

  他本是王主期的修为,一身实力提升飞快。天君府当,一比八十的时间流速让他迅速晋升到了王主境界,直至到期境界。现,是他突破之后的第一战,他当然不会让苍玄庭失望。

  太上玉飞感受着庞大的战意朝自己涌来,身体迅速地往后退去。苍玄庭的出手很是精准,创伤他,让他的实力直线下降,根本挥不出王主后期的实力。所以,面对着邓血离的雄浑战意和杀气,他不得不暂避锋芒。

  “你是我的。”邓血离脸上浮现了残酷的笑意,邓家灭族,太上家族当其冲,面对着血海深仇,邓血离的眼球又开始红了起来。

  “咻!”一柄闪耀着红色的长剑出现手里,三十倍的攻击振幅顿时荡漾了开来。血冥剑,曾经苍玄庭的佩剑,此刻已经赐予了他。

  “铿!”剑鸣嘹亮,邓血离带着无穷的杀意,刺向了太上玉飞的眉心。

  “哼!”冷哼一声,太上玉飞手里忽然幻化出了一张巨大的金色大弓,伸手拉弦,一道灵元如闪电般从长弓射出。

  “杀!”邓血离怒吼一声,血冥剑丝毫不惧地劈下,那到灵元被轰碎,然后剑势不减,顺着一道光芒,斩向了太上玉飞的脖子。

  “太上战兵!”太上玉飞大吼一声,手里的弓箭再射出,然后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旋转的劲风,光影般地不断射出一道道灵元。

  “噗!”一道道能量飞泻,不但是邓血离,就连苍玄庭三人也遭受到了灵元的攻击。不过后者只是挥手间,便有一个光罩升起,任那些灵元再强横,撞到他光罩上的时候,就会化作虚无。

  “斩情丝!”就这时候,邓血离手里的血冥剑忽然涌出了一丝丝情感,那悲伤彷徨的意境完全被诠释了出来。

  悲情剑道,一剑斩情丝。这是苍玄庭传授给他的一门战技,杀意无穷,并且影响人的灵魂。

  对邓血离,苍玄庭可以说是毫不吝啬。不仅赐给他血冥剑,还传授他悲情剑道,甚至于连地炎术和狂暴术,还有高深的大擒天术都传给了他。这一个兄弟,他全力培养,就是为了让后者有朝一日能够独当一面。

  天君府当,一比八十的时间流速,短短数月时间,邓血离领悟出了悲情剑道的斩情丝。虽然只得一剑,威力确实强大无比。至于另外的三剑,还有一系列强大的法术,他都没有领悟。不过光光是一剑,他足够斩杀太上玉飞。

  “什么!”短暂之间,太上玉飞的心神被悲情剑道的那种悲伤给控制了,心底流露出了无法控制的忧郁情怀,整个人也变得木讷起来。他手里射出的灵元,都变得缓慢了起来。

  “咻!”这一道剑光飞速,带起了整片空间的剧烈波动,然后剑芒一闪,太上玉飞射箭的那只手掌无声无息地落了地上。

  “啊!”直到手掌落地,鲜血从断口喷出,太上玉飞终于从那种沉沦之回醒,他凄厉地惨叫了起来,身体迅速地后退,想要逃离出雅间。

  “我说过,我要死的。”苍玄庭很不满意。邓血离的一招,明明是可以杀太上玉飞,却只是斩掉了他的一只手掌。

  “斩情丝!”邓血离听出了苍玄庭的怒气,血冥剑再挥出,顿时那太上玉飞后退的身形止步了雅间门口,一剑斩去,光芒闪过,一颗人头滚落到了地上。死不瞑目的双眼圆睁着,眸子里还带着恐怖的神情。太上玉飞,这个太上家族负责情报的核心人物,彻底灭亡。

  邓血离的浑身战意瞬间消散,收起了血冥剑,回到了苍玄庭的身边。

  “狗血。记住,以后杀人,一击致命,千万不要留给对手任何机会。你若是疏忽大意,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苍玄庭出口说道。

  “我明白。”邓血离点了点头,没有去反驳。其实他刚才也只不过是折磨一下太上玉飞罢了,不过没有想到苍玄庭却是有如此大的反应。

  “你们你们完蛋了,居然敢杀玉飞公子,你们一个也活不了。”小厮浑身颤抖,看着那软倒的无头尸体和满地的鲜血,整个人忍不住靠墙抖动着,脸上一片苍白灰暗。

  太上玉飞的死,他完全逃不了干系。不说面前的三男一女如何结局,他自己就逃不了死路。现,只希望能够快把消息传出去,起码能免去自己一家老小的死路。

  “唰!”一道身影瞬间启动,剑光闪烁,赫然是邓血雨。

  王主强者,他不是对手。不过这一个君主级别,正合他的胃口。一道剑芒,如同流星般刺入了小厮的眉心,对于一个毫无战意的家伙而言,邓血雨觉得自己杀了都有些难堪。

  “废物而已,杀了便杀了,我们继续喝酒。”苍玄庭带着陆青衣和邓血离兄弟,再坐了桌子边,淡然谈笑,丝毫没有因为满屋子的血腥而减少兴致。

  “玄庭,让我回去!我现还帮不上你,天君府的时间流速,能让我加快速地提升。到我能为你杀敌的时候,我再出来。”陆青衣此刻脸色非常地严肃。

  她觉得自己的修为实是太低。虽然场的邓血雨要比她还弱小许多,但是她不一样。身边的是自己的男人,她不想当一个永远被呵护的小女人。她要为自己的男人上场杀敌,不要成为他的累赘。

  “好!”点了点头,苍玄庭知道陆青衣心里是如何想的,他也不反对,直接一个闪身将陆青衣安排进了天君府,然后继续与邓家兄弟喝酒吃菜。

  三楼雅间内生的血斗,片刻之间就传扬了开来。三楼,可不止是只有一间雅间,也不止苍玄庭他们这一批人。

  短短的片刻时间,满香楼的三楼顿时有些遭乱了起来。一**衣着光鲜的人不时地从苍玄庭他们的雅间走过,看着那敞开的大门,还有一具无头的尸体,无不惊呼。

  “这是玉飞公子,玉飞公子死了。”

  “谁?谁敢太上家族的地盘斩杀他们的核心弟子,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完了,我们也刚好场。太上家族的那边,会不会怪罪我们没有出手相助。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成为太上家族的讨伐目标,整个家族都会被灭杀。”

  “是啊!我们赶快走,要不然等他们人一到,就全部都走不了了。”

  “走?去哪里?就凭太上家族的手段,即便是飞天入海,也躲不了。倒不如我们出手,擒下里面的那几人交给他们,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不错。擒下他们,将功赎罪。”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有几波人已经开始有动手的意向。太上家族压头顶,他们不得不如此。要不然太上家族怪罪下来,他们和他们的家族都要完蛋。

  雅间之,苍玄庭听着那一声声的惊呼和低沉的交谈,脸上露出了杀意。他看了看邓血离兄弟,二人也全是如此。

  说到底,死了一个太上家族的精英,这与外面的那些人何干?这些家伙,居然为了不连累到自己身上,想要擒下他们,简直是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