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71章 秋影
  第171章 秋影

  “好强大的能量,这到底是什么法宝?”苍玄庭心震惊地说道。

  “少主,这是昊月镜。”老柳的声音他脑海响起,“昊月镜,本身是极品法宝。不过后来因为一场天尊级别的大战而破碎,器灵也被剿灭。不过虽然如此,它依旧很强,一般的极品法宝都不能和它媲美。”

  “哼!”苍玄庭神色冰冷,眼射出了两道刀锋般的光芒,犹如两道烈日般炙热而充满威势。

  “昊月镜又如何?我手握永恒之剑,难道会惧怕它?”长剑指天,浑身透着无可匹敌的狂霸,双目的火焰点燃,彷如只身独战群雄的战神,如同佛家的金刚,让群魔退避。

  “轰!”夹杂着无的天威,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尊降世的神灵,举动间都带着无的天道气势。

  宁无悔的气势被直接冲击殆,这一刻他的脸上布满了骇然。

  “这个小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势?仅仅是战意,就将我的气势全部冲垮,简直匪夷所思。”他说着,那昊月镜再出了一道能量洪流,朝着苍玄庭冲去。

  “大永恒剑术,给我破!”苍玄庭狂吼一句,一剑斩下,演化出数千里的长虹,直接攻击了昊月镜的能量上。

  “噗嗤!”声音很轻,但是确如一道刺耳的杀音一般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宋都、上官刚、向天齐三人都忍不住皱起眉头。弱的龙战远和陈锦鸿二人是不堪地捂住了双耳,抵挡住那道音杀的能量。

  昊月镜的能量洪流被杀开了一条空隙,纵然再强的冲击,也不能将它抚平。宁无悔体内灵元强烈地输出,却再也无法将被破开的能量聚拢。苍玄庭的一剑,就像是永恒地劈开了他的昊月镜,纵然是强如圣人,尊者,也无法再聚。

  “怎么可能!昊月镜内部的空间居然被改变了,再也不能聚力冲击了。”心震惊,宁无悔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第一宝物居然就这样被破了。

  双眼看着那道孤傲的身影,视线停留了他手里的长剑上,殷红的光芒闪耀起来,便如滴血的腥红,他忍不住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法宝?什么样的等阶?”

  “圣主又如何?宁无悔是?你号称无悔,澳门赌博网站:我今日就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让你知道,招惹我是你不明智的选择。”苍玄庭浑身战意冲天,永恒之剑是如同擎天之剑般闪耀起来。

  上官刚和宋都你看我我看你,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看出了一丝骇然。拥有昊月镜的宁无悔,就算是上官刚都不敢轻易地招惹,没想到这个青年居然一招就将昊月镜给破了,简直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毁我昊月镜,我要你死!”宁无悔的声音不再是那种阴柔和淡漠,反倒是有些声嘶力竭了起来。

  他脸上带着怒红,煞气冲体而出,一把黑色的长弓出现了他的手里。

  “射神弓!”上官刚再惊呼,然后沉声道:“想不到,崇威门的那些老家伙居然把射神弓都传了下来。”

  射神弓,要说威力,比起昊月镜都要强上一筹。不过,后者是上古大能所铸,只要找回器灵,就会无限接近天宝的等阶,这远远不是射神弓能够相比的。所以,宁无悔一直以来都将昊月镜当做自己的第一法宝。

  “嗡!”射神弓一出,整个空间都扭曲了起来,层层叠叠的空间动荡蔓延开来,一阵令人心悸的锐利能量从透出。

  射神弓,相传是崇威门的一尊尊者祖宗炼制,威力巨大,含有一二十倍振幅,是一件极品级别的法宝。

  射神弓一出,场人人色变,就连上官刚也是如此。崇威门,拥有尊主级别的强大人物。这样的人物所炼制出来的法宝,的确是要一般的法宝强横许多,也让人忌惮。

  苍玄庭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凝重,狂傲的气势收敛了少许,不过他本身所散出来的战意却变得加强盛。

  对手越强,就越能激自己的潜能与战意。面对拥有昊月镜的宁无悔,苍玄庭能战,面对祭出射神弓的宁无悔,他也照样能战。

  “射神?哼!那就试试看,能不能战胜我手里的永恒之剑。”剑光挥舞,苍玄庭直接朝宁无悔冲去,永恒之剑上散出强烈的锐利锋芒。

  “都给我住手!”就两人将要以命相搏的时候,一道雄浑的声音顿时让两人停住了身形。

  大殿当,凭空多出了一个人,正是那看守五煞关的神秘年。

  “秋影大人。”上官刚见到年,连忙恭敬地低下了头。他边上,宋都也是立刻低头拜倒。

  宁无悔先是身体一震,然后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到了年之后,也是微微行礼,“无悔拜见叔。”

  “打打杀杀,成何体统?”年的脸色非常冷漠,双眼扫过每一个人,都让人不敢直视,其就包括苍玄庭。

  面对圣主,后者能够保持那种淡漠的神情。但是面对这个人,他却不得不低头。对方太强,超过了宁无悔这些人无数。

  秋影,这倒是一个非常女性的名字。不过,知道他来历的人,都不敢丝毫这个名讳上留有嘲笑的心眼。

  这个男人的实力很强,而且远远超过了圣主。他不是尊主,但是有堪比尊主的实力。他没有渡过尊主的天地大劫,却已经能够沟通天地间的能量为己用。这就是秋影,一个强大如尊主的男人。

  “无悔丫头,谁让你动手的?”秋影看着宁无悔,然后说出了一段惊爆人心的字语。

  “叔。”宁无悔的脸色一红,不过看到男人凌厉的眼神之,便再也不敢争辩什么。对她来说,这个叔的威严甚至要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大。

  “丫头?叔?”苍玄庭惊住了。他怔怔地看着宁无悔的胸前,有些不相信这个家伙居然是个女的。

  不过按照两人的谈话,他已经确定了下来,那个叫做秋影的男人,应该就是崇威门的高层人物。而这个宁无悔,也的确是个女的。

  “你还看!”宁无悔现有目光盯住自己,循着感觉找到了目光的主人,顿时白皙如玉的脸上铺满了粉红,忍不住娇嗔大骂。

  苍玄庭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要是之前,他定是全身恶寒,然后心暗骂人妖。可是现,他知道这个是一个丫头之后,便没有了这样的心思。相反,他很好奇这个女人是怎么把胸前的硕大给隐藏了的?

  陆青衣不能碰,他本是一身欲火。也不否认,自己的心里的确很淫荡。而这个女扮男装的家伙,看上去姿色绝对是上乘的。

  “我只是好奇而已,宁小姐,先前无礼了。”微微鞠躬,他表示歉意。这举动,并不是因为知道对方是个女的,而是因为那个年男人。

  秋影,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恐惧,对此人,苍玄庭非常地忌惮。

  “叔,他欺负我。”宁无悔撅着嘴巴,纤纤玉指指着苍玄庭,娇嗔着说道。

  “行了!”秋影的神色冷漠之极,他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女,说道:“连昊月镜和射神弓都祭出,却连对手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你简直丢了这两件宝物的脸。”

  “叔。”宁无悔脸色一暗,“如果你没有出现制止的话,我一定会把他杀死。可惜,现昊月镜已经被毁了,再也无法聚集元力。”

  秋影眼微微露出了一丝疼爱,不忍过多的责备,他淡然挥手,宁无悔体内的昊月镜居然被他给召唤了出来。

  整个昊月镜上的金色光芒黯淡了许多,镜子的表面是有着一道细微的白色。那道白色彷如是本来就存上面,根本无法拭去。

  “小子,记住了,下次不要再将兵器对准我家丫头,不然我会亲自送你上路。不论你背后是什么人,我都会灭杀你。”秋影看到昊月镜上的痕迹,转头朝远处的苍玄庭说道。

  “这位大人,这你就不对了。”苍玄庭满脸淡漠,不以为然地说道:“刚才只不过是小辈之间的争斗,若是你插手,恐怕会让天下人嗤笑?”

  “混账!”秋影脸上露出了怒意,道:“天下人?你是指谁?这个天下,还有人敢笑我崇威门么?”

  苍玄庭失笑摇头,听到这句话后,他便不再言语。再说下去,也不过是激双方的矛盾而已,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

  “好了。这次两宗之会,不是为了意气之争。目前血卫营的处境大家都知道。我顺道告诉你们,撼天营已经被妖兽包围,现已经不可能有人来援助。所以,能解救这里,解救天下苍生的,就只有我们这些人了。”秋影看了一眼上官刚二人之后,终于拉出了正题。

  上官刚微微一叹,然后开口说道:“秋影大人,不知道这次有多少妖兽?种群又是以那几个为主?”

  “数量上,谁都无法预计。不过族群的话,应该就是以金翎狮群、火焰蛇群、藏火鸟群、青鸾鸟群、地龙兽群……等十多个兽群为主。这些庞大的家伙,每一头都有君主级别的能量。而且皮糙肉厚,很难杀死。”秋影说道。

  他之前已经出去观察了一番,将整个兽潮的局面都了解了一下。其实,他只是说出了一小部分。还有加强大的圣主级别兽皇、兽神等都已经蠢蠢欲动,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已。兽神一出,恐怕天下就真的要慌了。

  “那该如何?杀出去?”向天齐这时候开口说道:“若是硬碰硬,就我们这些人,根本抗衡不了那么多的兽群。”

  “不能鲁莽。”这时候秋影转身,扫了一眼场众人,说道:“非常时刻行非常事。实不行,用用火攻。既然他们想要我人类的地盘,那我就将他们的大本营彻底毁了。”

  说出这段后的时候,秋影的身上充满了无的戾气,双眼当射出的寒意几乎将场众人都冰冻住。

  “这家伙,果然不是善类。”苍玄庭心有些吃惊,这样的寒意,连他都没有办法抗拒。

  “传令下去,所有人都待命。血卫营,联合暗卫,再加上上官刚你们几个,无论如何,都要守住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会动用冥罗火,一举将这里变成火海焰狱。”秋影大手一挥,充满狂霸地说道。

  “是!”……众人轰然应诺。

  苍玄庭微微地迟疑了一下,然后道:“大人,我需要十天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