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48章 且饮寻梦酒
  第148章 且饮寻梦酒

  “老先生知道我的身份?”苍玄庭开口淡笑,神色当是从容。

  “哈哈!”老者朗声长笑,“若是连这点都猜不出,那老夫就枉费这身修为了。大隐于朝,虽然老夫不理世事,但你的声明早已经修炼界传开,青羽城鲜有人不知道。”

  “老先生过奖了。小子只不过是一个修炼界的人,万万比不上老先生这样隐世强者。”苍玄庭较为自谦地说道。

  这老者面前,他虽然能做到从容,却远远做不到自傲。这尊人物,他感觉要比督卫营看守五煞关的老者还要强横许多。深不可测,无法量。

  “来!相见便是缘,小兄弟过来一坐。”老者微笑挥手,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石桌,酒香四溢,一壶透明的酒水摆放上。

  光是闻着那酒香,苍玄庭就现自己居然有些醉意了。一股迷梦般的气息脑海回荡,让人流连忘返。

  “好浓郁的酒香,老先生的美酒简直是人家绝品,实是令人心神迷醉。未沾滴酒,却已嘴人。”苍玄庭忍不住叹道。

  “那是自然。”说道自己的酒,老者红光满面地笑道:“此酒本是天地精华所聚,灵池之液、清晨天露、冬日香梅、炎地之莲等十数种绝世之物所酿造。不是老朽自夸,这坛寻梦酒乃是极品的极品。”

  “哦?”苍玄庭脸上讶异,心却是震惊无比。老者所说的多种奇物,他都曾经天君府当的典籍看过,这些无一不是生长独特之地的宝物。其的炎地之莲是炼制圣品丹药所必须的奇花。

  现,这许多种奇药组合一起,居然只是为了一坛酒。此时,他心对面前的透明酒液充满了好奇。

  “来!”老者再挥手,桌子上出现了两个琉璃杯子。

  “小道友,尝尝老朽亲自酿造的寻梦酒。”老者给苍玄庭慢上了一杯,然后笑容满面地看着他。

  “好!”苍玄庭毫不做作,直接拿起酒杯,一饮而。

  对于这个老者,他根本没有带丝毫的防备之心。这样的强者,自己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对方太强,强大到可以无视自己任何的手段。

  见到他饮一杯酒,老者笑容满面地点了点头。无疑,他对苍玄庭的信任也甚是满意。

  “好酒!”苍玄庭闭上双眼,仰头长叹,他细细地体会着酒的种种味道。

  酸、甜、苦、涩、辣、伤、痛、悲、欢、喜……一杯酒,居然夹杂了人生的七**,还有那人生五味。这一刻,苍玄庭仿佛是回到了自己的童年,那坎坷而又备受冷眼的时光。

  “一酒寻一梦,一梦回少年。此酒不愧为寻梦二字。”后所有的酒香都化作了精纯的元力流淌进了身体,苍玄庭睁开了双眼。

  “老先生,只此一杯,我就已经爱上了这寻梦酒。”他忍不住说道。

  “哈哈!”老者开怀大笑,手举酒杯,“小道友,此酒只能喝一杯。再喝便无味了。用作是回味,那不是好。人生只有回味,没有现。”

  苍玄庭先是一愣,然后深深地皱了一下眉头,片刻之后,眉宇舒展,他的眼露出了两道精光。

  “老先生一句话点醒了我。人生只有回味,没有现。与其依旧活回味之,还不如活现的前端,那就是未来!”

  一语点醒了梦人,这一刻,苍玄庭再闭上了双眼。将所有的感触都排斥外,他内心当只留下了真我。

  心神当,一道身影正不断地追逐着时光。不过,正是时光。苍玄庭现自己能清晰地模拟出时光的流逝,让自己追溯到未来,到那个永远都不可知的时刻。

  “过去、现、未来,说到底一切都是时光。把握时间,把握一切。”心有了一番明悟,他那道时光的道路上不断地追寻。

  老者看到这一幕,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视线转向了苍穹。白云飘荡间,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苍穹,来到了一个加广阔无垠的世界。

  “老柳,出来!”老者忽然开口,而他所唤之人,正是苍玄庭体内天君府的管家老柳。

  “呵呵!丰庆,还是被你感应出来了。”一道影子从苍玄庭的身体冲出,然后化作白色的雾气,凝结成了老柳的身形。

  “老柳,一万多年了,终于还是见到你了。”老者看着虚幻的老柳,忍不住唏嘘叹道。

  “不错,一万多年了。”老柳的语气当也有种寂寞的哀伤之意。他看了眼老者,再看了看自己身前的苍玄庭,说道:“丰庆,多谢你点拨我的少主。”

  “呵呵!这倒是没什么。”老者淡然摇头,“你的本尊是极品法宝,而我的本尊也同样是极品法宝。这茫茫世界,你我算是同类。帮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老柳面带微笑地点头。

  丰庆看向老柳,然后身形一动,转身看了看苍玄庭,“老柳,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器重这个小子。他虽然身具毁灭之元,却也不是什么顶尖的天才。你居然认他为主,这实是让人费解。”

  摇了摇头,老柳笑道:“丰庆,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这是老主人留下的意念,我只当遵从。”

  “柳瑜杨天君?”丰庆的脸色一变,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老柳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他微微看了一眼苍玄庭,然后说道:“少主即将醒来,我该回去了。”

  说完之后,他的身形慢慢变淡,后进入了苍玄庭的身体,消失不见。

  “能让一个天君级别的强者栽培,看来你起码有成为天人,甚至是天尊的资质。我丰庆,倒是有些小觑你了。”带着笑容,丰庆微微摇头。

  “呼!”大约片刻之后,一声长叹,苍玄庭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眸当,喜怒哀伤一一流过,然后化为清水般的宁静,毫无波澜。

  “多谢老先生指点,一酒一语,让我获益良多。”苍玄庭语气带着感激地说道。

  “哈哈!无妨。区区寻梦酒,再加上一句点拨,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若非没有绝高的天赋,你也领会不了。”丰庆大声笑道。

  “无论如何,要谢谢老先生。”苍玄庭恭敬地行了一礼。

  丰庆淡淡地笑了笑,“小家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或许是你渴求知道的。你之前,有一个叫做陆沧溟的王主高手曾经来我这里做客。”

  “老师!”苍玄庭脸上一阵惊喜,说道:“老先生,你知道我老师哪?”

  老者面前,什么都不必要隐瞒。苍玄庭也知道,提到陆沧溟,老者也定然知道他与自己的关系。

  “哪里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他带着那一大帮人,我想应该是你的家人!这家伙实力不错,那群人跟着他应该很安全。”老者说道。

  苍玄庭心一松,一直以来他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和老师的安全。现看来,一切都比他预想的要好。

  “小家伙,给你一个忠告。”就这时候,老者再说道:“你此来青羽城,无非就是为了与皇岈城的仇恨。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暂时还是不要去挑起那四家的怒火。四大家族不止不弱,而且很强。”

  “玄庭明白,多谢老先生。”苍玄庭恭敬地拜倒。

  他来青羽城的目的,大半就是为了打听家人的消息。而现,知道他们跟老师一起之后,他便放心了。陆沧溟的实力很强,这是他深信不疑的。

  “好了!去!”丰庆淡然挥手。

  逐客令下,苍玄庭知道自己必需走了。他也不迟疑,转身便腾空而起,然后化作流光消失半空。

  “无论是老师带着夜家人去了哪里,我暂时都不宜去寻找。我的身份太明显,很容易引起四大家族的追踪。刻意去寻找,会给他们带来危险。或许,应该是去血卫营的时候了。只有那里,我才能飞速地提升自己的实力。”心暗暗地说着,苍玄庭想到了蛮荒三千里边缘的那一个灵池,眼光芒闪烁。

  “此子真的有成为天尊的实力么?”丰庆摇头说着,身体慢慢地幻化起来,然后化作了一弯月轮,盘旋着消失了天际。这便是他真正的形体,极品法宝,幻月轮。

  离开了神秘老者的院子之后,苍玄庭便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身形一闪,重空间出现了他的身影。

  重空间第二重当,他站立一个婀娜的背影之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心满意足和迷醉。

  “青衣。”轻声的呼唤耳边响起,陆青衣身体一颤,猛地回过头来。

  “玄庭!”惊呼一声,泪水已经从眼眶决堤。天天的思念,差不多半年多的时间,陆青衣的心已经完全无法平静了。她深怕苍玄庭出了什么意外。

  “怎么?见到我就哭鼻子,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苍玄庭轻轻搂着她的细腰,将她紧紧地拥怀。

  “是你、是你……都是你欺负我。”陆青衣含泪娇嗔,神态说不出的诱惑。

  闻着鼻息当的诱人体香,苍玄庭顿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他狠狠地将陆青衣拥起,然后大嘴印上了粉润的红唇。

  “呜呜!……”陆青衣凤眸圆睁,双手本想推开他,却是使不出半点力道。渐渐地,她开始迷失了。双眸迷离,那种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深深沦陷。

  苍玄庭已经不满足嘴上的**,他单手搂着陆青衣的腰肢,另外一只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进了后者的香怀当。

  “嗯哼!”陆青衣不堪挑逗,无法自拔。那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襟之后,她便难以自控了。

  苍玄庭心一喜,这个女人对自己已经没有丝毫的反抗。这时候占有她,也算是水到渠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