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27章 一殿七堂,三十三青天
  第127章 一殿七堂,三十三青天

  时间流逝,随着一天又一天地过去,苍玄庭慢慢地感觉到了天君境界的恐怖。从有一丝联系,到慢慢地掌控起天君府的一草一木,他才知道,以前所见过的珍宝全部都是垃圾。这天君府当,任何一样东西都要好上千倍。就算是刚刚得到的血冥剑,也只不过是垃圾当较好的一件。

  不过,恐怖的还要属这天君府本身。一座“极品法宝”级别的府邸,不仅能够存放东西,还能祭放出来抵御攻击,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至宝。

  而且,他里面的时间流速要比重空间加恐怖,内部一年,外面则是十年。这个时间流速,可以根据拥有者的境界来改变。若是苍玄庭修为再提升,这个时间流速则是加地变态。

  “君主,一比十。王主,一比三十。圣主,一比八十。尊主,一眼年!好恐怖的时间流速,这究竟需要如何手段才能炼制出来?”祭炼当,苍玄庭不断地出一次次震撼的呼声。

  以前,他以为自己了结了兵器以及宝物。可现看来,他终究还是井底之蛙。这天君府,便是他爬上井口之后,见到的大一片天。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转眼就是一个多月。天君府当,另外的二十五人都开始焦躁了起来。因为他们现,谁都没有办法出去。

  后面还有八根龙柱,可是没有一人去选择挑战。圣主期以上,可没人敢去招惹。而圣主以下的,则是全部都被闯过了。有不少人拿到了东西,其几个散修的人物,也是拿到了几件宝贝。

  “为什么出不去了?那个声音也没有再出现,难道玄庭的传承需要这么久么?”陆沧溟满脸疑惑地说道。

  此刻,他已经将遁空梭完全炼化。那飞梭此刻就藏他的丹田之,与灵元金丹相互辉映。不过,澳门赌博网站:虽然炼化了它,可他却是不敢使用。遁空梭这玩意儿,实是太浪费灵元了。他一身灵元,几乎连使用一次都略显不足。王主大圆满境界,根本没有能力二使用。所以除了保命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动用。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呆不住了。皇岈城与青虹城的个家主,全部都是焦急地孤身一人的大殿之来回踱步。走又不能走,闯关又闯不过,他们内心都以为,自己等人都被那个继承了天君府的人给活活地困住了。

  “该死!到底是谁继承了天君府,等出去以后,我定要将他灭杀,夺过天君府。天君啊!神的境界。”太上迷离来回走动着,较为阴柔的脸型上充满了狠毒。

  与他同样想法的,另外五个家族的家主一个都少不了。这时候,他们人都是一致的。杀人夺宝。

  “嗡!……”三十三青天核心处,苍玄庭祭炼的天君府不断地震动着,红白的光芒闪烁了起来,整座府邸都开始波动。

  随着一次次地波动,苍玄庭的眉宇也深深地皱了起来。七七四十天,灵魂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这还是他君主后期的实力的灵魂,若是君主前期,他肯定没有能力祭炼这座府邸。

  “轰!”就这时候,脑海当的一股白色能量冲出,转眼便没入了天君府。这正是那个天君巨神输入他脑海的能量,而现也似乎是帮他祭炼天君府。

  “嗡!……”震动频繁,红白光芒加地刺眼。后剧烈的波动下,整座天君府忽然从之前的暴躁变得安宁。它静静地漂浮苍玄庭的面前,而苍玄庭也真正地知道了一部分它的功能妙用。

  “天君府管家何?”站起身,苍玄庭朝着天君府说道。

  呼!

  一道青烟从天君府那间的主宅飘出,然后化作了一道影子,漂浮于整座府邸的上方。

  这是一个老人模样的管家,与傀儡不同的是,这个管家的眼神很是真实,根本没有那种空洞的感觉。虽然只是虚幻,但也具有实实的意识与魂魄。

  “主人。”那管家微微地朝苍玄庭鞠躬。

  作为一件法宝的管家,见了主人肯定要跪拜。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原主人要将他转手,不过他只能服从。因为祭炼的过程当,他已经吸收了苍玄庭的精血,所以只能成为这个少年的仆人。

  “你叫什么名字?”苍玄庭看着这样奇异的一幕,心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老仆叫‘柳明上’,主人叫我小柳即可。”老人恭敬地说道。

  “小柳?”苍玄庭一愣,看着这管家满脸白,花白胡须,却始终无法和小字联系起来。这或许就是那尊天君对这管家的称呼!

  “这样,以后我就叫你老柳。你也不必叫我主人,还是称呼我为少主便可。主人主人的,我心里听着怪怪的。像是奴隶主一般。”苍玄庭挥手说道。

  “是!少主。”管家没有犯任何错误,这一声少主字腔圆润,声音也挺清晰。

  苍玄庭点了点头,说道:“那好!现,你和我说说,这座天君府究竟有哪些功效,内部又藏着什么样的宝物?”

  管家微微行礼,说道:“回少主,天君府共占地三亿里,内部有一殿、七堂、还有三十三青天。至于内部的宝物,不算其它,就逛逛老奴管理的前后药园当,就有数万株珍贵奇异的药草。这些药草都是可以炼制仙品丹药绝品,世所罕见。”

  “嘶!”苍玄庭倒吸了一口凉气。数万株可以炼制成仙品丹药的药草,这天君果然是珍藏无数啊!

  “其它兵器或者是宝物呢?”苍玄庭再问道。

  “回少主,这老奴就不是很清楚了。老奴虽然是管家,但是无法进入七堂当。这需要少主亲自进去一看,方可知道其有何宝物。”接着,老管家再说道:“少主,一殿、七堂、三十三青天,这三个地方老奴是无法进入的,所以后面还需要少主自己琢磨。不过其它的东西,少主或许可以请教一下老奴,老奴自当心责辅助少主。”

  “一殿,七堂,三十三青天,开来这座天君府还有许多值得我挖掘的东西。”苍玄庭说着,灵魂微微一动,然后朝那尊虚幻的管家挥了挥手。

  呼!

  管家再化作了青烟,然后消失了他的面前。心神一动,他将整座天君府都收进了身体。这便是祭炼的好处,能随意控制天君府这样的法宝,将它收入身体。

  “咦!”天君府一入身体,苍玄庭的脸上就露出了吃惊。二十座殿堂当,所有的一切都呈现他眼前。仿佛穿过无数空间,他看到一个另外世界的人类一样。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操纵整座天君府,只要自己一个意念,就可以将这些人全部都送出去。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嘴角咧起一抹邪恶的笑意,徒然他怒吼出声。

  “皇岈城和青虹城的杂碎,全部都给老子滚!”

  伴随着一声怒吼,太上迷离和尉迟玄冥,以及还有皇岈城的贾天辰等人还没等从那股庞大的怒气当解脱出来,人就已经被丢了出去。

  无可抗拒的力量,将这群人几乎是丢牲口般地通过特殊的空间通道给扔了出去。气得众人直哆嗦。

  与此同时,苍玄庭留了一个心眼,将四名散修的君主高手留了其。当然,自己老师陆沧溟也没有传送出去。

  心一动,他朝四座殿堂当的四人出了邀请:“本座乃是天君座下弟子,你们四个可否追随于我。若是忠心,本座定会传你们无数好处,让他们不受任何人欺压。”

  四个君主级别的高手,有两个是君主期,一个君主后期,一个是君主巅峰。这四人,都是年模样。其修为高的那人,一身邪恶的气息让人生出了一股厌恶之感。不过,苍玄庭可不会去计较这种邪恶,反倒是喜欢这样的邪恶。人不恶,便被人欺。这就是江湖,要想活下去的修炼者,谁人都不是善茬。

  “你凭什么来驱使我?”一座殿堂当,一名身材等,满头红褐色头的年猛地站起身说道。

  “哈哈!”大笑几声,苍玄庭道:“你只不过是君主期而已,若是将你丢出这里,等着你的恐怕就是皇岈城与青虹城两方势力的绞杀。你要知道,你闯了三十三青天,就必定得到了宝物。对他们来说,你就是猎物。”

  这几句话出现年的耳,顿时让他脸色沉了下来。命运居然被人左右,而自己却不能做出任何选择,这种滋味让他很是难受。

  “给你片刻时间考虑。”苍玄庭的声音他脑海当响起,然后又找上了另外一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他朝另外一座殿堂当的一个浑身散着邪恶的男子说道。这人,正是那个君主巅峰高手。

  “敕命。”那人扫了眼四周,神色冷漠地说道。

  “很好。”苍玄庭的声音响起,他道:“你对我刚才的提议有无意见?如果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

  “哼!”那男子冷哼一声,说道:“别怪我坦白,就凭一句话想让我效忠,你能放心得下么?我要是背叛,将你击杀,恐怕到时候你身上的宝物都要归我。”

  天君府核心处,苍玄庭脸上露出了笑意,他道:“有野心是好事。不过,你必需要明白一件事。有些东西不该你想的,那你就绝对不要去妄想。否则,上天不会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听到这几句话,男子眉头皱了起来,浑身的邪恶气息汹涌而出,他身边绕出了一片黑色雾气。他修炼的乃是邪功,一种为阴毒的吞噬**。

  “给你片刻时间。”苍玄庭留下一句话,再将心思转到了其他二人的身上。

  另外的二人,一个是君主期,一个是君主后期。前者名叫欧轻颠,后者名叫成定北,均是桀骜不驯之辈。

  等与这两人说了一番之后,苍玄庭又转回了第一个红褐色长的男子处。

  “如何?”他开口说道。

  “我没得选择。”那名君主期男子开口说道:“只不过,我期待,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好处。若是对我没有吸引的话,我不介意反主。”

  “哈哈!你没有这个机会。”苍玄庭出了长笑。

  开玩笑,以他现的实力,别说是君主期,就算是王主期也可以抗衡。他的实力,可不是普通的君主可以比拟的。

  不过对这几个人,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两方势力的阻挡下,还能冲进月光法阵,就证明这四人实力不弱。再加上他们那种烈火般的个性,只要能将他们压制,然后使他们彻底臣服,凭借那股如狼似虎的气质,自己就绝对能够得到一股不小的臂助。

  “怎么样?你们四人,究竟臣服还是面对死亡,你们自己选择。我丑话说前头,若是臣服之后还带有心眼的,直接灭杀。就算没有死皇岈城和青虹城的人手里,我照样也能瞬间将你们斩杀。”

  “我臣服。”红褐色长的男子微微一叹,跪了地上。

  其它三座殿堂当的人虽然都无法看清除自己外的另三人,但是苍玄庭蓄意安排之下,他们都听到了彼此的声音。那声臣服,也清晰地传进了他们的耳。

  “我臣服。”第二人也终于开口,正是那个浑身包裹着邪恶气息的家伙。

  “臣服。”

  “臣服。”

  还剩下二人也是先后说出了臣服二字。包括先前的两人,他们的语气当或多或少都带着不甘心。不过苍玄庭丝毫不意。

  要想让人彻底臣服,借用外力是无法让他们死心塌地的。他有实力,也有手段,让他们彻底匍匐自己的脚下。

  “很好!”天君府核心,苍玄庭露出了一丝淡笑。身形一转,他消失了小屋子当。

  陆沧溟的殿堂当,他正疑惑刚才对青虹城和皇岈城等人的那一个怒声呵斥。从声音上听出,正是苍玄庭。他不懂,自己这个弟子为何如此四面立敌。

  “老师。”就他疑惑的时候,殿堂心的空间猛地波动了起来,随着叫声,苍玄庭出现了这里。

  “玄庭,你刚才此举很不明智。皇岈城和青虹城的力量太强,绝对不是你我可以应对的。”见到苍玄庭之后,陆沧溟先便说出了自己心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