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17章 一石三鸟
  第117章 一石三鸟

  苍玄庭点了点头,他道:“是快了一倍。里面修炼两天,就等于是外面的一天。这里的两年,就是外面的一年。二十年就是十年。反正,这里的时间流速很奇怪就是了。”

  这时候,纵然是陆沧溟这样见识广博的人,也搞不明白了。灵魂空间,灵魂里面居然还有空间么?他的灵魂当,可就只是一片灰蒙蒙而已。

  而苍玄庭的这个空间,不仅仅是存灵魂当,而且还能自由进出。这样的光怪陆离,简直闻所未闻。

  “玄庭,你的这个空间有多大?”陆沧溟扫视着一望无际的森林问道。

  “不知道。”苍玄庭先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过我心有种感觉,似乎我想让她有多大,她就会有多宽广。好像是没有界限,随我的心念而变。”

  这一句话出,三女和陆沧溟再一惊。

  “这里很适合修炼。”三女当成熟的陆凝香先开口说道。

  “不错。”陆沧溟惊疑地看了苍玄庭一眼,赞叹了她的说法,道:“这里的天地灵气蕴含量庞大,比外界浓郁了十多倍不止。里面修炼,事半功倍。不过这只对于你们有用,对于我这样的级别,只能靠领悟了。”

  苍玄庭点头,他知道陆沧溟这样的王主大圆满高手,体内的灵元强已经完全饱和,只差一步就能进阶圣主境界。像他这样的强者,已经不需要吸收灵元。他需要的是领悟,领悟出天地间大道的真谛。一旦领悟突破之后,方可再吸收天地灵气,壮大自己的实力。

  “凝香,青衣,盈月,你们三个都留这里。不突破到君主境界,都不许出来。”陆沧溟表情严肃地说了一句,然后转向苍玄庭道:“玄庭,督促她们修炼,若是让我知道她们出来玩闹,我拿你是问。”

  苍玄庭心暗苦,“这关我什么事啊?”不过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能双眼瞪了几眼陆凝香,什么不好说,偏偏要提到修炼。

  陆风城外的一处山岗上,贾云空四人以及一干护卫,还有四大家族的另外几个核心弟子都远远地眺望着陆风城。

  对于他们来说,当日的一战,给他们的惊恐实是太大了。陆沧溟乃是王主大圆满境界就先不说了。

  而那个小子,仅仅是君主前期而已,就杀得他们溃不成军,若不是陆沧溟阻止,恐怕他们这一二十人有一半要交代那里。

  “无常,你确定那个小子只有君主前期的修为么?”贾云空眼闪过阴沉之色,转头朝着身边的崔无常说道。

  场之,只有后者能感应到那小子的修为。对这点,他一直是非常确信的。不过,面对那样惊世骇俗的实力,他还是忍不住质疑了起来。

  点了点头,崔无常脸上露出了颓败,“君主前期无疑。不过,他的招式和战技都非常强,出手就能引动空间波动,碎裂空间,这样的战技简直是闻所未闻。那是一种轨迹,一种大道的轨迹。我断定,这少年的天赋,比我们只强不弱。”

  “哼!天赋比我们强又如何,难道他还能阻挡我四家的大举入侵不成?”边上,邱澜河忍不住愤恨地说道。

  “澜河,我们不得大意啊!以祖宗之灵起誓之后,我们必然不能再去陆风城闹事。虽然不怵那些虚幻的东西,但修炼一道本就虚幻,宁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贾云空说着,神色微微地一变,再道:“不过,我们是不出手。家族里面,另外的弟子出手也是一样的。我就不信,他陆沧溟能够顶得住家族当那些祖宗的怒火。”

  “云空兄说的不错。”聂鸣笑嘴角露出了一抹深沉,说道:“家族之的强者已经超陆风城进,多不到一个月,族的前辈就能到达这里。这次,明面上我们是为收服陆风城而来,实际上就是为了那处宝藏。这一点,我们心知肚明。”

  玄机被一语道破,其他三人都有些惊异地看着这个聂家的天才人物。陆风城有聚宝,这是四大家族都清楚的一件事情。只不过,他们四家根本就是互不通气。虽然各自都知道其他三人此来的目的,但默契地没有明说。

  现,聂鸣笑居然光明正大地说了出来,而且是当着下人的面。包括贾云空内,谁也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十四名护卫顿时一愣,他们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显然,家族派他们出来守护四公子,其用意并非只是守护这么简单。

  “鸣笑,澳门赌博网站:此事虽然我们四家当不时秘密,不过你切忌还是不要透露的好。不然,局面会一难以收拾。”贾云空淡淡地说道。

  “哈哈!”聂鸣笑出一声大笑,不认同道:“非也。这件事情宣扬出去,对我们来说未必是坏事。”

  “聂鸣笑,你这是什么意思?”崔无常满脸冷意地看着聂鸣笑,语气充满了杀意道:“你难道要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然后等各方势力插足,再坐收渔翁之利?”

  “哼!崔无常,你也不用对我透露杀意。你虽然实力强,但我聂鸣笑也不会怕你。”聂鸣笑先是冷冷地对崔无常说道。

  然后他转头,看着陆风城,语气阴沉地道:“坐收渔翁之利又有何不可?你不要忘记,这个消息是我皇岈城先知道的。只要我们四家陆风城摆好一个陷阱,还怕那些人不乖乖送死么?”

  此番话一出,崔无常三人顿时眼闪烁出了讶异。这个聂鸣笑,当真是让他们刮目相看。这一计策,也的确是让人难防。摆好陷阱让人争斗,然后再将鹬蚌相争的果实收入囊。不仅是削弱了那些潜对手的实力,而且还得到宝物。这绝对是一招一石二鸟的妙计。

  不!简直是一石三鸟。不但可以引诱他们夺宝,还可以让他们去陆风城的城主府打闹一番。到时候,陆沧溟绝对讨不了好处。

  “很好!聂鸣笑,你当真是让我们三人大吃一惊。”贾云空脸上带着笑意,道:“就这样定了。我们四人各自通知家族,委派强者过来。这一次,一定能将那些与我们作对的势力挫败一次。用这份战绩,足可以抵消被陆沧溟击溃的耻辱。”

  皇岈,青虹,游龙,水月。四大城池水火不容,这是东大陆所有人都众所周知的。而四人商议的计策,无疑是针对皇岈城之外的三个城池当的势力,以及还有一些暗与皇岈城作对的门派。

  当四公子纷纷向皇岈城传讯的时候,苍玄庭却沉浸自身《撕天神诀》的修炼当。一股股能量自重空间的第二层空间抽离,吸入了身体当,不断地转换成毁灭之元。

  虽然他的君主前期灵元已经无限饱满,但通过无线地压缩之后,其凝聚的力量变得加恐怖。同等的灵元威力爆下,现的灵元破坏力已经赶超以前数倍。

  第二重空间之内,除了他独占的一座山峰之外。边上的几座山峦巅峰,陆凝香和陆青衣,以及陆盈月都抓紧修炼者。

  经过当日城主府的一战,三女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弱小。要是再不努力的话,恐怕只有拖累了陆沧溟和苍玄庭。

  时间流速不同,外界的一天,第二重空间之内就是两天。转眼半个月过去,三女的修为都有了突破的迹象。

  又是几天过去,陆青衣先突破。随着体内的灵元爆,她的实力晋升到了八品灵元师的境界。

  接着是陆凝香,这个督卫营就已经达到八品灵元师的大师姐本处于品巅峰境界。而通过了半月的刻苦修炼,以及从陆沧溟那里领悟的境界,一举冲击到了君主前期。

  小的陆盈月则是后一个突破。她的实力突破到了七品境界,比陆青衣稍微有所不如。不过与大多数人相比,她修炼的速已经算是飞快了。

  第二重空间内,不但是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就连天地灵气也充裕得可怕。这个空间之内,所有的灵气都是未经污染的纯净。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当感受到三女所的山峰上相继出强烈的能量波动之后,苍玄庭便已经睁开了双眼。眼神如电光般地扫视了几眼,他脸上微微露出了笑意。

  这三个女人,说实话天赋都不错。不过若不是强制性地让她们修炼,加上来自于入侵者的压力,她们恐怕不会这么拼命地修炼,以至于如此之快地做出突破。

  就他的目光看向那三座山峰的时候,一道目光迎来,千丝万缕的情义顿时席卷了苍玄庭的内心。不用问,那道目光的主人便是陆青衣。

  脸上微微一笑,苍玄庭的身体瞬间消失了原地。眨眼间,他便出现了陆青衣所的山巅,出现了这个浓情女人的身后。

  陆青衣双眸凝视着远处的山峰,当她感应不到那一缕目光之后,嘴角很是动人地翘了起来,露出了一丝娇嗔。

  “是谁惹我的青衣美人生气了?告诉夫君,我去灭了他。”苍玄庭带着一丝揶揄,从身后揽住了她的细腰。

  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陆青衣回过头看,眼眸当露出强烈的思念。半月未见,她显然很是想念这个怀抱。

  “玄庭,我突破了。”陆青衣感受着腰间的大手,脸色微微一红,然后娇羞地抬头道:“我一定会努力,不做你的累赘。”

  点了点头,苍玄庭双手没有再继续下去,而是正色道:“这几日,你好先巩固一下修为。八品境界,还是低了。我会想办法,力提高你和凝香以及盈月的实力。不论如何,你们是我珍视的人,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呸!”陆青衣一声娇叱,“还凝香、盈月,叫起来如此亲热。珍视的人?说,你是不是对大姐和三妹有什么念想?”

  苍玄庭一愣,然后摇头失笑,“青衣,你知道,现我并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思。我总感觉,有大事要生。皇岈城的那帮人,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陆青衣的脸上娇羞去,换上了担忧神色,她道:“玄庭,无论如何,记住要全身而退。不要让自己陷于绝地,记住我这里等你。”

  “我知道。”苍玄庭点了点头。

  “哎哟!酸!酸死了!”远处的山峰响起了一声调笑,正是大师姐陆凝香。

  听到她的调笑,陆青衣将脑袋埋入苍玄庭的怀,再也不敢抬头。即便是人不,但那声音就已经让她娇羞不已。

  “哈哈!凝香师姐,我怎么听着有些醋意呢?是不是吃青衣的醋啊?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这个小师弟会疼你的。”苍玄庭大声地还击道。

  “呸!”远处响起了陆凝香的娇嗔,她道:“小师弟,你皮痒痒了?连大师姐都敢调戏,等我出去,看不揍你小子。”

  “行啊!那我就先收一笔利息。”苍玄庭说着,脸上诡异地笑了笑,身体一闪,出现陆凝香的身后,然后一双大手直接搂住了她的身体。

  “啊!”山峰上响起了她的惊呼声。可是当她转身之后,身后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重空间当,本就是苍玄庭的世界。只要他想,可以出现任何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奈何不了他。

  见到空空如也的身后,陆凝香那张美艳的脸上红云未消。先是娇嗔几声,然后嘴里愤愤地呢喃道:“真是个没胆的家伙,就一下跑了。难道,我真那么可怕么?”

  说完之后,陆凝香的脸上染起了无的粉红色。那鲜艳的娇羞神态,让四周的鲜花都黯然失色。

  出了重空间,苍玄庭直接朝陆沧溟修行的院子走去。这城主府,他已经如自家般熟悉。

  “老师。”站一处别致的小院外,他朝里面叫了一声。

  “玄庭,进来!”院子当响起了雄浑的声音,正是陆沧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