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14章 并肩作战
  第114章 并肩作战

  贾云空浑身一紧,便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威势笼罩了自己。他先是后退了一小步,然后挥舞了一下手臂,周边的压抑气息顿时消散。

  “哈哈!沧溟大人,我们只不过是来提亲而已,我想你该不会这样对待这件喜事!”

  陆沧溟眼神一凝,这个贾云空的确是个天资横溢的家伙。仅仅是两个动作,就能将自己的威压破除。

  “提亲?”冷冷一笑,他道:“贾云空,就凭你们几个,还配不上我那三个丫头。”

  这句话一出,贾云空四人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们的涵养虽好,但心却是无比的傲气。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境界,放眼天下都没几个。过不了数十年,他们一个个都是巨头级的人。生性桀骜的四人,怎么能容忍被人如此轻视?

  “哼!”崔无常冷哼,走上前一步,浑身涌出几丝纯净的黑色能量,整个大厅突然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黑暗灵元!”陆沧溟惊呼一声。

  这一次,他可真的是震惊了。苍玄庭的毁灭之元是特异灵元。这崔无常的黑暗灵元也同样是。虽然不及强者的毁灭万物,但也同样强大得可怕。这四人当,实力强的恐怕不是贾云空,而是这崔无常。

  “陆沧溟,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四个已经给足你面子,要是再冥顽不灵,别怪我们不客气。”崔无常神色冰寒地说道。

  “父亲,老师……”就陆沧溟想要作的时候,三道纤细的身影依次走入了大厅。她们来到堂上,一双眼睛厌恶地扫了几眼一帮子皇岈城的青年,然后站了陆沧溟的身后。

  “你们出来做什么?”陆沧溟怒声问道。

  “父亲,既然是提亲,那不止是您,我们也得满意才是。我未来的夫婿,怎么也得比小师弟强!”陆凝香说了一句,然后往前走出几步。

  她朝着贾云空展露笑颜,让那家伙脸上明显地露出了痴迷之色,然后收起笑容婉婉说道:“这位公子,既然你想要娶我们姐妹,那就得让我们姐妹意,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理当如此。”贾云空身后的聂鸣笑脸上带着自以为迷人的笑容,微微作揖道:“小姐管说,我们兄弟定会让小姐满意。”

  “那好,我们先来说说聘礼。”陆凝香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眼露出了一丝皎洁。

  陆沧溟心苦笑,这个丫头,还嫌不够麻烦,居然又出来惹事。

  “不知道四位公子准备的聘礼当,有没有‘斩空剑’,‘风神’,‘水灵台’,‘判官笔’这四件东西?”陆凝香语出惊人。

  “斩空剑”,“风神”,“水灵台”,“判官笔”这四件东西是皇岈城四大家族的镇族至宝,传说这四件东西,每一件都是至高无上的瑰宝。

  斩空剑出,空间塌陷。

  风神,锁万里狂风。

  水灵台,引万里海域之水。

  判官笔,一笔判生死。

  这四件东西,已经脱离了兵器的范畴,可以说均是法宝一样的存。宝有无上法力,便是为法宝。

  这句话之后,贾云空四人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傻子都知道,这陆凝香是故意挖苦自己几人。四件家族至宝,怎么可能作为聘礼送人?

  “凝香小姐,四件宝物乃是我们四家的镇族至宝。还请小姐,另选其它。”邱澜河语气淡漠地说道。

  “这样啊!”陆凝香一叹,转头朝陆青衣说道:“青衣,那你说,我们要什么聘礼才好?既不寒颤,也能帮助父亲增强实力。”

  陆青衣一怔,随即眼眸露出戏谑,看着四公子说道:“我可不像师姐那么贪心,不要那四件宝贝。只要随便送老师几个王主大圆满的强者高手,作为奴仆,终生代我们侍奉老师就行。”

  前半句话还好,而后半句话差点让贾云空四人一口气憋死。几个王主大圆满,恐怕别说皇岈城,就算是整个大陆也找不出来啊!

  “噗!”陆沧溟本喝下的一口茶水全部都喷了出来。这丫头的话,实是让人大大吃惊了一把。吃惊之余,还有些啼笑皆非。

  除了皇岈城的人之外,场的几个陆家护卫也忍不住轻笑起来。

  “还有我。”小丫头陆盈月不甘寂寞地叫了起来,“我可比不上两位师姐的贪心,只要给我一颗‘神王丹’,我就满足了。”

  这下子,别说是四公子,就连陆沧溟也抽了一口冷气。

  “神王丹”,传说的得道成仙之丹药。只要一颗神王丹,就能让人长生不死,修为追天,绝对是传说的传说。也不知道这小丫头是从哪听来这等上古流传的东西。

  “三位小姐,你们这是要强人所难了?”贾云空的神色冷了下来,整间屋子都透着雄浑的气势。

  “也罢!等我们毁了这座府邸,灭了陆沧溟,你们还不得乖乖地顺从?”崔无常浑身的黑暗灵元涌出,顿时让整座大殿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哼!”陆沧溟猛地起身,身体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然后磅礴如海啸,雄壮如山岳的一股骇人威压冲去,将四子出的气势全部压下。

  “幽冥卫,出来!”崔无常一声清啸,顿时三道虚无的身形慢慢从他身边显现出来。

  这三人浑身套黑色的长袍,双眸冰冷如死物,气息隐隐透着邪灵。

  “海神卫,出来!”邱澜河也同样出清啸。四个身影如水波一般大厅荡漾开来,然后显现。

  聂鸣笑:“神风卫!”

  三个身影如一道微风划过,出现了他身旁。

  贾云空:“隐空弟子!”

  四道身影凭空出现,空间顿时产生了一阵撕裂性的波动。

  十四人,分别挡他们的身前。阵阵庞大的灵元涌出,居然全部都是王主级别之上的高手。

  陆沧溟脸色一冷,对于这十多个突然出现的家伙,他之前丝毫都感应不到。他们似乎是通过一种秘法隐藏,修为不比自己高,却让自己无法窥探。

  “王主期!全部都是王主!”心震惊,这群人的实力实是太强。他虽然不怵,也足够自保甚至是击杀,但是其他人他绝对无法维护。若是他们动手,自己完全会被牵制。到时候三个丫头和陆府上下,定会惨遭劫难。

  “希望玄庭那小子不要出现。只要他能走掉,即便是这里的人都死光了,也算是为我陆家留下了一丝命脉。”心做了坏的打算,陆沧溟准备背水一战。

  双方的战意不断地提升,相对于那十多个王主期,陆沧溟的灵元显然要雄浑许多。数十年没与人交手,他的实力之恐怖,根本无人知晓。

  “凝香,你们站我身后。”他严肃地说着,手慢慢涌现出了一柄灵元汇聚的长枪,其造型与魔牙一般无二。不过颜色上却是白色。

  “王主大圆满!”下面的十四个王主期一阵惊呼。他们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强大到了这般境界。大圆满强者,自己这些人绝对不是对手。

  “隐空弟子,抓那几个女的。”贾云空扫了一眼形势,马上出了命令。他很清楚,只要有三女手,陆沧溟就会有顾忌。

  四个护卫点点头,身形一阵波动,顿时消失了原地。

  “雕虫小技,也敢本座面前放肆!”陆沧溟双目一凝,怒吼一声,手的长枪化作了白色光影,朝着自己四周的空气连点四下。

  “啵!……”四声空间震响,之前消失掉的隐空弟子顿时被他的枪芒给扫了出来。

  “一起上!”崔无常几人的示意下,十四个护卫迅速地围了上来。各自手里拿着兵器,朝陆沧溟和他身后的三女以及两大护卫涌去。

  “我们都是城主收养的,今日为城主而死,那是我们的荣耀。”陆沧溟身后的两大年护卫狂吼一声,然后猛地朝王主期的强者冲去,悍不畏死。

  “保护城主!”就这时候,门口出了一声怒吼,陆建带着数低级的护卫冲进了大厅。他身后的护卫,大多都是灵元师级别的修炼者,对比皇岈城的人,都只不过是小孩子一般。

  不过这些人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畏惧,那种敢于赴死的气势散出来,让贾云空等人都暗暗惊讶。

  “一群蝼蚁。云鹤,给我灭了他们。”贾云空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些护卫,朝着贾云鹤说道。

  “杀!”贾云鹤出一声冷厉的叫声,长剑出鞘,猛地冲进了陆建,只是一道光芒闪过,后者便已经身异处。君主面前,灵元师的确只是一盘菜而已。

  杀戮开始,陆沧溟苦苦防御着十四个王主期的进攻,丝毫不能分心。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下的这批忠诚护卫一个个倒下,睚眦欲裂,气息越来越变得疯狂。

  就城主府邸大厅激战连连,血光冲天的时候,苍玄庭却正领悟着自己的枪道。

  这五天当,苍玄庭一动不动。神色无悲无喜,心唯有枪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魔影枪法完全转化。

  依旧是没有任何招式,澳门赌博网站:不过却多出了一抹轨迹,一抹如同神来之笔的轨迹。只要轨迹一出,苍玄庭就有把握混乱一片狭窄空间。他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沿着这一条路不断地领悟下去,终有一天会成就至强修为。

  只不过,五天之后,一股来自灵魂的压迫慢慢产生。那股压力将他的空灵完全打破,让他无法再继续沿着那一缕道的气息参悟。

  嘘!呼出一口气,他略微有些失望,“我的灵魂还是太弱了。那股天道的威压面前,根本无法保持本心,一触即溃。如果再坚持片刻,或许我就能领悟第二道毁灭轨迹了。”

  “毁灭轨迹”,这是他领悟出的一种轨迹。只要按照那玄妙的轨迹出招,便能做到招招毁灭,恐怖至极。

  用了三天的时间,他只领悟出了一道轨迹。很明显,这种毁灭轨迹很难被领悟。然后再过了两天时间,另外的一道轨迹渐渐变得明朗起来,只不过他刚刚悟出一丝之后,灵魂压迫让他不得不退出。

  “纵然领悟出第二道轨迹,我也只能算是领悟了皮毛。天道,空间、时间、自然、生死、毁灭、轮回,这些都可以称呼为道。毁灭只能算是万千大道的一道,我的路还很长,天道路遥遥无期。”

  眼透着坚毅的光芒,对于天道的追求,苍玄庭变得加渴望。因为只有见识过真正的道,才能明白大道所蕴含的力量。比之境界修为,大道为庞然无边。

  身形一闪,他出现了院。只是刚出现,他便感觉到一股磅礴的能量冲天而起。那股能量冲击当,有陆沧溟熟悉的气息,也有十多道陌生的能量。

  “混蛋!”面色一冷,他的身形瞬间消失原地。

  大厅,血光四溅,尸体横躺,鲜血染红了半个厅堂。

  短短不到一刻钟,陆沧溟手下的两大护卫数身亡。陆建与一批冲进来的护卫也全部横死。一大批灵元师和两个君主期毫无幸免,全部折损皇岈城的人手。

  陆沧溟抵挡住十四人的攻击,身形巍然不动。三女他身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王主大圆满境界的强者,全力防守,就算是十多个王主期也破不开。

  “若我不死,与你们皇岈城不死不休。”陆沧溟见到自己忠心的手下全部横死,勃然大怒。手的灵元变得加狂暴,瞬间将攻上来的几个王主期震退。

  “你们该死。”冰冷的声音响起,他不想见到的事情生了。苍玄庭还是来了,而且杀意惊天。

  “玄庭,走!”陆沧溟怒吼道。

  苍玄庭漫步踏入大厅,眼眸闪现出惊人的暴虐气息,“老师,今日就让我们师徒并肩作战。将这批人,全部都打入万劫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