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09章 你瘦了
  第109章 你瘦了

  苍玄峰他的目光下,澳门赌博网站:脸上难得表露出了不好意思。不过转眼,那丝羞涩变成了威严的色彩。

  对于单家的所作所为,他的心明白不过。不过碍于自己的妻子,他始终没有去动。只要他们做的不是太过分,他也就忍了。

  可是这次苍玄庭回来,还没到家门口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实是让他无颜以对。要是这时候还如从前一般,那他就太对不起苍家了。

  “你……走!”一声叹息。苍玄峰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色,然后转眼变得无比坚决。

  单箬依还未开口说话,乍然听到自己的丈夫如此一句,浑身一颤,脸上忧伤遍布,凄然若泣。

  苍玄庭眉宇一皱,说道:“大哥,你做得有些过了。单家的人做错事,不代表嫂子也做错了。何况,他现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应该好好照顾才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将她赶出苍家。”

  “小叔,不用说了。我终究是单家的人,这些年他们仗着我苍家,确实也做过不少有损苍家利益的勾当。算起来,我是半个叛徒。就算夫君休了我,我也不怪他。”单箬依脸上流出了两道清泪,转身欲走。

  “站住!”老爷子看不下去了。

  “箬依,我老头子还没死,玄峰这小子就不能做苍家的主。今天他要是敢赶你走,那就给我滚出苍家。”

  “爷爷。”苍玄峰满脸羞愧地说道:“您说的不错,我愧对苍家,该走的是我。”

  “停!”苍玄庭忍不住了。这是什么事?一个个都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都不想想真正的主谋是谁。

  “一个都不准走。问题出单家,关你们什么事?嫂子早就已经不是单家的人,现走,置我苍家于何处?大哥,你也是。如果将嫂子赶出门,让她们孤儿寡母如何活下去?你以为单家那边,会管她们的死活么?”

  “可是。“苍玄峰还想争辩,却被苍玄庭出言阻止。

  “没什么可是。我说了,谁都不能走。嫂子以后还是苍家的人,你要是敢欺负她,就别认我这个兄弟。”此刻的他,却是完全帮着单箬依说话。一个怀孕的女人,而且怀的还是苍家直系子弟的孩子,绝对不能流落外。

  苍玄峰看了一眼满脸凄然的妻子,然后又看了看苍玄庭,叹息一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演戏是很到家,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苍玄庭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扫了眼互相交换眼神的几个长辈。

  要说他们真心想要赶单箬依走,他是绝对不信的。就算是苍玄峰,也不可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博得自己的同情,从而不对单箬依下手。

  可他是这样铁石心肠的人么?绝对不是。

  “嫂子,你先回去!”苍玄庭挥挥手,见到单箬依面色犹豫,他开口道:“放心,只要是单家不再有觊觎之心,我会放他们一条生路。”

  后者点点头,感激道:“谢谢小叔。”接着她转身走出了大厅。

  苍玄庭眼睛瞟了几眼老爷子和父亲几人,后狠狠地瞪了一眼有些汗颜的苍玄峰,道:“以后别给我耍这些没有的心眼。过不了多久,我还会回督卫营去。这个苍家,必需你来撑。”

  “嘿嘿!”苍玄峰嘿嘿一笑,不再说话。

  “咳!……”座上,老爷子咳了几声,满脸希翼地说道:“玄庭啊,你看你大哥已经有后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们苍家添砖加瓦啊?”

  “我?”苍玄庭一愣,这怎么又说道自己的身上了。自己连个媳妇都没找上,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了?

  “我可是听说,你把城主的弟子,也就是你的师姐搞到手了。怎么?还想不认?”老爷子一脸阴笑。

  苍玄庭脸上露出了一片黑线,老爷子这话,简直是为老不尊。什么叫搞到手,这用词太有**份了。

  “玄庭!”就这时候,一声惊喜的叫声门外响起。苍玄庭心一动,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出现眼。眼眸依旧是那么妩媚,绝美的脸上,透着深深的思念与未消的惆怅。

  陆青衣,这个城主的二弟子,一颗芳心早就蛮荒边缘的时候就已经被苍玄庭俘虏。这几年,思念让她神伤。

  乌黑的长,刀削般的脸庞轮廓,还有那双如同星辰般的眼眸。看着苍玄庭的脸,陆青衣心有种扑到他怀的冲动。

  脸上扬起笑意,苍玄庭旁若无人地张开双手。

  陆青衣再也无法抑制心的冲动,快步飞奔上去,扑进了他的怀,然后紧紧地抱住他的腰,将自己整个人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老爷子和苍徐山几人无声地退出了大厅,空旷的厅只留下了这对久别重逢的男女。

  当苍玄峰回到自己的院子之时,单箬依便迎了出来。

  “夫君,怎么样?”她的脸上满是担忧。她怕自己的那个小叔将怒气牵扯到自己的身上。君主强者啊,整个陆风城除了城主外,就数他强了。而且他还是城主的弟子,她想不到还有谁能违逆他的意思。

  对单家,单箬依没有什么感情。或者可以说,她痛恨单家。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单家根本没有受到其他人任何一丝关怀。相反,苍家,她却时刻洋溢亲情。

  苍玄峰督卫营历练,每个苍家人都对自己关怀备至。老爷子时常来看自己,嘘寒问暖不说,还给自己送来了两个丫鬟。后来,还将自己的父母从单家接了出来,安排了苍家。比起单家,这里像是她的家。

  “玄庭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你放心,他不会放心上的。况且你父母之前也没犯过大错,他会网开一面的。至于单家那边,只要不妄动,我想他应该不会动手。”

  “不过,他们要是还敢觊觎我苍家的产业的话,恐怕玄庭一怒,会将整个单家都抹去。”后面的一句话,苍玄峰的语气透着浓浓的杀意。一而再,再而三,谁都会失去耐心。

  “嗯。”单箬依点头,依入苍玄峰的怀,不再言语。……

  苍家大厅,陆青衣抬头细细地看着苍玄庭的面孔,似乎要把他脸上的每一根汗毛都记心里。这张脸,她要深深地刻心。

  “你瘦了。”苍玄庭带着一丝怜意,轻轻地抚摸着她绝美的脸。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这份情,他必需深刻心。

  陆青衣脸上露出一丝羞红,深情说道:“待君归来,为君盘。”

  苍玄庭:“如果我不回来了呢?”

  “那我就终生不缠髻,任红颜流逝,化作相思枯骨。”

  “那如果我不要你了呢?”他再问了一句。

  陆青衣知道他的意思,脸上没有半分变化,依旧是深情地凝实着他说道:“纵然如此,依旧青灯相伴,待君回心转意。”

  “如果我众叛亲离,甚至背叛老师,你会如何?”苍玄庭再问出了一个问题。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即便是入黄泉,我也跟着你。”

  脸上露出了笑意,苍玄庭非常满意。这个女人的话足够惊艳,有这样的情意,便是她没有这张绝世容颜,也足够自己善待她一生。

  三个如果,问出了这个女人的心。有些东西他只是随口一问,诸如背叛陆沧溟,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对于那个老师,他心是绝对的尊敬。

  搂着怀的女人,苍玄庭脸上露出了一丝轻笑。双手抚摸着她的腰肢,阵阵酸麻的感觉让陆青衣娇躯轻颤。

  “不要。”无力地依入他的怀里,嘴上虽然如此说,她却意这个胸膛。蛮荒边缘的时候,她就迷上了这个并不算宽阔,却异常温暖的胸膛。

  四目相对,苍玄庭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去,大嘴印上了那丰润的双唇,陆青衣那惊慌的眼神,舌头钻入了她的口,肆意地挑逗着香舌。

  “呜呜……”陆青衣想要推开,却没有半分的力气。他的大手已经不知不觉地覆盖住了自己胸前的饱满,那阵阵的酸麻让她无力抗拒。

  “喂!你们干什么?”就这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几年前,这个声音的主人还略显稚嫩,可是此刻,却已经是亭亭玉立,迷人万芳。站大门处的,正是陆沧溟的第三弟子,陆盈月。

  “小师妹!”陆青衣惊呼一声,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从苍玄庭的怀里挣脱,然后满脸羞红地整理起了胸前的衣襟。

  真是煞风景。苍玄庭满脸苦笑,走上前去,“小师姐,你比以前漂亮了。”

  “哼!”陆盈月娇哼一声,说道:“油嘴滑舌,小师弟,你比以前坏多了。居然敢占二姐的便宜,难道不怕我告诉老师么?”

  “不怕。”苍玄庭直接说道:“我正准备去觐见老师,一起去!”说着不由分说地拉起了陆青衣的小手,朝门外走去。

  “你。……”陆盈月被气坏了,没想到这个小师弟居然丝毫不把自己放眼里。看着他牵住陆青衣的手,眼顿时闪过了一丝嫉妒。

  “不行,我也要!”他娇呼一声,走到另外一边,直接拉住了苍玄庭的另外一只手,然后任他如何甩,都坚决不放。

  城主府,陆沧溟与苍玄庭相对而坐。前者的身边站着两个毕恭毕敬的年男人,修为都君主期。

  陆凝香此刻也站他的身后,面纱已经取下,一张不逊色于陆青衣的绝色脸庞出现苍玄庭的眼。

  她的容貌,比起陆青衣还要优胜几分。不是说漂亮,而是耐看。第一眼可能觉得不相上下,只不过越看下去,那种气质和淡雅就会让人不知不觉地沉迷。

  苍玄庭看了几眼之后便收回了目光,虽然她的容貌倾国倾城,气质是如仙女般飘渺清灵,但是却波动不了自己的心境。

  陆凝香身后,陆青衣和陆盈月俏生生地看着他,后者朝他眨了眨眼,满脸地俏皮。至于前者,则是一副担忧之色。

  “老师!”他恭敬地朝陆沧溟行礼。

  陆沧溟脸上布满了威严,双眸带着丝丝压抑气势包裹着苍玄庭,凝视许久之后,终于收回目光。满意地点点头,说道:“玄庭,你的资质是我见过好的人。身具毁灭之元,修行一日千里,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这个大陆的佼佼者。”

  “多谢老师赞誉。”苍玄庭微微松了一口气。刚才,他感觉自己像是剥光了衣服一般,感觉一切都被老师看光了。那种庞大的压力下,他觉得自己如同孩童一样弱小。

  如他所说,陆沧溟的修为的确要超出刑墨天几人无数。仅仅是气势,他感觉都要比当日突袭督卫城的那个血卫青年还要强。那人是王主期,那毫无疑问,陆沧溟绝对是王主后期的强者,甚至是高。

  “现,你可以说说督卫营到底生了什么。”陆沧溟神色淡然地说道。眸子里闪烁着光芒,似乎是了然于心。

  “老师,督卫营的确生了一些事。”苍玄庭说着,将佣兵工会与督卫营之间的大战说了出来,一个细节都没有放过。

  “林泽义。”听完他的叙说后,陆沧溟眼透着凌厉的光芒,杀意若隐若现,身边的几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