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92章 兽潮来袭
  第92章 兽潮来袭

  秦莫苦苦一笑,澳门赌博网站:看了看玉莹之后,低下头没有说话。他心里真的很是一番苦涩。因为,男营当,三届之内就没有一个突破君主巅峰的。三届以上的人倒不是没有,外围的两万座岗哨要塞,就有不下十人达到了这个境界。不过,那都是经过二十多年磨砺的老人。

  “四姐,我看你是下了大本钱?”老李朝歌笑着说道。

  “要你管?”玉莹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朝歌,让后者顿时有些语憋。

  正如李朝歌所说,培养出一个君主巅峰,需要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庞大的财力购买丹药,然后投入人力和物力来助其修炼,这些可都不是轻易能够做到的。

  “外围有几座岗哨遭到妖兽围攻?”刑墨天抬头看向下方的年男子,语气威严地说道。

  “督军大人,一共是三十座,其伤亡较大的有二十七座。其它的两多座哨所都遭受着不同程的攻击。”那人恭敬地说道。

  “女营抽调两千人,支援一座哨所。另外的两十座,你直接从营地征召人员过去,务必不能让一头妖兽闯过我们的防线。”刑墨天沉声说道。

  “是!”那人恭敬地点头,然后领着一队人离开了大殿。

  玉莹轻咳一声,朝着女营的那队人说道:“紫灵,按照刑督军的话去做!记住,让下面的丫头们都注意安全,我可不希望到时候帮他们收尸。”

  “得令!”那叫做紫灵的女子满脸英气,眼眸带着兴奋,倒是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气势。

  两队人马都离开了大殿,整个空旷的大殿就只剩下刑墨天七兄妹。

  “二哥,目前的形势有些吃紧,我们是不是先和佣兵工会的人谈谈?”老三潘千辰出口问道。

  算上老大陆沧溟内,他们兄妹七人当,潘千辰的心性是富心计的一个。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是算无遗漏,是个智囊级别的人物。

  “不用了。”刑墨天挥了挥手,说道:“我们大家都很清楚,如果那林泽义真的已经突破到了王主境界的话,那这个督卫城就是他的天下了。凭借着绝对的实力,他有改朝换代的能力。我们,阻止不了。”

  刑墨天的脸上带着担忧,若是将大哥一手给凝聚起来的督卫营败掉,他即便是死也愧对那个男人。

  “大哥,你说功绩殿里的那位大人会不会插手管这件事。我的意思是,我们邀请他帮我们镇住林泽义,让他不敢乱动。”潘千辰提议道。

  刑墨天点点头,“可以一试,不过希望应该不大。那位大人,掌管的是生死五煞关,虽然他的实力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但我想他应该不会来管我们这些闲事。除非这三年之期内生一场大的争斗,否则他不会插手。”

  “这个就可以了。”潘千辰淡然一笑,说道:“只要他插手了,林泽义定然不敢太过放肆。别忘了,那位大人始终是我们这边的人,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不错,他是里面的人,与我们算是同流,目的也是为了守护大陆,他绝对不会看着我们督卫营被佣兵工会灭掉。”玉莹眼波流转,点头附和道。

  刑墨天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就试试!不管成不成,对我们来说不会有比死大的坏处了。”

  人点了点头,然后各自离开。他们之间有种默契,各自去布置应该布置的东西。无论做什么,他们都能够第一时间领会对方眼的意思。

  佣兵工会的大殿,林泽义和林泽飞兄弟正满脸笑意地交谈着。相比于紧张的督卫营,他们兄弟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放心上。

  林泽义,一个突破了王主的强者,整个督卫城就近乎是无敌般的存。刑墨天兄妹,他根本没放眼里。所以,佣兵工会上下也没有一人紧张。因为这群暴徒的眼,老会长就是无敌的。

  “大哥,离五煞关开关还有一年,这一年我都有些等不及了。”林泽飞拿起桌上的酒杯,朝着林泽义扬手说道。

  “呵呵!”微微一笑,林泽义干枯的脸上带着一抹厉色道:“刑墨天他们个,我倒是不放眼里。可是那个人,我却不得不重视。你派去陆风城的人有没有送消息回来?”

  林泽飞点了点头:“大哥,那人一般都呆自己的府邸之,不轻易露面。不过一年多前的时候,好像是督卫营那边把两个丫头给送了回去了。”

  “什么!”林泽义神情一怒,说道:“怎么不拦下来?”

  随即,他的眉宇又是一皱,说道:“怎么会有两个丫头?前些前,不是只来了一个丫头么?”

  林泽飞:“这个我也不清楚。大哥,你知道,女营那边我们插不进人手。以前埋进去的暗桩,也都被玉莹那个臭女人给除掉了,至今我们都没能安插人进去。”

  “哼!”林泽义冷哼一声,“等着!等到我将刑墨天等人都灭掉之后,就把那臭女人给抓来,用她来逼迫那个人。”

  林泽飞也是一脸阴狠地点了点头。

  “对了,消息有没有说那人突破了没有。我只怕这些年,他也突破到了王主,那样就麻烦了。”

  摇了摇头,林泽飞回到:“这个不能确定。因为这几十年,那人始终都没有出过手。所以我们的人根本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突破了。”就这时,他恍然想起一事,便再次说道:“哦!还有一点,消息说那人刚刚收了一个徒弟,同是陆风城的人。现,那个少年已经督卫营里面。”

  “让人查查,那小子现何处。如果可以,暗除掉!和他有关系的人,也一并都除掉。只要是和那人有一点点瓜葛的,我都要他们死。”林泽义一脸阴沉,显然他与陆沧溟之间有着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恨。

  “听说,现里面的兽潮不断?”林泽义想起了兽潮,脸上顿时带着担忧。不论他属于什么势力,终究是不希望人类的领土被妖兽践踏。何况,他的头顶还有一个使命压着他,让他不敢任意妄为。

  “嗯。昨天传来消息,三多座岗哨告急。督卫营那边已经派人过去,连女营那边都抽调了两千人。”林泽飞回到。

  眼闪过一道狠戾,林泽义抬头说道:“吩咐下去,叫蛮荒里面的那些高级佣兵都量地给我杀。不要留手,乘这个机会,拿下他们的哨所。”

  利益的诱惑,驱使林泽义迷失了方向。当他回醒的时候,定然会为自己今日所下的命令而后悔。

  督卫营掌管的蛮荒两万座岗哨,靠近东部边缘的一座高墙前,一道黑色的身形正冷冷地扫视着下方的兽群。

  高墙之下的另一面,蛮荒的妖兽成群结队向高墙冲来,巨大的冲击力与撞击声引起了阵阵巨响与地动山摇。

  站高墙上的青年,眉宇皱起,脸上有化解不开的忧愁。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苍玄庭的大哥,苍玄峰。

  从陆风城过来这里,差不多已经过了整整三年。这三年当,苍玄峰也真正地成长了起来。此时,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品灵元师的境界,两年多的蛮荒驻守,让他突破了整整四个等阶,这样的进境督卫营虽然算不上顶尖,可绝对是少有的。

  浓眉大眼,面容充满了阳刚,苍玄峰整个人的气势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头野兽,一头随时能张开獠牙撕人的野兽。

  不知不觉,他出了一声叹息。回头看了眼跟自己身后的十几人,眼带着一丝丝不舍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要离开了。

  三年之期已到,他该走了。

  虽然他很想留下来,可是万事总有无奈。陆风城的苍家,一直是老爷子苦苦地撑着。如果自己不回去,实不放心。而且,除了老爷子,他还有父亲,还有婚燕尔就被留家的妻子,思念齐至,导致他加迫切地想要回家。

  “苍大哥,真的决定走了吗?”一个青年走上前来,眼神带着不舍。

  苍玄峰,有着自己的小队,这队人就是他身后的十多人。十几个人,全部都是与他一届来的人。那一届人,一千多人到达督卫营,到现活着的还不到一半,这里的残酷让他们的所有人都活得非常艰辛。

  幸好,苍玄峰带着自己的队伍挺过来了。

  他的这队人,实力普遍都达到了四品灵元师的境界,应对眼下的小兽潮应该不话下。所以,他准备离开了。

  “好了,都提起精神来。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任何一头畜生闯过我们的哨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7002哨所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苍玄峰拍了拍这群兄弟的肩膀,眼眶有些微微的红润。

  7002,这就是这个哨所的编号。督卫营两万哨所,每一座都有它的编号。数字编号正是简单易记的称呼。

  两万座岗哨,7002的战绩非常地优异。不但阻止了数十波小兽潮的攻击,而且还主动出击猎杀妖兽,到现他们7002岗哨的十七个队员,每一人的功绩点都达到了数万。通过猎杀妖兽来赚取功绩,几乎每个人都猎杀了不下数头。

  “苍大哥,我送你。”见苍玄峰去意已决,一个青年面带泪光走了过来。此一去,很可能就永无再见之日。这群生死兄弟,此刻正是真情流露。

  “不用了。”苍玄峰别过头,将眼眶的泪水巧妙地拭去,然后强装起肃容,说道:“下面兽潮为患,你们的任务就是驻守。我一个人走,又不会迷路。”

  “老大……”

  边上几人刚想说话,他连忙挥手,说道:“做你们该做的,我走了。”说完,苍玄峰便头也不回地跃下了高墙,朝着督卫城方向狂奔。

  泪水从脸颊流下,他忍不住叹道:“娘的,这群家伙就是这里骗老子的眼泪,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要搞得这么伤感。”

  虽然嘴上这样说,其实他心很清楚。或许,这真的是生离死别。这片凶险的区域,生死不是两重天,而只是一线之差。

  三月之后,督卫城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人入营,鲜的血液又开始注入迫切需要人才的督卫营。

  一队队狼狈的少年开始进入城,直到活着的人都差不多到齐之后,一届的人擂台比赛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