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91章 山雨欲来
  第91章 山雨欲来

  仅仅是看了一眼,苍玄庭就感觉到了一股来自于灵魂的压抑。一个幻影,给他的感觉就是无山峰一般,让他仰望而不可及。

  “这位大人,小子想闯上一闯。”犹豫了片刻,苍玄庭躬身地朝着那道红色的幻影说道。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那红色的幻影虽,可是却慢慢地消散。直到它快要彻底消失的时候,声音再响起。

  “捏碎幻红珠即可出关。”这句话后,红色的光芒便彻底地消散。

  苍玄庭扫了眼四周的空间,现那暗黄色慢慢地开始变化了起来,转眼之间,黄色消散。当他抓起桌子上面的两个玉瓶之后,整个空间又再变幻,之前所的贫瘠荒地再出现眼前。

  就他的脚刚落地,还来不及观看四周的时候,危险气息顿时笼罩了他全身。几乎是瞬间,他脚下踏出了宫步,影身法幻化双影,幻影彻底地脱离了危机,然后幻影转化成了本尊。

  回头,双眼死死地盯着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只见金攀手里提着战刀,惊异地看向了自己。

  苍玄庭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偷袭完佣兵工会的人还不到几个时辰,自己的报应就来得这么快。要不是他反应快,恐怕此时已经身异处了。

  低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金攀的脚下,只见一具尸体正静静地躺着。从衣着上看,苍玄庭知道了他的身份。腾龙城,腾远。他想不到,自己这半个朋友居然会这个时候横死。

  “你该死!”神色瞬间变得森冷,苍玄庭抬头,眼射出了两道寒芒。

  “算你走运。”金攀冷冷一笑,毫不犹豫地捏碎了事先就抓手里的幻红珠,身形彻底消失了这个空间。

  苍玄庭眉宇微皱,他没有想到,这个金攀居然这么干脆就离开了这里。看来要想杀他,就必需要等到出去的时候了。不过,这个家伙虽然走了,也不知道另外一个有没有出来?

  “呼!……”就他打算怎么去对付佣兵工会的另外一人的时候,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接着丁星豪和一众督卫营的人数都出现了。

  “腾远!”当庞天宁等人看到尸体之后,都忍不住上前沉痛地叫道。

  “是谁?”神色变得阴沉无比,庞天宁站起身来,朝苍玄庭开口问道。这个问题也将丁星豪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他们眼有些怀疑,还有些不确定。

  苍玄庭无奈苦笑一声,他知道这些人想什么。得到了闯关奖励,然后杀人夺宝。理由无非如此。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面不改色地说道:“佣兵工会,金攀。我出来的时候,差点被他偷袭成功。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捏碎了幻红珠,离开了这里。”

  丁星豪几人神色各异,他们互相看了几眼,然后沉默了下来。所有的辩解都是苍白的,现只要等所有人出来,一切就都明了了。

  等了大概两个时辰之后,没有一人出现。此刻,他们也已经开始相信了苍玄庭的话。毫无疑问,佣兵工会的那些人已经全部离开。这里,就剩下他们一帮人了。

  苍玄庭微微一叹,他本来还想另外的两人身上为腾远讨回一点债,没想到这些家伙早就走了。看来那金攀留下的目的就是偷袭一两个人而已。

  “玄庭老弟,实是对不住。”庞天宁有些苦着脸,上前说道:“不是我不信任你,只不过事关大家的安危,我不得不这么做。”

  苍玄庭淡漠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他把视线转向了邓血离,场所有人都眼神表示过怀疑,唯有这个家伙始终没有露出丝毫的疑色。他脚步一动,走上前去。

  “你不怀疑我么?”苍玄庭朝着邓血离微笑道。

  后者脸上依旧是那副冰山脸,他对上了苍玄庭的目光,说道:“怀疑你做什么?腾远身上的伤口明显是战刀造成的,你的兵器是长枪,没什么值得怀疑的。”

  邓血离的心比较细,而且观察力也很强。看到腾远的尸体的时候,他先想到的就是观察他是怎么死的,而不是去怀疑别人。

  淡淡一笑,苍玄庭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前方走去。身后的那些人,无论是庞天宁还是丁星豪几人,他都不会再去理会。没有信任,怎么可能成为朋友?而且,现的他们还是一个战场上的战友,这样的怀疑足够致命,他可不愿意将自己的后背交到怀疑自己的人的手。

  庞天宁苦涩一笑,心暗骂自己的猜忌。苍玄庭的为人他很清楚,看来以后想要搞好关系只怕会很难了。

  无奈地一叹,他转头朝着邓血离和董叶说道:“我准备离开了,你们两个呢?”

  督卫营进来了五个人,腾远已经被杀,而苍玄庭则是一往无前地走向了远处的森林,那么就是说只剩下他们三个了。庞天宁知道自己的实力,妖兽关的时候都已经很勉强,这兽王关就加不用说了,所以他准备退出。

  “我也走!”董叶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我不走。”邓血离看了看远处的那道背影,心的信念被激出来,他大步地朝前走去。

  庞天宁和董叶二人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身和丁星豪五人告别。接着两人先后捏碎了幻红珠,身形消失了这个空间。

  “星豪,我们要不要跟上去?”战天虹看着苍玄庭和邓血离的背影说道。

  摇摇头,丁星豪说道:“还是算了!我想那小子,现根本不想搭理我们。不过这家伙也的确有些难伺候,怀疑一下都不可以,简直就是一只刺猬。”

  另外四人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动,纷纷来到了半空,朝着远方的森林飞去。庞天宁和董叶放弃,并不代表他们五个君主修为的也会放弃。前两关的奖励如此丰厚,自信的他们又怎么能抵挡住诱惑呢?

  只不过,丁星豪五人不知道的是,这次是真正走上了绝路。或许,他们能活下来的人只有一个,或者是伤亡殆。

  苍玄庭抬头看了看超越自己的五人,嘴角露出了一丝淡笑。转过头,他看向了离自己不远的邓血离。

  “结伴如何?”他开口说道。

  邓血离难得一见地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正有此意。”

  一前一后,二人朝着远处的森林走去。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站了森林的边缘处,脸上都带着一股凝重。

  这片森林并不幽暗,澳门赌博网站:相反显得山清水秀,郁郁葱葱。不过,它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庞大的凶煞气息,让人心寒。

  “看来前面的路并不好走。”苍玄庭眼闪烁着精芒,看向邓血离说道。

  “不闯一闯,怎么知道不好走?玄庭老弟,走!”后者说了一句,当先朝森林内部走去。

  苍玄庭笑了笑,抬脚跟了上去。踏入森林边缘的那一刻,灵魂一震,庞大的灵识就往四周散了出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多的时间便如眨眼般匆匆流逝。督卫城,所有的行人和商家的脸上都带着浓浓的恐慌。行人匆匆,商家忧心重重,不为其它,正是为了督卫城两大巨头之间不断的暗斗。

  自从双方将各自的精英送入了生死五煞关之后,两年左右偶的时间里,以刑墨天为的督卫营和以林泽义为的佣兵工会双生了不止一次争斗。虽然说不上规模庞大的群战,但是三天一口角,五天一冲突,死亡人数不断地上升。

  督卫城的东南部边缘处,有一座大殿矗立此。这里,便是督卫营的核心所,督卫殿。

  整个督卫殿没有半点奢华,除了高大的气势有些惊人之外,也就门口犹如战神般的两座雕像能够让人生出震撼的心理。

  督卫殿内部的空间很大,方圆几里的空间,几乎能够容下万人。

  此刻,大殿上方的主座上,刑墨天正表情凝重地坐着。他身边,左右各有三张椅子,上面坐着他的结拜兄妹秦莫、玉莹等人。

  让人惊异的是,刑墨天的位置并不是高的。他的身后,还有一张宽大的玉雕龙椅。

  一般人不知道这张椅子的主人是谁。这个大殿,也只有他们兄妹七人知道这张椅子的主人。除了他们的大哥,那个他们眼里无敌的男人,只有他才有资格坐这个位置。

  堂下,两队人马正攻击地站着。左边一队人,大概有二十多人,清一色都是男人。而右边恰恰相反,人数差不多,却都是女子。

  刑墨天坐上面,眉宇皱起,脸上有着化解不开的忧愁。

  “督军大人,两万护城岗哨有三多座告急,兽潮为患,我们要不要主动出击?”下方站前面的一个年开口问道。

  “督军大人,女营请战。”那队女子的第一人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

  一边是告急,而另一边却是请战,这场面让之前告急那个年有些羞赧。他看了一眼女子,撇了撇嘴没有做声。

  “四妹,女营的战力如何了?”刑墨天朝边上的玉莹问道。

  女营,督卫营特殊的存。女营之不准任何无关人进入,就连刑墨天也被拒外。一切的事宜,都是由玉莹一手掌控的。所以,就连刑墨天也不知道女营的战力到底如何。

  玉莹一双眸子淡淡地扫了一眼下方的那个年男子,然后再看了看属于女营的那队人,嘴角露出一丝骄傲,说道:“二哥,女营现共有千人,其三届以上的老人有三千,还有三千便是今年的人。”

  刑墨天点了点头,他当然清楚这个“届”的含义。所谓届,就是三年一届的选拔。三届以上,就等于说那三千人都督卫营守卫了十多年以上。

  他想了想,沉声问道:“实力提升得如何?”

  “三千老人,修为低的都八品灵元师境界。有人突破了君主,君主前期三人左右,期两多人,后期十一人,巅峰两人。”

  “至于三千人,战力还比较弱。低的,都还只是灵气境界,连灵元都没有转化。”

  刑墨天听完玉莹的话,眼惊异地看了她一眼。别的他倒是不奇怪,不过单单是两个君主巅峰就有些让他吃惊了。要知道,秦莫也才只不过是君主后期而已,没想到这丫头搞出来的属下,都已经超越了自己小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