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87章 友情的感觉
  第87章 友情的感觉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黑大看了眼边上的黑二,然后转头说道:“我们的记忆里,没有人类使用进化流萤这一段。人类与我们本是天敌,人兽之间连年征战,所以族里的先辈们对人类的敌意很大,也不可能传承下来人类的信息。”

  “天敌?”苍玄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这我倒是不敢苟同。”

  “其实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兽,都是逆天修行。说白了,两者根本没有什么分别可言。作为人类的一员,我想说人类也可能是从兽类进化而来,我们的先祖也是从生命的起源开始来慢慢褪化。与妖兽相比,只不过就是人类这一步上走得早了一些。”

  “生命没有什么区别,无论是人还是妖兽,都有心跳,都有感情。我们逆天修行,追求的是天道,是长生。天道无情,面对着逆天的道路,两者都是万难之后还是万难地披荆斩棘,一路磨难。既是这样,何苦争斗不休呢?”

  黑大兄弟对视一眼,然后挠了挠头,懊恼地摇头。这个道理,明显他们都不懂。

  苍玄庭微微苦笑,他明白兽类的思想其实很简单。只要人类不去进犯他们,他们也不会故意来践踏人类的领土。说到底,这都是人类对妖兽一族的狩猎导致的。

  不过随即一想,无论是哪个世界,这都是免不了的。人类的野心黑贪婪,倒是争杀不断。何况这里是乱世,是以修行为主的世界,这样的争杀也必定少不了。

  “我怎么变成了圣人了。”苍玄庭甩了甩脑袋,刚才刹那间生出的慈悲心被远远地抛弃。仁慈,这玩意儿可不是他该有的。

  “好了,你们兄弟就暂时留这里!至于进化与否,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手里还有几颗进化流萤,不过现还不能给你们。等你们进化之后,再说!”苍玄庭朝着黑大兄弟说道。

  “你不收我们为奴么?”听到苍玄庭要走,黑大有些吃惊。他的想法,这个小子一定会将精血融入自己的眉心,让自己认他为主,从而使唤自己做任何事。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不屑一顾。

  “没那个必要。”苍玄庭笑了笑,说道:“那样的话,我们之间就变质了。怎么说你们兄弟都是属于蛮荒的高等族群,以你们的等阶,我想这对于你们来说就是耻辱。我从来不强求,要是你们愿意帮我,那就帮我。要是不愿意,大可以一走了之。”

  现,苍玄庭倒是不急了。手里握着进化流萤,他不怕这对兄弟跑了。妖兽比人类还要信奉丛林法则,能让他们变强,这两个家伙巴不得跟着自己。而他,要的就是这两个家伙真心地臣服。虽然说暂时还不可能,但是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谢谢!”黑二激动地说道:“小子,你是我出生以来,除了母亲和大哥之外对我好的人。放心,就算你是人类,我今后也跟定你了。”

  “又来了。”苍玄庭摇头苦笑,这个黑二,搞得真像是怨妇一般。

  “老二说的不错。小子,我们以后就跟着你了。你不知道进化流萤对于我们妖兽一族的含义有多高,有这东西手,恐怕整个族群都会争着来跟随你。”黑大也笑着说道。

  “别!”苍玄庭连忙挥手阻止,说道:“万兽朝拜,我可担当不起。”

  嘴上这么说,苍玄庭心却是暗想。若是有朝一日真的有应付不了的敌人,那来一个万兽来潮也不错。不过,前提就是他有足够的进化流萤。否则,这群家伙虽然笨了一些,却也不是那么容易耍的。

  “好了,我要先出去了。你们留这里,等我闯过了关卡,自然会放你们出去。”苍玄庭说着,身形顿时消失重空间。

  黑大兄弟怔怔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找了一个地方,摆弄起了手的进化流萤。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激动,似乎已经忍不住想要开始吞食进化。……

  督卫城的功绩殿,老人本趴柜台上假寐。忽然,他若有所动地抬头看了一眼那道幽深的侧门,然后闭上双眼。

  许久之后,老人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了气笑,喃喃道:“这小子,居然将我的两头黑猿小崽子给弄走了,真是找打。”说了一句后,老人继续闭上双眼假寐。

  苍玄庭的身形出现了峡谷之,他扫了一眼四周之后,迅速地朝远处奔去。用了大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来到了峡谷的头。

  与乱流关一样,这个峡谷的头处也有一个刻画着诡异符的圆台。他顿了顿,直接踏上了圆台,然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形消失圆台心。

  双脚踩到地面,苍玄庭突然觉得一片模糊,然后空间变换,此刻他已经站了一片荒瘠的平原上。

  周身数十里外都是一片青绿,唯有脚下这片土地是荒瘠,黄沙漫漫,迎风而舞。那风沙掀起了一片黄色,吹得他睁不开眼睛。

  “嗯?”还没等苍玄庭看仔细周边的环境,身边几米之外传来一阵空间波动,接着一道狼狈的身影突允地出现那里。

  “庞天宁!”看到满身伤痕,嘴角挂着大片血迹,浑身散着腥臭的少年,苍玄庭忍不住惊呼一声。

  “谁?”庞天宁刚通过空间转换,骤然听到有人叫自己,顿时心惊。不过当他看到几米外站着的苍玄庭之后,脸上的凝重瞬间散去,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神态。

  “玄庭老弟,没想到你已经过来了。”他语气带着惊喜地说道。

  妖兽关处处凶险,庞天宁数十次几乎葬身妖兽的獠牙。差不多三个月的逃跑,让他疲惫不堪,几乎崩溃。如今安全之后,是不堪地软倒地。

  苍玄庭听到庞天宁的叫声,点头一笑。可没想到,这家伙刚叫了自己一声,然却已经软倒了下去。

  心里一惊,他走上前去,细细地观察了一番。让他气愤的是,这小子居然是呼吸均匀地睡起了觉。

  摇头失笑,他给庞天宁的体内输入了一道精纯的灵元,然后便盘膝下来,等待着后者的苏醒。

  时间流逝,两个时辰之后,苍玄庭眉宇一皱,瞬间睁开双眼,手握魔牙,冷冷地看着自己后方一片的空间波动。

  有过庞天宁过来的经验,他明显那里会有人出现。从妖兽关闯过的人,下一刻就会站那片土地上。是敌是友还不知道,不过他已经蓄起了毁灭之元,准备一击即杀。

  “啵!啵!”两道身影出现,苍玄庭顿时一惊,瞬间止住了身形。

  若是一个人,他倒是有信心对方没有准备之前给予致命一击。不过两个人的话,那就有些难了。即便能重创一个,剩下的一个也能对他展开攻势。

  无论是督卫营的人,还是佣兵工会的人,他进来之前都清楚他们的修为。除了庞天宁和自己等人这批人之外,督卫营一共派出了五个实力达到君主级别的青年。而那佣兵工会一方,差不多也有四个君主,一个七品灵元师。无论是哪方人,他现都不相信。所以,谨慎防备是少不了的。

  下一刻,他看清楚了刚出现的两人的容貌,脸上的凝重散去,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这两人都是督卫营的人。其一个,正是腾远。而另外一个,则是叫做战天虹的君主级别的青年。

  朝腾远和那青年点了点头,苍玄庭往后退了几步。

  腾远二人同样朝他点头,然后扫了一眼四周,将视线停留了地上的庞天宁身上。

  “老庞怎么了?”腾远脸色一变,有些焦急地说道。

  苍玄庭苦笑一声,说道:“你自己去看!这小子,仗着我给他护法,居然这里睡了起来。”

  腾远上前观察了一番,也是嗤笑一声。然后他便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物。与庞天宁差不多,此刻他的身上也是满身腥臭,外带着一身的血痂。妖兽关的确是凶险,不过幸好他闯过来了。

  苍玄庭静静地看着两人整理衣物,脸上却浮出了一丝凝重。若他猜得不错的话,不久之后,这里应该会生一场大战。一场督卫营的人和佣兵工会人之间的杀戮。

  佣兵工会和督卫营从来都是你死我活,这点毫无争议。目前看来,倒是自己等人占了优势,至少比佣兵工会的五人先到一步。

  “这位大哥,还有腾远,你们别忙着整理,我有事要与你们说。”苍玄庭皱着眉头朝二人说道。

  “呵呵,小兄弟叫我战天虹,或者是天虹便可。这大哥,我可担当不起。”战天虹是督卫营的精英人物,自然从某些渠道得知了苍玄庭和秦莫副督军的关系不浅,他已经有讨好这家伙的准备。

  “那好。”苍玄庭毫不做作地点头,说道:“天虹,腾远,目前我们还占着优势,先说说怎么对付佣兵工会的那五人。”

  战天虹先是一愣,然后眼闪过两道光芒,说道:“玄庭老弟,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就这里狙杀佣兵工会的人?”

  “嗯。”苍玄庭点头。

  战天虹皱着眉头,然后看了看边上的腾远和正酣睡的庞天宁,说道:“这也不是不行。不过,偷袭一事好还是由我来做。你们的修为太低,我怕到时候他们的反击会非常凶悍,你们可能应对不及。”

  苍玄庭摇了摇头,说道:“我就不用了,至于腾远他们两个,倒是应该站远一些。虽然灵元师与君主级别是一道鸿沟,不过我却不这么看。相反,我倒是非常期待与君主级别的强者一战。”

  战天虹脸上露出了惊异,他看着苍玄庭自信的面容,心暗想:这个家伙,凭什么来对抗君主。要知道,君主级别不止是灵元强,重要的是境界和秘法的领悟也同样强悍。一个君主,即便同时面对是个品灵元师,也能轻松地将他们诛杀。何况,他只是一个七品灵元师而已。

  “这可不行,偷袭佣兵工会的人,怎么能少得了我呢?”腾远笑了笑,走上前来说道。虽然他是品灵元师,比苍玄庭都还要低了一个境界,不过少年人的悍不畏死和一身傲气可不允许他退缩。

  “还有我。”一道声音响起,庞天宁也悠悠地醒来。他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两个多时辰的睡眠,将他原本的精神紧张都缓解了开来。此刻,他已经恢复到了那个吊儿郎当,任何事都不放心上的浪荡公子模样。

  他意犹未地呼吸了一口空气,叹道:“活着真好。”说完,朝着苍玄庭三人走了过来,一边还说道:“玄庭老弟,说句实话,我第一次见到你出手还是初入蛮荒的时候。这一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我可要好好地看看你真正的实力。”

  庞天宁记得很清楚,当时陆风城同来的黄家兄弟丹药的作用下,修为大涨,一直到了四品灵元师的境界。可是苍玄庭的手下,他们依旧是横死。他真的很想知道,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磨练,苍玄庭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苍玄庭微微一笑,心泛起一丝暖意。说实话,这辈子他只有一个大哥,连朋友都没有。不过,这庞天宁,也算得上是半个朋友了。友情的感觉,第一次涌动他心头。

  “老庞,我的实力你很快就能看到了。”苍玄庭淡笑一声,朝腾远和他说道:“既然你们两个真要与我们并肩作战,我也不拦你们。不过,保住小命才是第一,千万要小心了。”

  对自己好的人,苍玄庭也会对他好。无疑,庞天宁是他的半个朋友,那么他当然会较为关心。而腾远,也是朝着他心里的朋友地位走,他也不希望这两人有什么意外。

  “放心!我妖兽关的时候,一路都是逃过来的。别的不说,逃命我还是有些把握的。”庞天宁咧嘴笑道。

  “哈哈!不错,我也是一路跑过来的。逃命,可是我的拿手好戏。”腾远豪放地笑了起来,丝毫不把落荒而逃当成丢人的事。

  微微一笑,澳门赌博网站:苍玄庭点头道:“待会儿看准了再动手,要是伤到了自己兄弟可就不好了。”

  三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神色肃穆地注意着四周的空间,一旦周边有空间波动,他们的杀招就会第一时间送上。

  豆大的汗珠慢慢从额头滑落,四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短短的小半个时辰,他们的身体丝毫没用任何动作,感知释放出去,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这样的情况下,说不紧张是假的。无论是心性沉稳的苍玄庭,还是修为达到君主的战天虹,他们的心都紧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