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9章 督卫七雄
  第69章 督卫七雄

  “二哥,他才不是老家伙。”玉莹娇嗔一声,说道:“你再将他叫老,你让我如何自处?他本就心存别人,若是因为这个让他再生犹豫,那我就没机会了。”

  “哈哈!”刑墨天放声大笑,说道:“四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心一意地等着他啊!我看你这么照顾他的女儿和弟子,恐怕也是为了接近他?”

  “是又如何?反正我这一生,就只认定了他。别的男人,包括你内,我都不屑。”玉莹毫不客气地说道。

  他们口的他,正是当年名动天下的陆沧溟。曾经的督卫营第一人,沧溟督军。

  “呃!”堂堂督军刑狂人神色一滞,苦笑道:“我说四妹,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你看,小金和小云都还呢!”

  刑墨天指了指一片呆滞的金雄和云楚旗等七人,他的眼里,这些都是小孩子。

  “不跟你废话。”玉莹脸色微红,说道:“记住了,他的弟子身份特殊,而且身上也有些古怪。十五岁的年纪,已经是品左右的境界。你要注意,千万要护着他。不然,我跟你没完。”

  “你这是爱屋及乌。”刑墨天笑着点点头。

  “呼!……”就这时候,几声风响传起,院子里又多出了四道身影。

  “二哥。”

  “四妹。”

  “四姐。”

  出现的是四个青年模样的男子,他们一一对刑墨天和玉莹叫道。这几人外表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不过究竟活了多少岁月,怕是不会七八十年之下。一旦冲到君主境界,保持容貌,活个两三年根本不成问题。

  而且,一旦突破了君主,达到强的“灵元王主”的境界,他们的寿元又会成倍地增加。只要修为不断突破,长生不是梦想。

  “四姐,你可真是伤透了我们几个的心。”一个皮肤白皙,双眼炯炯有神的青年朝着玉莹苦笑道。

  “怎么,都听到了?”玉莹毫不意地说道:“听到也没什么,反正我的心意是不会改的,你们几个死了这条心。”

  被她一说,四个青年的三个都是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这三人,心都是喜欢玉莹无疑。只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就是人生的无奈。

  四十年前,督卫七雄。闻名整个督卫城,七兄妹联手,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三十年前,七雄的老大由于妻子重伤而逝,带着尚襁褓之的女儿悄然而退。七雄也从此散去,另外人隐没于督卫城,一心对抗兽潮,很少再现世。

  他们的老大,自然就是曾经的第一人,陆沧溟。

  老二,刑墨天。

  老三,潘千辰。

  老四,玉莹。

  老五,沙晋。

  老,李朝歌。

  老七,秦莫。

  七人,曾经是督卫城至高的存。他们七兄弟的一句话,没人敢违逆。就算是督卫之的几个长老,或者是佣兵工会的几个创始人后裔,都不敢有任何的反对。这一切,都是他们有着一个神一样存的大哥。别说是一个督卫营,就算是加恐怖的血卫营,也少有人能与后者交锋。

  “对了二哥,我那天听老七说,他找到了一个可以过天穹五煞关的人。”老李朝歌忽然说道。

  “真的?”刑墨天脸上一喜,说道:“人哪里?”

  天穹五煞关的恐怖,他们七兄弟清楚不过。里面凶险无数,随时都会亡命其。他们都曾经进入其,每一个都是满身伤痕之后才退出来。但是除了老大陆沧溟之外,没人一人能过连过五关。他们之强的刑墨天,也只是过了四关就无奈退出。不过,只要是能闯天穹五煞关,便有天大的际遇赠予。无论能否过全关,都会有惊人的回报。

  “我不知道。小七说这小子的修为古怪得很,一下子一品,一下子又是品,不断地波动,根本看不出修为。不过,这小子身上的凶煞气势非常地浓郁,心智也是坚定得很。是一个好苗子。”李朝歌说道。

  玉莹听到这话,顿时一动,说道:“我想,我应该知道那小家伙是谁了。”

  “玉莹,你的意思、、”刑墨天脸上狂动,看到玉莹点头之后,心是激动无比。

  “四姐,你该不会是说,那个小子就是他的弟子?”一个青年走上前,神色惊异地问道。

  “应该错不了。”玉莹说道:“那小子我见过,是有些古怪。”

  “金雄,把那小子给我找来,我现就要见见他。”刑墨天猛地回头,朝着金雄命令道。

  金雄一愣,本还以为把苍玄庭的身份当做是秘密。可他万万没想到,玉督军居然一口道破了。

  对于久远一些的东西,他根本不知道。他和云楚旗来督卫营的时候,督卫营就生了异变。沧溟督军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二个月就离开了。离开之前,救了他和云楚旗两次。他只记得这份恩情,却没想到督卫营还有如此多的内幕。

  “督军,那小子进了猎杀队。”金雄顿了顿,开口说道。

  “猎杀小队!”刑墨天一愣,澳门赌博网站:脸上露出了笑意,道:“恐怕是小七安排的!我估计,小七是想让他通过杀戮来强化煞气,然后去闯天穹五煞关。”

  “嗯。”众人纷纷地点头。

  刑墨天吩咐金雄,让他领着另外人去蛮荒边缘去将那小子给带回来,然后兄妹人便守了秦莫的院子里,以防那些阴险小人的偷袭。督卫营,这种暗手实是很正常。做为副督军,秦莫得罪的人定不少。乘着他重伤想要他命的人,也肯定不会少。

  当金雄领着人飞出了督卫城,前往三千里蛮荒去寻找苍玄庭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呆了城的一座酒楼里休息了。

  夜晚,他盘膝床,运行起金刚诀,不断地淬炼着身体的强和力量。

  巨神战甲,这东西实是太沉重。背负着这玩意与人激战,光靠身体力量,他只能坚持个半个时辰。而加上灵元的话,也不会超过两个时辰。

  他考虑许久,唯一能延长背负时间的方式就是加强身体的强和力量。当身体的力量达到了背负巨神战甲彷如无物的时候,他的目的便达成了。

  一夜过去,苍玄庭收回了体表的金色光芒,慢慢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酒楼,他迟疑了片刻,然后向秦莫府邸的方向走去。

  “玄庭!”刚走出了不远,一声叫声让他一怔,转过头,苍玄隐和一群人正站街道的右侧。前者朝自己挥了挥手,然后迎了上来。

  “大哥。”苍玄庭脸上带着笑意,朝着自己的兄长走去。

  “哈哈!玄庭老弟,好久不见。”一声畅快的大笑,庞天宁带着一众庞家少年朝他走来。

  庞天宁的身边,则是站着两张陌生面孔。不过这两人对于苍玄庭来说,却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当然,对方是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毫无疑问,这两人一个是暗月城的邓血离,另外一个是腾龙城的腾远。分属于两个二级城池的世家大少,同样是天才般的存。

  邓血离二人脸上露出一丝惊色,他们想不通,如今的庞天宁已经是五品的灵元师修为,凭他的身份,居然还带着一抹忌讳和讨好。

  “老庞。”苍玄庭微微一笑,这家伙生死时刻突破到五品,确实有些让他意外。

  “哈哈!”庞天宁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弟,好久不见。我们这是刚从蛮荒三千里边缘回来,不知你有没去?”

  他的眼有些隐晦的疑惑,两个月前集结猎杀小队去蛮荒,他们根本没有见到苍玄庭的影子。就连他的大哥苍玄隐也不知道他身何处。没想到今日刚进城,就遇上了这家伙。想必,他应该是没去外面,而是筹备着闯天穹五煞关!

  “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回来。”苍玄庭扫了一眼邓血离和腾远,淡笑说道。

  “你也去了?”庞天宁一愣,说道:“怎么那天集合的时候,没见你的人?”

  苍玄庭:“我是一人独行的。虽然凶险了些,不过却也是活着回来了。”

  庞天宁眼闪过一道精芒,说道:“不知道玄庭老弟有没蛮荒之见过一个骑着金翎狮、身穿厚重战甲的强者?”

  苍玄庭心一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接着装作疑惑地问道:“不知老庞说的是谁,难道是你的朋友?”

  庞天宁狐疑地看了看他,然后笑道:“那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恐怕我们都回不来了。想想那时候的凶险,当真是死一生。”

  “老庞,你是怀疑我救得你们?别说笑了,我可没这个能力。”苍玄庭说着,不想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转头看着苍玄隐问道:“大哥,收获如何?”

  苍玄隐笑了笑,说道:“别谈什么收获了,能活着回来就已经不错了。我们那一队人,整整损失了一半。”

  “回来就好。”苍玄庭微笑着,深深地抱了他一下。他们是兄弟,亲兄弟。

  苍玄隐也紧紧地抱住了他,眼眶泛起了红色。四兄弟来,现苍千军已经死了,就只有堂弟苍千林和这个自己的亲弟弟了。这片暴乱的森林,难能可贵的就是这样的亲情。

  松开自己的兄长,苍玄庭收拾了下情怀,看了看庞天宁身边的一群人。

  “庞兄,这两位是?”他的眼光邓血离两人身上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