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8章 督军刑墨天
  第68章 督军刑墨天

  “死!”秦莫手握仿造的魔牙,朝着马融迅速地接近。枪锋上,凌厉的气息将无形的空气一分为二,然后一往无前地朝后者劈下。

  “叮!”兵器交鸣声响起,马融被强大的灵元击退了十多米。而秦莫也反冲之下退出了四五米的距离。

  脸色一冷,秦莫凝重地看着马融,这家伙比以前强大了不少。

  而马融也是满脸严肃地看着他,两人之间的短暂交手,他们都捉摸到了对方的实力。

  “秦莫,让你看看我的虚无战刀。”马融忽然举起了战刀,然后手放开,战刀就自动漂浮了半空。

  “呼!”突然,战刀猛烈地旋转了起来,强烈的锋芒气息从透出,让人不敢轻易地触碰。

  “凌天威!”秦莫长啸一声,魔牙划出了一道半圆,然后朝天刺出,顿时四周的一切游离能量迅速地朝长枪汇聚。

  “虚无战刀!”马融怒吼一声,澳门赌博网站:接着头顶的战刀直接化作了一道肉眼难见的流光,朝着天空射去,迅速地消失了观战众人的眼。

  “咻!咻!……”沉寂片刻之后,突然从天空落下了无数的刀光。那锋利的刀芒,直接朝着秦莫的身体涌去。

  “破!”此刻,秦莫终于出手。他的脸上淡漠异常,轻声地说了一个破字,魔牙突然变成了无的黑暗。

  “轰!”空间都仿佛要被劈开,魔牙一斩,四周的所有刀光都化作了虚无。

  两股雄浑的能量从心爆,然后朝着四面八方涌去。两人的米之内,就像刮起了沙尘暴,无数的飞沙走石将观战众人的双眼都刺痛了。

  “嘭!……”外围无法看清内部的情况之时,交战的心已经响起了一阵阵的对击声,两人的激战依旧持续。

  “我的天,秦莫副督军的实力又增进了不少。”金雄眨巴着眼睛,有些惊异地说道。

  云楚旗点了点头,说道:“副督军确实增进了许多。不过,那马融的进步比他还大。记得十年前,马融只不过是刚刚跨进君主后期。而现,居然能和副督军暂时打成平手,从这一点上看,马融的天赋就很惊人。”

  “老云说的不错。”身后另外一个督卫营的君主强者也插口说道。

  众人点点头,看着战场心的激斗,不再言语。

  “轰!……”强大的能量不断地从交战双方的手迸,转眼秦莫与马融对了不下招。两人的攻击招式都是狠辣异常,招招要命。

  “马融,本座没兴趣再和你玩下去了。准备受死!”秦莫身形退出十多米,手里的魔牙往后拉出了一条玄妙的轨迹。

  “霸王式,裂空!”口出一声如闷雷般地呻吟,魔牙顿时举过头顶,黑光闪耀,无穷的天地灵气瞬间聚拢。

  “死!”空气出一阵动荡,接着一条黑色的缝隙马融的身前蔓延开来。

  “什么!陆沧溟的霸王怒!”马融惊骇欲绝,脸上顿时一片死灰。这样撕裂空间的强大攻击下,他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住手!”就他绝望的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出现。然后一抹黑色闪过,瞬间将他拉出了裂空的攻击范围。

  “噼啪!”裂缝吞噬了周围的十多米空间内的一切沙石,然后嘴消失,半空的恐怖拉扯之力散去,嘴归为宁静。

  秦莫喷出一口血液,身体踉跄地浮半空。手里的魔牙慢慢地碎裂开来,然后化作了碎屑落下。

  “终究还是承载不了啊!”苦笑一声,秦莫抬头看向了前方米处的两道身影。

  马融正神色萎靡地被一个灰衣青年提手里,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足够能让人联想到他所受的创伤之巨。

  秦莫没去看马融,而是看向了提着他的青年。这个青年脸上淡漠,皮肤白皙,双瞳却是如老人般透着沧桑。

  “想不到,佣兵工会的会长居然会亲临。也对,手下不敌,自然是要主人上了。”秦莫冷冷地笑道。

  那青年神色无半分的波动,他双眼看着秦莫,开口问道:“秦莫,陆沧溟何时传授给你霸王怒的?”

  “哈哈!”秦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大笑道:“林泽飞,这好像与你无关!况且,沧溟督军是我的半个老师,这满城都知道,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很好!”林泽飞双眸闪过一道杀意,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会让狂人给出一个解释。至于你,我还不屑跟你动手。”

  说完,灰衣青年便提着马融消失原地。身形如幻影一般,迅速地朝着督卫城飞去。

  “呼!”秦莫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带上了金雄几个,迅速地朝城飞去。

  场观战的人群也终于散去,没过多久,只剩下几十个稀稀拉拉的修炼者还品头论足。

  一道身影从几十个人走了出来,少年抬头看着秦莫等人消失的方向,说道:“想不到,老师居然将霸王怒传授给了副督军。而且似乎这里的人,都很惧怕老师。”

  少年自然是苍玄庭。斩杀了两千五多人之后,他便动身回督卫城。没想到,刚回来就撞上了恐怖的一战。秦莫对阵马融,这一战让他获益不少。特别是秦莫使出的霸王式之破空,让他悟到了以前想不通的东西。

  而且,苍玄庭也从观战的众人了解到了督卫城的强者。天空不下三十人的观战人群,他一一地都将容貌记了心。

  驻足片刻之后,他抬脚就往城门走去。

  督卫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刚才的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并没有让城之人恐慌。该生活的还是生活,该做生意的也照样做生意。除了少数人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

  秦莫府邸,此刻的秦莫已经服下了一颗丹药,然后盘膝疗伤。

  这一战,他付出的代价并不小。至少半月之内,他无法再和别人动手。一身筋脉都受了创伤,这便是使用裂空的反噬。霸王怒的第五式,以他此时的修为来说,还很勉强。

  金雄七人守了屋外,脸上一片凝重。无论秦莫受伤如何,他们都帮不上忙。他们能做的,便是守护这里,不让任何人打扰秦莫。

  “想不到,沧溟督军居然传授了副督军霸王怒。”云楚旗小声地说着,脸上露出了震惊。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副督军以前就是沧溟督军的半个弟子,传授霸王怒也是很正常。”金雄说道。

  “你看,我们要不要把那小子的身份透露给副督军?毕竟他们也算是同门,副督军应该会照看他一下。”云楚旗再次金雄的耳边说了一句。由于他的刻意为之,边上的五人根本听不到。

  金雄想了想,摇头道:“我看还是算了。我已经警告过那小子,况且这件事还是少一个人知道较好。”

  云楚旗点了点头,微微笑道:“想不到你这笨熊还有点细心。”

  “废话,你以为就你一人有脑子么?”金雄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不再理会他。

  就七人神色焦急守护着屋子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凭空出现院子。

  这是一个怒眉年。双眉上扬,带着一股强烈的威严。脸型粗犷,皮肤呈现暗红色,一双彷如墨水般的黑色瞳孔让人惊悸。年淡漠地扫了一眼金雄等人,而后者七人彷如没有看到他一般。

  “金雄。”忽然,年淡淡地开口。他的声音同样夹带着一股难以拂逆的威严,如雷般沉闷。

  “督军。”七人猛然看向院,脸色变幻,连忙恭敬地迎了上来。同时,他们背后冷汗直流。这个督军大人,实是太强了。若不是他开口,自己等人根本无法现他的存。

  天云入霄金龙现,转不入轮回劫。一朝沧溟换狂人,邢君挥手易江山。年正是如今督卫营的第一人,督军---刑墨天。外号,刑狂人。

  “秦莫怎么样?”刑墨天扫了一眼几人,开口问道。

  “回督军,秦莫大人受了些震伤。”金雄恭敬地说道。其实,他也不清楚秦莫的伤势如何。只不过从表面看,他的伤势似乎并不重。

  刑墨天闭上双眼,庞大的灵魂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睁开双眼,纯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两道冷芒。

  “浑身筋脉断裂一半,这小子定是用了沧溟老家伙传授给他的东西了。”刑墨天说着,朝金雄问道:“那马融死了没有?”

  金雄摇了摇头,回答道:“回督军,马融倒是没死。后时刻,是林泽飞出现救了他。不过,虽然没死,重创是肯定的。”

  “二哥。”金雄的话一落,又是一道身影出现了院子。

  这是一个女人,身姿绝妙,充满了成熟的韵味。她的脸上蒙着面纱,一双灵动的眸子看着刑墨天,移动着双脚朝后者走去。

  “玉莹。”刑墨天朝着女人微微地点了点头。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女营的玉督军,同时也是督卫营的副督军。

  “听说小七受伤了?”玉莹双眸闪烁着怒气。

  刑墨天点点头,说道:“被裂空反噬所伤。对手是马融,那小子已经被小七重创。要不是林泽飞出现,他必死。”

  “哼!”玉莹清冷地哼了一声,说道:“小七是他的半个弟子,马融居然敢和小七叫阵,难道不想活了?还有林泽飞,我非去拆了他不可。”

  玉莹说着,转身就要去佣兵工会砸场。这个女人,看似风情万种,但是火爆起来的时候,绝对没人敢去招惹。

  “玉莹!四妹!你给我站住。”刑墨天连叫两声,终于叫住了玉莹。

  他走到后者的身前,说道:“现蛮荒里面有不小的波动,那些妖类都蠢蠢欲动,实不宜和林泽飞交恶。我想,孰轻孰重你应该清楚。如果不是恰逢其会,今日别说是你,我也会找上门去,杀他个血流成河。我们七兄妹亲如一家,虽然老大走了,但我们也不是那些杂碎能够招惹的。”

  “那就这样算了?”玉莹娇叱道。

  刑墨天微微一叹,说道:“四妹,暂时先把这件事压下去!现,不止是那些妖兽,就连督卫里面的几个老家伙都处处针对我们。眼下,重要的是稳定下来才是。这件事,等这一阵子过去之后再说。”

  “二哥。”玉莹还是有些愤怒。不过想到了刑墨天说的事情,也深呼了一口气,压下了心的怒火。

  “二哥,老三和老五、老他们现如何?突破了没?”玉莹缓和了语气问道。

  摇摇头,刑墨天说道:“他们三个依旧困巅峰,还无法达到大圆满。我本以为,让他们先突破再出来。这档子事一出,看来不得不先让他们出关了。小七起码半月不能与人动手,先让他们保护好小七再说。”

  “嗯。”玉莹点点头,说道:“这里,除了我们几个兄弟和他的女儿跟弟子,我不乎任何人。我这就回去,让几个老婆子过来。有她们,我也放心许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来找小七的麻烦。”

  “不用。”刑墨天说着,转身说道:“女营那边不用插手。这一次,我亲自带老三他们护法,看有谁敢动小七一根汗毛。”

  “那好!”玉莹一叹,说道:“他收了一个弟子,你知道么?”

  “弟子?”刑墨天一怔,惊道:“玉莹,你是说老家伙又收了一个弟子,而且还送到了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