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28章 上品战技
  第28章 上品战技

  北园之的一处幽静小院,大约米大小的院子花草林立、芳香处处。整个小院只有一间屋子,里面装饰简单之极,除了几样必要的东西之外再无它物。这里,便是苍玄庭的院子。

  屋子,苍玄庭与老师陆沧溟盘膝相对。看着老师的那张儒雅面孔,他怎么也想不到后者居然已经三多岁。

  陆沧溟细细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玄庭,听说你去年之前都还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先天废丹之身,能跟为师说说你的际遇么?”

  他点点头,道:“老师,我是得到了一名前辈高人遗留的两种丹药才能重塑经脉,进而修炼至如今修为。”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玄幻丹肯定是瞒不住的。苍家镇,护卫陆建已经见过自己拿出的丹药。至于另外一种辅灵丹,也是如此。光有一种玄黄丹就能有如此飞跃,那肯定说不过去。

  “哦?”陆沧溟惊疑一声,道:“可否给为师看看。”

  苍玄庭伸手入怀,再伸出时手已经多了一大一小两个瓷瓶。大的自然是装着数十颗的辅灵丹。而小的,则是唯一仅剩一颗的玄黄丹。

  陆沧溟眼精光一闪,一伸手,苍玄庭手的瓷瓶便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拉扯过去,澳门赌博网站:眨眼就到了前者的手上。

  “玄黄丹!”就陆沧溟打开盖子微微地闻了一下瓶的味道之时,他神色顿时有些震惊。呆了片刻,再打开另外一个瓷瓶闻了一下,又是一声惊呼道:“辅灵丹!”

  “绝品,当真是绝品。”惊异了片刻之后,陆沧溟将两个瓷瓶丢回给了苍玄庭。这两种丹药好是好,但是对于他这样的存来说根本是毫无用处。

  “如果为师没有看错,你应该吞噬过妖兽内丹!”盯着苍玄庭看了许久,陆沧溟再问道。

  “是的!两颗妖丹,一颗从八品突破品,一颗进阶灵元师。”苍玄庭点头,老实地回答道。

  “嗯!不错。不过,以后记得量少吞噬这样的妖丹。如果妖丹之力不精纯的话,对你以后的境界会有很大的阻碍。”陆沧溟说道。

  苍玄庭:“弟子明白!”

  “好了,现为师便传授你三部战技。至于心法,我想你不需要。”

  陆沧溟何等的眼光,他早就看透自己这小徒弟身上心法的不凡。自己高出他十多个境界,却依然很难看透他的修为,这样的功法简直有些骇人。再加上后者身上拥有的毁灭之元,让他决定不再传授其功法。

  “多谢老师!”直到此刻,苍玄庭才微微地放下心来。他还真怕自己老师再问下去,这功法就解释不过去了。

  “呼!”就他凝神静气想要听陆沧溟的传授之时,对面的陆沧溟却是直接虚空一抓,将他整个人凌空拉扯了过去。苍玄庭脸上有着一股子慌乱,那庞大的力量面前,他觉得自己练动个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

  “凝神收心!”陆沧溟一声沉喝,手掌顿时压向了苍玄庭的天灵。

  “轰!”庞大的灵魂之力瞬间涌入,苍玄庭只觉得自己的眼帘里突然多出了三篇口诀和无数个身影。

  “《影》,《金刚诀》,《霸王怒》。”三部战技,数十道身影不断地演示。直到片刻之后,深深地烙印了他的脑海之。

  睁开眼,苍玄庭的双目变得无比震惊。强横!亲身看到这三门战技的时候,他感觉到苍家的双截杀是如此弱小。跟刚才的相比,苍家的双截杀比小孩子都还不如。

  《影》,身法之技。此技分个等级,从一重要重,速逐步递增。第一重还算是平常,但是一旦达到第二重就能化为两道影子分别攻击,这才是真正骇人的。想象着,如果自己达到了重境界,道影子同时进攻,对手定应接不暇。

  《金刚诀》,纯粹利用灵元淬炼身体力量的法诀。与其说它是战技,倒不如说是炼身秘诀。此技共七重,一重便是一境界。修炼极致,**都能开山裂石,霸道之极。

  《霸王怒》,招式战技。如其名,霸王怒焰,威力无边。整套战技共有招,每一招的威力都有如天之雷霆,狂霸而具杀意。

  “好好修炼,半月之后我会过来查看。”传完战技之后,陆沧溟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了自顾惊叹的苍玄庭。

  陆沧溟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笑着离去。他没有告诉苍玄庭他身上所蕴含的毁灭之元,若是这小子骄傲自满就得不偿失了。其实他还不了解苍玄庭,若是他知道少年的睿智之后,或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直到陆沧溟走出屋子,苍玄庭依旧沉浸震撼之。无与伦比的速,强横的**力量,霸道的招式攻击。难以想象,如果将它们完全修炼到强的程,自己会是如何强大。

  从震惊的心境走出,他马上盘膝地,脑海迅速地读取着三部战技的身法之技《影》。

  踏步似流星,回旋如影。影第一重的口诀出现眼前,苍玄庭不知不觉地模拟起了刚才存于脑海的那虚幻的影子。

  “噗!……”一个个脚印出现眼,一个完全由脚印形成的宫格呈现。每一步的走位都是深奥无比。

  站起身来,闭目仔细地回忆了片刻。苍玄庭抛开杂念,开始屋子演练了起来。

  脚步一动,瞬间向着右边跨出,一道影子闪过,接着他便如水之鱼一般一个回旋,踏回了原来站立之处的后方一步。两次跨步间毫无间隙,彷如天成一般。

  苍玄庭的双眸顿时一亮。刚才瞬间的跨步让他有种与微风联系一起的感觉。

  第三步,左脚抬起,猛地跨左方一步。就此时,一股难以为之的吃力感洋溢心。脚步间的流动瞬间崩塌,左脚的方向一偏,心神猛然被那种玄妙的步伐驱逐。

  “再来!”沉喝一声,他将影第一重的脚印从记忆拉出,脚步再启动。

  第一步,成!

  第二步,成!

  第三步,失败!

  依旧是第三步,苍玄庭感觉它仿佛是一道坎一般很难踏过。

  仔细地看了一遍《影》之后,他再闭目回味一番。接着,继续屋子来回地学习。

  失败!

  失败!

  还是失败!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苍玄庭完全沉浸了影第一重的修炼之。可是让他很无奈的是,他始终未能跨过第三步的坎。不过,他的心没有半丝焦急。对于这样的秘技来说,若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学会,那也就不值得他去学了。

  “小师弟,出来吃饭了。”就他想要再沉入宫步法的时候,外头的叫声惊醒了他。

  “吃饭?”苍玄庭狐疑地喃喃一句,转头看向窗外,只见不知什么时候天幕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不知不觉,半天的时间悄然流逝。

  看了看身上满是灰尘的黑衣,他从床头的包袱拿出一套衣服替换了它。用清水抹了把脸之后便走出了屋子。

  院门处,只见一个较小的身影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那双清澈的眸子,苍玄庭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欢乐。这个小丫头,便似一眼神圣的清泉,让人生不起任何的亵渎之意。

  “三,三师姐。”口艰难地蠕动了一番,苍玄庭有些艰难地叫出了三个字。

  说实话,让他叫这么一个小丫头师姐,却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比起年纪还不如自己大,这三个字叫出去简直让她凭空长大了一截。

  “哎!小师弟真乖。”少女脸上的笑容甚是欢愉,清澈的双眸眯成了一弯月牙。

  “乖?”苍玄庭浑身鸡皮疙瘩一起,眉头顿时出现了三条黑线。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说成乖。而且给自己这样评价的人,还是一个小女孩。

  “走,小师弟!师姐告诉你哦,今天可是二师姐亲自做的饭菜,你有口福了。”少女上前一步,拉着他的衣襟就往外走去。

  苍玄庭摇头苦笑,自己这个师姐貌似连一点男女之嫌都没有。

  绕过了两个园子,两人来到了一个清雅的小院。黯淡的灯光从窗户射出,一个清丽而不失妩媚的身影出现了苍玄庭的眼。

  嘴角露出一丝淡笑,眼眸透露出了欣赏。比起身边的丫头,窗里的那个女子能让自己内心生出涟漪。

  “二师姐,我把小师弟给带来了。”小丫头小跑着推开屋门,对着里面的女子说道。

  “二师姐。”苍玄庭走进屋子,对着正打量自己的女子叫道。

  女子微微一笑,点头道:“坐下吃饭!”

  一桌清淡的饭菜透着诱人的香气,顿时觉得阵阵的咕噜声从腹响起。

  吃着清淡的饭菜,看着面前两个养眼的美女,苍玄庭心突然产生了一种满足感。不过瞬间,他便将这种满足感驱逐出了内心。太安逸的生活,并不适合他。不过说起来,这二师姐真是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娶了她,倒是也不错。”想到此,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开始腹诽起来。

  对面的二师姐抬头,妩媚的眸子里删除一抹诡异的光彩,看着假装蒙头吃饭的苍玄庭道:“小师弟,今天找你来吃饭,其一是为了我们互相熟悉一下,其二就是想找你商量些事情。”

  苍玄庭抬头,心思瞬间回神,说道:“师姐请说。”

  女子脸上露出微笑,道:“我的名字叫陆青衣,你以后就叫我青衣师姐!至于三师妹,她叫陆盈月,你可以叫她盈月师姐。”

  “青衣师姐,盈月师姐!”苍玄庭点头,分别叫了一声。

  “二师姐,你把我的话都给抢了。”边上的小丫头有些赌气地撇了撇嘴,白了一眼苍玄庭。

  “至于找你商量的事,也是老师交代下来的。”陆青衣摸了摸小丫头的脸颊道:“从明天开始,你每天都必需抽出两个时辰的时间陪我们过招。”

  “过招?”苍玄庭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可以。”

  陆青衣脸上如花般笑起,道:“你已经答应,现我们来说说规则。”

  “规则?”苍玄庭一愣,道:“规则也是老师交代下来的?”

  “不错。”女人点头,双眸凝视着他道:“跟我们过招,老师命你不许违背三点。”

  “第一,不准动用你的灵元,允许我们动用灵元。”

  “第二,不准你出招,只允许你闪避。”

  “第三,你可以逃跑,但是不能出了宫范围。”

  “啥!”苍玄庭听完三点要求之后唰地站起,脸色顿时如了剧毒般一片漆黑。

  不允许动灵元,行!大不了我游斗。不准出招,也行!那大不了就跑。可是不准出宫范围,那不是让自己当活靶让这大小美女揍么?

  “不行!绝对不行!”前后一想,苍玄庭连忙摆手拒绝。只是陆青衣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他崩溃。

  “你没得选择,这是老师的吩咐。”陆青衣笑着说道。可是此刻这张妩媚的俏脸苍玄庭的眼就像是一个恶魔般可怕。

  “好了,小师弟。你饭也吃完了,我们也谈完事情了,现可以回去了。”这时候,小丫头猛地跳出来,拉着他的手臂就往外拽。

  “呃!”苍玄庭悲剧地看着还有大半碗的米饭,满脸的苦闷。

  “罢了!好难不跟女斗,多让你们蹂躏几天。大爷我就要去督卫营了,还愁甩不开你们?”心里自我安慰着,他朝着自己的小院快速地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