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24章 一招秒杀
  第24章 一招秒杀

  连败两人之后,苍千豪的灵气损耗了大约四成左右。若是对手不超出自己许多,他自认完全有实力再战。

  周围响起了一阵议论声,第一场的认输早已经被苍千豪的强势遗忘。此刻,他们已经看好苍家。

  苍玄庭站场边,懒得去理会其他人的话。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对面的三个少年的身上,心隐隐地有种心悸。对面这三人,太冷静。即便是接连受挫,他们的脸上也没有半点波动。似乎,他们有绝对的信心拿下接下来的对战。

  李青阳漠然地看了一眼场的对手,转头看向了自己左边的一名个子瘦小,看上去很是稚嫩的少年。

  他的眼神示意下,那稚嫩少年淡然地点了点头。脚步一动,他慢慢地走向了擂台的心。

  少年的脚步很慢,像是闲庭信步般的随意。但是苍玄庭的眼,他的步伐透露着无比的诡异。他将目光转向了少年的双脚,双眸徒然闪现出一丝惊色。他捕捉到了这少年的脚上,微弱的灵元流动正层层地酝酿着。

  “灵元师!二哥小心!”惊喊一声,却是已经迟了。

  “唰!”苍千豪的眼只看到一抹影子,接着他的丹田承受了一次无比庞大的重击。鲜血不要命地喷出,脑海瞬间一片死灰。

  废丹!又见废丹!自己废除对手丹田不久,他却已然遭受到了同样的遭遇。甚至于,现的对手比他刚才加高效地抹除对手。

  “我力了。”心无力地沉吟一声,然后身体砰然落地。

  “唰!”苍玄峰瞬间闪身上前,手掌虚握,一柄白色的战刀眨眼间凝聚而成。

  “杀!”怒吼一声,他的战刀瞬间划过了两米的距离,凌厉的刀芒直接劈向对手的腰部。见到苍千豪被废之后,他继续的怒气完全爆。不求败敌,只求伤敌与杀敌。

  废丹,这本是一种禁忌手段。但是这样的擂台上,却是很常见的杀招。苍千豪废除对手的丹田,苍家一方没人会认为他做得不对。可当他被废掉丹田之后,苍家人却完全震怒。就连场边的苍北刀也是一脸阴沉起来。这是一种自私的人性,也是一种争斗的冲突点,从来都是。

  苍玄庭将苍千豪抱怀,双目如电光般射向了场那个稚嫩的少年。那个人,居然有着灵元师的修为。而且,他的出手之狠辣远远要超出他这个年纪该有的薄弱。

  “这个人,留不得。”苍玄庭心已经做打算。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是李家还是黄家培养出的人,但是这样的人若是继续修炼下去的话绝对是个潜的威胁。他倒是不怵,可对于苍家来说却不得不防。

  “呃!”苍千豪的意识回归,他睁开眼来看着苍玄庭苦涩一笑,无力地说道:“玄庭,直到现,我才知道你们兄弟当初的凄苦。如今,我也是个废物了,真是报应。”

  “二哥,澳门赌博网站:你不会废。”苍玄庭眼眸透露着真诚。

  兄弟终究还是兄弟,虽然前者以前做过很多让自己难堪的事,但是也只是少年心性作祟罢了。如今,苍家的孱弱经不起任何的损失。手里拥有玄黄丹的他,也不会让苍千豪从此沉落。

  转过头,他将苍千豪交给了老爷子,说道:“爷爷,二哥的修为我会想办法。他不会就此倒下!”

  “好!”苍北刀信任地点头,脸上的担忧稍微减少了一些。

  “嘭!……”

  场,苍玄峰与对手的交战非常激烈。双方同是一品灵元师,比灵元强丝毫不相上下。比速,也是伯仲之间。两人的对战呈现出胶着的状态,你来我往的攻击虽然狠辣之极,但一时三刻也未能分出结果……

  苍玄庭心焦急地看着场的战事。同样的修为之下,就看谁的灵元加凝实,招式谁精妙。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的大哥明显这两样上都略逊对手一筹。毕竟他刚刚突破才两天时间,不可能掌握灵元的妙用,溃败的可能性很大。

  苍玄峰咬牙坚持着对手的攻击,手里灵元凝聚的战刀不断地攻出。奈何他强,对手要比他强。渐渐地,他的灵元逐渐感觉到了不支。他的出招慢慢地减速,灵元战刀也慢慢地稀薄。

  “不能拖下去了。”一咬牙,他的身体徒然后退两步。

  甩手,手的战刀完全消散,接着他的双手上都浮起了乳白色的精纯灵元。几乎凝聚了全身灵元的双拳猛然一摆,直接迎上了自己的对手。

  双截杀!苍家唯一的战技再场亮相。只见苍玄峰的双拳上的白色灵元猛地化作了一头白色的狮子,咆哮着携带着庞大的威力向着对手砸下。

  苍玄庭看到自己大哥的出招,眼眸徒然一凝。后者的这招双截杀明显要比苍千豪威力强横了数倍,光从气势上就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品灵元师的界限。战技终究是战技,它的威力与价值的确匹配。

  他双眸紧紧地盯着场,若是有稍微的不妥,他会第一时间将苍玄峰替下来。强弩之末的战力,承受不了任何的意外。

  “斩无极!”那稚嫩的少年猛地咆哮一声,手上的灵元猛然幻化成了一柄长剑。接着只见他对着空连点三下,三柄长如匕的白色长剑分别冲着苍玄峰的头颅、丹田,以及下阴三处急速射去。

  苍玄峰见到对手出狠招,脸上顿时闪现出了一股戾气,身体不闪不避,对着那三柄白色的短剑狠狠地砸下了拳头。

  “嘭!嘭!嘭!”接连三记白色的拳光,三柄短剑数溃散。

  苍玄峰的身体连连后退出了十多步。口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到此刻,他才真正认识到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刚刚突破两天的时间,灵元的精纯与运用上他要差了后者许多。

  场边的苍北刀双眼一凝,语气沉重地说道:“这是李家的战技,那少年是李家的人。”

  “李家人?”苍玄庭低沉地说了一句,眼眸瞬间变得无比凌厉。

  “大哥,退下来!”他语气淡漠地说了一句,顿时整个擂台周边的人都将视线转向了他。

  远处,李家的家主李松和黄家家主黄勤都是一脸凝重地看向了他。两家的情报,后者一直是以废物的面目呈现。但是,这一刻他们已经完全不这么想。反而,他们还暗恨该死的情报。就连城主都想要招募的弟子,他的天赋绝对超呼想象。

  他二人盯着苍玄庭看了几眼之后,又将眼神看向了苍北刀。今天,苍家的老东西完全没有插过任何一句话。他的表现很明显,今日的擂台由苍玄庭执掌进退。

  如此种种的反差,李松和黄勤越觉得事情的严重。他们漏了一个不起眼的少年,结果就是让今日的赌局多出了一种不可预知的变数。

  不过,想到自己这方的出战少年之后,李松的脸上略微地轻松了些。他有绝对的信心,自家的嫡系天才李青阳绝对能赢下这场擂台。

  苍玄峰迟疑了片刻,无奈地走出了擂台心。心虽然依旧战意盎然,但是灵元却是剩余不到一层。这样的情况下,再斗下去也是徒劳。他握紧了双拳,与苍玄庭错身而过。两人错身之时,他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歉意。

  几个月的时间,苍玄庭生生将他的修为从零开始提拔到了如今的一品灵元师。可自己,嘴还是让他失望了。第一次出战,失败告终。

  “大哥,无妨!败了就是败了,只有不断的失败才能成长。”苍玄庭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顿时神情一震,眼射出了两道凌厉的光芒。

  败了就是败了。败了又如何,明天的我会强。心想着,他的信心与坚毅的信念再雄起。

  苍玄庭看了一眼自己大哥的背影,转过头看着数十米外的稚嫩少年,迈着沉稳的步伐慢慢地走向了心。

  此时,无论是那城主,还是李、黄两家人都是一脸期待和凝重地看着他。前者的期待,是想要知道他究竟有着如何的战斗天赋。而后两人的凝重,则是意着他的实力是否能对己方的出战者造成威胁。

  场边,苍北刀与苍家的几人都是一脸忐忑。除了苍玄峰稍微了解一点之外,他们都不清楚苍玄庭究竟有着如何的实力。

  本来按照规矩,苍玄庭只要再拿下一人,苍家就算是胜利了。不过,抱着毁掉苍家的心的李松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直接面对三个灵元师的苍玄庭此时正是冒着很大的凶险。

  迈步走向场,苍玄庭将所有的情绪数驱逐出了脑海,留下的仅有庞大的战意与杀机。距离对方还有二十米的距离之时,他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眼眸闪出一丝杀意,冷道:“你要与我一战?”

  “有何不可?”少年脸上依旧冷漠,说道:“就算是损失了八成的灵元,要败你也是轻而易举。”

  “是么?”苍玄庭淡然一笑,然后只见他的脸色猛地一凝,身影顿时消失了原地。

  “咻!”当他的身影消失的刹那,两人间的空气突然产生了尖锐的啸声,接着只见黑色的残影闪烁,李家的少年随着嘭响被远远地击飞。这同时,衣襟的撕裂声响起,空碎裂的衣服片片飘散。

  “什么!”李松与黄勤猛然起身,双目是骇然之色。

  那名刚才还是趾高气扬的少年此时已经入死狗一样躺十多米之外。他的全身衣服都已经不见,口鲜血狂喷,丹田之处露出了一个恐怖的脚印。就刚才,他们清晰地看到了那一次绝快的攻击。不是灵元,只有凌厉之极的灰色灵气。他还仅仅是一个灵气者,居然一击就能将一个灵元师瞬间废掉。这,怎么可能?

  陆城主也豁然起身,不可思议地道:“怎么可能?刚才本座探查,他明明是一品灵元师。怎么现,他又退到了品灵气者?这小家伙,怎么可能拥有这样诡异的手段?”

  说着,他不信邪地再分出一道灵识去查看场苍玄庭的修为,结果一看之下还是一品灵元师。

  “怪异!实是怪异!”陆城主嘴里沉吟,皱眉思着。

  正这时,他身后的一名护卫走上前来,他耳边说道:“城主,他的灵气居然是灰色的。属下从未见过如此颜色的灵气!”

  “灰色!”陆城主抬头惊呼出声。顿时,场无数人的双眼数地看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