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8章 背景再大我也灭你
  第18章 背景再大我也灭你

  这个重空间,根本就是他的脑海里。不用说,它绝对是封闭的空间。设想一个绝对密封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丝微风,这会是如何地骇人?

  墨黑的眼眸看向远方,他沉吟道:“有风。难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不成?”

  按照本身的经历,他正是穿越了一个空间来到这个玄奥的大陆。那么他现是否又从那个大陆来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呢?

  想到此,他胸膛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让人惊骇了。要知道他可是能够自由进出这个空间的。

  迈开脚步,他开始走向了空间的头。到了边缘地带的时候,入眼的还是那无的黑暗。那黑色看不见的地方,依旧带给他一种恐惧感。沿着边缘来回转了一圈之后,他无奈地回道了心。

  近半个小时,他什么都没现。而现差不多已经到了后的期限,他不得不先赶回苍家再说。

  拿起地上的包裹,取出一套黑色衣服替换了身上那套早已经破烂的衣服,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宽阔的空间之后瞬间消失原地,接着便出现森林的一个隐秘的树丛里。

  整理了一下衣服,他开始飞速地往苍家的方向奔跑起来。灵元的作用之下,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灰色的光芒,拖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

  熟悉的景色,熟悉的小道与房屋。当苍玄庭跨入苍家镇范围的时候,心突然生出了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想想自己离开也不过十多天的时间,却生出了近乡情却的心理。或许这些都是这段时间挣扎死亡线上,早已经遗忘了外面的一切所导致的结果。

  “呼!”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走进了小镇。

  小道两旁,院子的人家一片清静。烈日当空,如此清静却是出乎了苍玄庭的意料。不过转眼想到此时苍家面临的危机,他也就释然了。

  算算时间,明天就是年节了。往年今天全镇的人都是张罗着过节,而今年却洋溢着死寂的压抑感。

  “李家!”心想到那一队李家的精卫,双手紧紧地握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就等年节擂台上去报。

  转过几个弯,他走向了自己的院子。隔着老远,院子的大门上赫然挂着两个大红灯笼,上面两个大大的喜字让他一时怔住了。

  “不会?”心嘀咕,他快步地走向院子。

  “吱呀!”缓缓地推开院门,入眼依旧是熟悉的满园花草与那个小小的水池。只不过,今天还多出了一个陌生的身影。一个人,一个面容秀丽的女人。

  苍玄庭身体一顿,再看了眼四周,这是自己的院子没错啊!这个女人,哪来的?记忆里了片刻,他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对方。

  难道自己的院子被老爷子收回去了?他眉头一皱,双眼注视着对面那个同样错愕的女子,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那女子明显地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冷不热地道:“你是苍玄庭?若是按照礼节,我应该叫你小叔才是。而你,则应该叫我一声嫂子。”

  “嫂……嫂子?”苍玄庭被惊得差点整个人都跳起来。这才十来天不见,自己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个嫂子,这似乎也太快了点。而且,自己那个大哥貌似也才只有十五岁而已……

  撇了撇嘴,苍玄庭哭笑不得地摇头。看来自己是落后了,这辈子自己什么都想过,就是没想到过女人。不是说不正常,只是以现这个年龄,想了也是白想。可是现看来,似乎想想也无妨。

  “嫂子。”迟疑了片刻之后,他有些生涩地向着院子的女人叫道。

  单箬依淡淡一笑,迎向了对面的少年。

  若光以外表来看,苍玄庭足够算得上俊朗。特别是经历了十多天的历练之后,脸上也散出了一股阳刚的味道。比之他那大块头的大哥,却显得要吸引人。

  “小叔一表人才、英俊不凡,当真世间少有。”单箬依语气冷淡地说道。

  “嫂子客气了。若论人才,大哥才是世间少有的修炼天才。”苍玄庭脸上淡然地说道,神色逐渐变得异样。

  就他说道苍玄峰的时候,他从那女人的眼神捕捉到了一丝黯淡。苍玄庭的眼光瞬间变得凌厉,脸色也瞬间冷淡下来。看不起自己没关系,但是谁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伤害大哥。

  苍玄峰与自己相依为命十多年,他意的就是自己这个兄长。后者若是受到任何的伤害,他都是不愿意看到的。要是有人真正地伤害了他,那么他会不顾一切地为他报仇。这是他们兄弟真挚的感情。

  面对着女人,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抵触起来。不是对自己大哥成婚抵触,而是单单对这个女人抵触。他从这女人的眼神,看出了一丝野心。虽然后者掩饰得很好,但是当自己说道大哥的时候,这女人的眼眸都会露出一丝冷淡的神色,完全不是婚女人该有的表现。

  “大哥哪里?”苍玄庭开头问道,双眼直视着女人,眼眸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

  单箬依一直观察着面前的这个小叔,当看见对方眼的冷漠之后,身体猛地一僵,心猛地升起一股子寒意。

  “好冷的眼神!”她心惊呼一声,再也不敢与他对视,低下头回答道:“夫君此刻正爷爷的院修炼,你若有事可以直接去那里寻他。”

  淡漠地点点头,苍玄庭转身向院门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脚步,背着身体冷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嫁给我大哥,但是你给我记住,千万不要以任何方式去伤他。否则即便你有天大的背景,澳门赌博网站:我也会灭、杀、你。”

  后面的三个字如阎王咒语一般冷硬,瞬间整个院子都洋溢起森寒的冷意。这一刹那,单箬依浑身一颤,如临地狱。

  “我记住了。”她低头轻轻地说道,心即是惊慌又很恐惧。再抬起头的时候,小道上那道身影已经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