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11章 若是身死,一切空谈
  第11章 若是身死,一切空谈

  苍家正厅,一个老人与一个蒙着面纱的少女端坐厅。

  那老人一套合体的黑色长衫,浓眉细眼,相貌不算出众。不过眼露寒光的他,显然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至于少女,由于蒙着面纱,倒是看不清内部的容貌。虽然如此,其纤细的身材和婀娜的背影都足以让许多俊男忘乎所以。

  两人便是这么默默地坐着,静静地等待着苍家主人的到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门口的脚步声响起,苍北刀带着苍玄峰以及苍千豪三兄弟走进厅堂。

  “单家主,久等了。”入得厅堂之后,苍北刀迎上了那黑衣老者,微微歉意地抱拳道。

  “哪里,苍家主事忙,等等也无妨。”那老者站起身来,同样抱拳道。

  “呵呵!”两人几乎同时笑出声,不过眼神闪烁,谁也不清楚他们二人心想什么。

  单家,与苍家一样,也是个三流的小家族。他们的宅邸,就数十里外的单家镇。此次这老者前来,完全是抱有目的的。而苍北刀邀请对方来这里,显然也不是无的放矢。

  联姻,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

  上次的事件之后,苍北刀也意识到了这联姻的好处。想想那黄家,也不过是一个三流家族,比起自己苍家还有所不如。可是,他们却傍上了李家这颗大树。而间的手段,就是所谓的联姻。这种双赢的模式,让黄家猛然地跳跃好几阶,凡事都不再碍手碍脚。

  按照常理来说,以苍家如今的形势很难再有转寰的余地。但是苍玄峰出现之后,他便没有想过放弃。十天前,他亲自去联系了七个镇子的势力,为的就是苍家的长远展。

  只不过,他的到处奔波并没有收到理想的回报。七家的人,只来了一家。其他几家,完全不看好苍家。甚至暗地里,都已经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苍爷爷。”娇柔的声音回想厅堂,犹如黄莺清唱。那少女迈着莲步走到苍北刀的身前,盈盈地一礼。

  “无需多礼。”老爷子笑着看了眼少女,这一刹那,他从少女透露面纱外的眼眸看到了一抹厌烦的色彩。

  对于少女眼的厌烦,他瞬间便了解了其的原因。家族联姻,便是谁都不会愿意任人摆布地嫁给陌生的男人。

  “苍家主,这是我的亲孙女,单箬依。”单云向苍北刀介绍道。

  亲孙女?苍北刀心冷笑,若真是自己的亲孙女,恐怕这单云说什么也不会牺牲苍家的头上?

  的确,单箬依不是单云的孙女,而是一个旁系的族人之女。单家,她的父母根本没有任何地位。不过有一点,她的确算得上是一个美人痞子。

  单云,这个单家的家主精于算计,根本不会这样的形势下还把核心的嫡系嫁到苍家。若不是因为苍家的第三代之有一两个天赋甚高的少年,他甚至于不愿与苍家牵上任何的关系。这一次,他是赌,赌他苍家能够这次早已经宣传开的比擂获胜。若是这样,那单家也能捞到不少的好处。

  当然,苍家若是输了,单家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多也就是个旁系的少女罢了。

  少女行礼之后,转过头来看向了大厅的几个少年。来之前,她就和单云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自己的夫婿,必需自己来选。否则,宁死不嫁。

  自走进大厅开始,苍玄峰便留意上了这对名义上的祖孙二人。单云,一个能和老爷子平起平坐的家伙,地位和修为肯定不会低。而对于那个背影婀娜诱人的少女,他则是保持着一份淡然。对于女人,他远远没有像对修炼那样地狂热。

  而苍千豪三人则完全相反。从进屋开始,他们的眼睛完全放了少女的身上。三人的眼都慢慢地流露出一丝呆滞,还有一丝占有的**。对于他们这样的年纪,如此失态也是无可厚非。可苍北刀见到这一幕之后,心已经微微地轻叹。这样的心境,如何能承载家族的未来?

  “爷爷,我的夫婿是否真的由我自己来挑?”单箬依厌恶地看了一眼苍千豪兄弟,眉头轻轻地一皱,转身向单云问道。

  “可以!”单云语气有些生硬地道。

  “哈哈!丫头,我和你爷爷一样,联姻的要一点,就是你愿意。”苍北刀和声地笑道,心却是压抑得很。让一个女人来挑自家的少年,若不是特殊时期,他断然不允许。

  轻轻地点头,少女再看了眼厅的四个少年,除了目不斜视的苍玄峰以外,他对苍千豪三个都没有好感。

  “四个?”这时候,单箬依突然想到,按照自己的打听,苍家嫡系的孙子应该有五个才是。而这里,只有四个。

  “苍爷爷,我听说苍家并不止四个少年英才啊!还有一个呢?不知箬依能否一见?”少女对着苍北刀问道。

  眉头一皱,老爷子的脸上明显有些不耐。这个丫头,比他想象的要厉害许多。从她说话的口气就可以知道,这丫头根本是挑刺。不止是向自己挑战,也是向单家的老头示威,用以说明她不是个任人摆布的女孩。这样的心计,一般的少年根本压不住。

  “玄庭?”老爷子心顿时响起了苍玄庭那副运筹帷幄的神情,或许也只有那个睿智远超同龄人的小子能镇住这丫头了。

  “箬依丫头,澳门赌博网站:苍家的小辈里面的确是还有一人。他的名字叫苍玄庭。你若是想去看看,就让玄峰他们带你去。”老爷子淡然地挥手,然后笑而不语。

  少女的要求下,一行五人从苍家的主厅之走出。一出大门,苍千豪当先快步赶上了少女。

  “箬依妹妹,不如我们还是别去了!”苍千豪斜眼看了一眼走前头的苍玄峰,低声地对她说道:“你是不知道,那苍玄庭完全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整个苍家,没地位的就是他。”

  “苍千豪,你要是再嚼舌根就别怪我翻脸无情。”冰冷的声音响起,苍玄峰瞬间转身,双目狠戾地看着他。

  “我说的是事实。怎么?想要动手不成?”苍千豪心一怵,不过想到边上还有个心仪的女孩场,顿时强装硬气地回以冷笑。

  “白痴!”苍玄峰没有真个动手,而是冷笑地骂出了两个字,然后转身就往前走去。

  听到白痴二字,再想到他的那副神情,苍千豪不知不觉地握紧双手。双眼饱含愤怒地看着那个背影,心誓一定要夺回自己以前的地位。

  单箬依看着苍玄峰的快步离去,眼眸闪过一丝亮色。这四人之,若是要嫁的话,她肯定选择这个家伙。

  面纱之下的小嘴微微抿着,她快步地追了上去。

  “你叫苍玄峰?”她跑到苍玄峰的跟前,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这张俊朗面孔。

  “对!”苍玄峰点点头,脚步依旧往前走去。

  “听说你以前是一个不能修炼灵气的废物。而就今年,你仅仅用了十个多月的时间就冲到了八品灵气,这是真的么?”少女凤眸一眨,再开口问道。

  “算是!”

  十个月?苍玄峰心暗自嘀咕,若是让别人知道自己修炼还不足三个月的话,他们会将自己当做什么看?

  转而又想到了自己的弟弟,那个加变态的家伙。也不知道,那家伙现从那森林里出来了没?

  “哼!”微不可闻的声音从落后面的少年嘴出。苍千豪三兄弟心都充斥着怒火。苍千豪是愤恨,苍千军和苍千林则是嫉妒。

  “苍玄峰,什么叫算是?难道,你用的时间根本不是十个月,或者是少?”少女再开口,不过迎来的却是后者的沉默。一直问了两个问题,苍玄峰都摇头不语。

  “古怪的家伙。”单箬依心里嘀咕。她不懂,为什么这小子对自己如此无视。她不知道,是一直以来的冷待才让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养成了成熟的心性。

  “单姑娘,我们到了。这里,便是我的院子,也是玄庭的院子。”苍玄峰伸手指着地处偏僻的小院说道。

  “这里?”单箬依双眸望去,只见周围根本没有多少的房子。这里,像是一个被隔离开来的地方。有些萧,还有种淡淡的凄凉。

  “玄庭!”苍玄峰朗声对着里面叫道。他也不清楚,自己这个弟弟是否已经从那森林里回来。

  过了一会儿,院子没有任何的声响。无奈,苍玄峰只得带着少女走进小院。事实上,他是很不情愿一个外人走进院子的。

  院子里没有人,屋子里也找不到人影。找遍了苍玄庭的房间,他只床沿上找到了一封书信。

  “大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若是侥幸不死,年节之前定会赶回来。若是身死,则一切空谈。勿念、勿寻。玄庭留。”

  墨迹未干,甚至连外面的蜡封都是匆匆滴上。很明显,苍玄庭刚刚离开。很可能就是自己一行人到来之后,无声无息地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