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综武侠]天香师姐是蓝孩 > 59.第五十九章
  此为防盗章你玩的起天刀看不起正版?233333“对了大哥你还没有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我听着兄弟们的名字都很好听。”方英好奇的问道是很好听,都凑成花家建筑群了。

  花满城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古怪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三弟你有所不知,在你出生前家中已有两个男孩所以父母都很想再要一个女孩。在母亲怀着你的时候,两个人就天天念叨,希望这一胎是一个女孩。

  后来月份大了父亲也重金请来名医把脉,想知道母亲怀的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大夫很确定的说,母亲怀的是一个女孩。不止一个大夫这么说父亲把江南的名医都请遍了每一个都肯定,或者说多半母亲怀的是女孩。”

  结果呱呱落地的却是一个男孩。不过也没差十七年过去了这男孩,长得就跟一个女孩似的。

  方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花满城继续说道:“父亲想了几个月都没有给你想出一个合适的名字。然后在母亲临盆前几天,父亲和几个兄弟在酒楼上边喝边想。此时,恰好天降大雨,路边行人纷纷躲避。

  有一妙龄女子也站在街边对面的屋檐上避雨。她似乎是从城外踏青归来,手上还拿着一枝桃花。为了不把桃花淋湿,她悄悄的将桃花藏在袖中。父亲看到此情此景,突然就想到了应该起给你一个什么名字。

  花盈袖,这便是你原本的名字。”

  这个特别好听的名字一说出口,两个人又陷入了一个古怪的沉默之中。

  难道真的是上天冥冥之中自定数?方英艰难的开口说道:“这名字,很好听。”也很耳熟,他上辈子玩游戏时起的角色名,便是这个。现在……他想掐死过去的自己。

  他们一行人准备先向东行,到泉州,然后再从泉州出海,一路坐船到杭州,只要挑一艘快些的船,十天便可以到达。

  自出谷后,方英整个人便陷入了古怪的亢奋之中。终于,能换上男装了,但是,这还是属于天香谷的势力范畴,等再远些,出海了,他便彻底自由了。

  可惜,没能等到出海,就发生了意外。在行至离泉州城几十里处,他们这行没有携带多少货物的车队,竟然被盯上了。

  花满城虽然也曾为了强身健体学过两招,看放在这里,就不够看了。还好,他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车队中有一人,是花家在这里的伙计,他平时的主要职责,便是跟江湖中各条道上的人熟络。现在正派上用场。

  劫匪是几个蒙的严严实实的人,脸也蒙的严严实实,手上皆拿着一把剑。他们把车队围了起来,无论那伙计怎么亮名头,说切口,他们都一言不发。

  那伙计心里立刻咯噔一下。花满城的心也提了起来,不是劫匪,而是故意针对他们。那伙计跑到花满城的身边,小声的说:“大少爷,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看他们的剑,好像是南海剑派的人,他们可不是善茬。”

  南海剑派?坐在车中的方英,眉头微微皱起。南海剑派和天香谷两家在这里都是赫赫有名的,只不过天香谷传出来的,是善名,南海剑派传出来的,却是恶名。

  他们看天香谷一向不顺眼,不只是因为利益摩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两派人的剑,太像了,都是窄窄的,极柔韧的。只不过在他们手里,这把剑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舌,在天香谷弟子手中,剑变成了柔韧的柳枝,可刚可柔。常有人把两派的剑放在一起比较,多是捧天香谷踩南海剑派,南海剑派对此很有意见。

  方英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有本事,怎么不去找中原一点红的麻烦?他的剑也是窄剑,他的剑路,跟南海剑派的一样,都像一条蛇。

  南海剑派?花满城皱了皱眉头,闽南这块地方,花家虽然也有一些产业,但对这里的情况了解的还是太少。在江南,花家赫赫有名,但是在这里,花家的名头还好用吗?即使有些拿不准,他还是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去,自己是这些人的东家,决不能退缩。更何况,三弟还在这里,看着他……柔弱的样子,千万不能受到惊吓。

  “各位好汉,我们此行并不是为了做生意,这车上,也没有几件值钱的货物。为了这些与我们搏命,未免太不值。”花满城劝着劝着,突然心里一跳。劫匪在劫掠往来的商队的时候,都是先跟在商队的后面,观察一下留下的车辙印的深浅。车辙印浅,说明货物少,不值得动手车辙印深,说明货物多,而且遇到危险的时候,跑的也慢。这样的,才适合动手。

  不是为了货物?看来,要有大麻烦了。

  果然,其中有一个像是领头的人,有些嘲讽的笑了两声说:“你们这些货,当然不值得兄弟们动手。想从这里过?可以,只要把轿子里,那个天香谷的小丫头交出来就行。”说着,那人抽出手中的剑,剑尖遥遥的指着方英所在的马车。

  “不行!”花满城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交出三弟?这绝对不行!原本正皱着眉头的方英,听到自己大哥的维护,心里泛起一阵暖意,脸上悄悄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南海剑派的胆子可真够大的,以为他们天香谷是好欺负的吗?

  方英拿起一直放在手边的伞,这把伞,是出师典礼上师姐送给他的,他还没有试过这把伞的威力。

  花满城的一口回绝,让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领头的那人眯了眯眼,做了一个手势,四周的人立刻齐刷刷的把剑拔了出来。花家的商队也不甘落伍,财帛动人心,敢在外面行商,哪个没有两把刷子?藏在腰间的,绑在腿上的,藏在车底马腹的,这边也齐刷刷的亮出各自的兵器来。形势,一触即发。

  方英一手拿着伞,一手撩开车帘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方英故作冷漠的双眼一下子热了起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江湖?很刺激,但是,也需要特别特别的小心,因为命只有一条。

  见到正主出来了,领头那人十分开心的笑了笑,他就知道,天香谷那群整天念叨着学医济世的丫头片子,是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为自己起争斗的。笑着笑着,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了,他身边的其他人,气息也有些不稳。这一趟,真是赚大了。没有想到,车里藏着的,竟然是这样一位大美人。

  方英看着四周让他有些不适的目光,轻哼一声。看他们拿剑的样子,只不过是一些小喽啰,不难对付。“南海剑派?你们被谷中的姐妹们,收拾的还不够狠吗?竟然还敢到处惹是生非?”方英一边说着,一边从车上走了下来,走到离花满城不远的地方。他走的不急不缓,即使面前亮着十几把兵刃,脸上冷漠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看着这架势,商队这边的心安了,南海剑派的人,却心虚了。情报有误?不是说这里面的,是天香谷中学医的伞派吗?怎么看这位,是剑派的?天香谷虽然说是以医入武,但女子学医容易,学武难,两者兼顾更难。于是渐渐地,谷中分为了伞派和剑派,伞派多,剑派少。但剑派的每一个,剑法都很不错。